克苏鲁公社

入学日

作者:绘鲤 更新: Aug 15, 2021  

在完成同等学历考试后,我就在家静待着成绩的公布。以我平日里在学校的测验成绩,我似乎拿不到那么多的A。现在我只能祈祷,希望有一所大学可以愿意为我敞开大门,就在我几乎失去希望的时候,一个邮差敲开了我的大门,他把一个烫金的信封交给了我,然后带着一副奇怪的笑容离开了我的庭院。

我打开了信封,发现里面是一封录取通知书,我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终于有一个大学对我抛出了橄榄枝,当我抽出那封录取通知书时,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那是一卷羊皮纸。上面用古怪的火漆封装。因为我的朋友是一名纹章学专家,我去他家里做客时被他灌输了不少纹章学的知识。但据我所知,那个古怪的五芒星不属于任何一个已知的纹章,它那只古怪的眼睛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我小心翼翼地用小刀刮开火漆,羊皮纸的真相对我展开。只见金粉勾勒出奇异的校徽,翠绿色的墨水也对我表示祝贺,上面的字迹不过寥寥数语

 

  亲爱的菲利普同学,您已经被我校录取,请于增宿九到达四又四分之三日之前于我校报到,我们全校师生敬候您的到来。

-密堪卡托尼亚大学

 

我放下通知书后久久不语,密大并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野鸡大学,相反,它在全美都很有名气。它的校图书中有浩如烟海的知识,严谨和求实的态度也为人称道,但是,它坐落于阿卡姆附近,那个遗落的城市,相传那里有许多的诡异的传说,其中有一些甚至超越了当年震惊全美的敦威治的恐怖事件,在那片土地上流传着古老的巫术和奇异的仪式,连带着密大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但我别无选择了,如果不去密大报道的话,以我的成绩,不会有一个大学愿意录取我。而且,能进入这样一所名气巨大的学校,无疑会让我以后的就业简历增色不少,但是那片土地却让我望而却步。终于,太阳落山了,黑暗降临到我的房间,我没有开灯,任凭黑暗将我笼罩。我下定了决心,怀着全身的勇气按下了上面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后,就被人接起了,那是一个爽朗的声音,但是口音听着十分的奇怪,一开始那人十分的冷淡,但听清楚我的来意后,他变的十分的热情。我们俩交谈了许多时间,他再三向我保证,密大的校园会十分的安全,不会遭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最终我们敲定了时间,定于明早九点他来我家接我去学校报到,同时他嘱咐我带好行李,因为密大一个学期都不会放一次假,这一点让我十分的疑惑

到了第二天早上,卓古曼先生准时敲开了我的大门,在看到卓古曼先生的样貌后,我确信了我的观点,他并不是一个欧洲人,他自称是一个埃及人。在我看来,他长得十分像古埃及的齐弗林法老,他脸上那种斯芬克斯式的窃笑,让我十分的不舒服,但他对我出乎意料的热情,他帮助我把行李放到车上去,一直兴致勃勃的跟我讲密大的趣事,这一切打消了我的顾虑,并成功让我对密大产生了向往。一路上,他跟我普及了密大的校规,无非是那几条;一,不得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二,对讲师和教授保持尊敬,三,图书馆借的书要及时归还。剩下的到是出乎意料的宽松。对于这些卓古曼对我解释说;“密大的风气十分的自由,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菲利普先生,甚至你可以与教授进行深入交流。”说完这些,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经过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我们终于来到阿卡姆附近,密大就在不远处了。当车开进市区时,卓古曼先生把车停在路边,将行李放在了路边。就解释说,密大会有专门的校车接送,他就不便陪同了。在我与他道过别后,他便驱车离开了。过了一会儿,一辆老式的巴士晃晃悠悠地开了过来,我提着行李上了车,司机无言的对我点了下头,我便坐在一旁的座椅上,巴士就晃晃悠悠地上路了。在这种有韵律的晃动中,不一会儿,困意涌上了眼帘,我便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睁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我猛然坐起,一条被子从身上滑落,只见我的行李被整齐地码放在墙边,床头的柜子上压着两张纸和一把钥匙,我取出其中的一张纸,上面写着;

 

亲爱的菲利普同学,因为你在来途的车上睡着了,我们只好把你搬到了宿舍,相关的手续已经由相关的老师帮你办理好了,老师们已经把课表放到了柜子上,请查看课表并记得上课。

-犹格-索托赫

 

我看完了这张纸条,又拿起另一张,上面是一些数字和学科的名字,这大概就是课表了,明早的第一节课是地质课,上课在1F2C教室。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发现一个怪物拎着袋子站在门口,那东西长着一副犬类的头颅,脸向前凸起,犬牙交错。身上的皮肤松松垮垮的搭着,有几处身子腐烂露出的大洞。我惊恐地向后退去,他看我受到了惊吓,发出了类似‘咪咕’的声音,我更加害怕了,他仿佛意识到什么,停顿了一会儿。用嘶哑的声音开口解释道;他的名字叫做威廉,是我的舍友,他是一个食尸鬼,刚才替我去取教课书去了。听到这个可怕的怪物是我的舍友,我差点疯掉,不顾一切的大吼大叫,威廉连忙不停的安抚我

过了许久,我累了,不再吵闹了。因为威廉的友善与安抚,我平静下来,他向我解释,密大百分之九十八的学生来自宇宙各地,人类不过是一小部分。看着我惊魂未定的样子,他把袋子递给了我。我打开了袋子,除了寻常的物理和化学外,还有一本《死灵之书》的拉丁文译本,和一本<拉莱耶语入门>以及一本学生手册.他告诉我明天早上他能带我去教室后,他便熄灭了灯.在黑暗中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威廉已经打起了呼噜,一想到我要与一群怪物生活四年,我便不免有些沮丧

到了第二天早晨,威廉带我走进了教学楼,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入教室,一时间,无数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我胆怯地挥了挥手,因为我是人类学生,所以受到了特殊照顾,我被安排在远离其他种族同学的窗户旁.威廉坐在我的身边,给我普及这同学们的种族,有的是跟他一样的食尸鬼,有的是无定形且浑身恶臭的修格斯,有的是像真菌一样的米戈,有的是全身甲壳的夏盖虫族…….过了一会儿,上课铃打响了,威廉姆-柏森教授走了进来.看到教授是个人类,我松了口气,课堂倒是十分的有趣,柏森教授接受了月壤的组成和尤格斯的土壤结构,他还带来了几块从疯狂山脉带回的岩石样本

第二节课是生物课,雷克教授带我们来到了解剖室,雷克教授也是一名人类,他是柏森教授的朋友,当年他们一起从南极逃了回来.今天的生物课程是解剖古老者来研究他们的身体结构,我注意到有些同学兴奋得变形了

生物课后是午饭时间,威廉带我来到了食堂,他极力给我推荐尸体碎块杂烩,让我十分礼貌的拒绝了,我从一个窗口买了一份’粉丝’,等端上来时,我有了些呕吐的欲望,那是一些染血的触手,上面还淋了一些黑色的酱汁.威廉看到后眼睛放出了光,并夸奖我的品味,并保证这是食堂一绝,我强吃下去一口,却是莫名的美味

下午第一节课是拉莱耶语,主讲的教授是一个深潜者,当他用长着蹼的手写板书时,我不禁笑出了声,当然威廉飞快地掐了我一下让我住嘴.最后,教授让我们用拉莱耶语唱了<巨噬蠕虫赞歌>的一部分,就这样下课了

今天最后一节课是梦境课,主讲的教授是伦道夫卡特,他告诉我们如何从清醒世界走下九层台阶到达梦境之地,又如何穿过魔法森林到达乌撒,并与那里的猫对话.我感觉十分的有趣,并打算回去试一试.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后,我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我能够面不改色地与不同种族的同学交流,能够理性看待<死灵之书>里那些邪恶而又神秘的仪式,咽下那些不可名状的食物…..我也结交了几个新朋友,像无面的夜魔卡特,憨厚的古格巨人塞斯,孤僻的拜亚基奈特….甚至我与莎拉尼古拉斯女士的一名子嗣确认了恋爱关系.我现在已经完全融入密大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密大的魅力所在吧,我如是想到

 

……

 

在密大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渐渐的我发现了,有些同学开始不再出现了,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后来有一天,威廉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活跃了,我诧异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威廉痛苦的说“再过两周就要期末考试了,据说这回的考题十分的难。如果挂科的话,可能会去惩戒屋。”惩戒屋?我疑惑的问道。

威廉向我解释,如果进入惩戒屋的话,相当于被关禁闭,况且在密大,挂科是不会允许的,如果挂的科太多,可能会沦为下次校祭的祭品

听到这里,我又开始糊涂了

校祭的祭品?

威廉突然一拍脑袋,我忘记你是个人类了,没有听过,也很正常,在密大每年都会有一场校祭,学校会在广场上竖起一个巨大的祭坛,然后将那些犯下重大过错的学生们或者罪犯当做祭品,献祭给那些伟大存在者,以此来得到那些更加深奥的知识

冷汗从我的背上流了下来

身为一个人类,拉莱耶语的学习一直是我的弱项,或许是由于人类的发声器官的构造,导致我并不能很好的发音,在多次课堂测验上,也没有许多很好的分数,如果考试的话,想必一定不能及格吧
地址课和生物课的成绩还是十分不错的,所以那节课并不用担心,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拉莱耶语
我问威廉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速成拉莱耶语

威廉想了想,说我可以信仰一位伟大的存在,,成为他的眷族,这样经过变化的发声器官就可以很好的适应拉莱耶语的发音。

但是我想了想,最终拒绝了这个提议

毕竟我在人类社会中还有家人,暂时我还不想舍弃一切,威廉也没有强求,他告诉我,或许我可以从图书馆中找到一些方法

我来到了图书馆

馆长是个和蔼的老人,据说当年就是他的祖先和另外两个人一起解决了敦威治的恐怖事件,当我说出来意后,他十分热情地帮助我找了几本,用英语写成的书,他告诉我,或许可以去找史密斯博士的后裔,之前他被伊斯人抓过,与那里的一个罪犯交换了身体,在那段漫长的岁月中,他学会了许多种语言,交换回来后应该有所记录,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办法
我来到了教授的居住区,敲开了一扇独栋洋房的门,一个消瘦的老头走的出来,我向他询问是否是史密斯博士,他点了点头,我向他请求,能不能教我一些诀窍去发出拉莱耶语,他拿过一杯水,让我含着,然后告诉我,在含着水的情况下去发声

一开始我会被水呛到,当练习几次后,我逐渐的找到一些窍门,我发现我的拉莱耶语已经起到了一些作用,虚空中某些伟大存在,似乎回应了我的呼唤,我兴奋不已,向他连忙道谢,他摆了摆手,又回到了房间中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用心备考

终于到了期末考试,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走入了考场,深潜者教授坐在我的对面,她用她那蹩脚的英语,询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一一作答,接着,他递给了我一张纸,让我用拉莱耶语读出它,我照做了。空气中出现一些波纹,好像一道海浪拍了过来,教授很诧异,接着又为我鼓起了掌,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或许这次考试我很完美的通过了

过了几天结果出来了,虽然,有几科的成绩不太理想,但是都合格了

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就是校祭了,两个修格斯同学,因为太多的科目没有合格,所以与那些肉猪一起被放上了祭台巨大的五芒星闪烁着,那双神秘的眼睛也在燃烧,随着教授问的吟诵,一名校工用刀割开了那些肉猪的喉咙,血流的出来,流进的预先设好的凹槽里。那两名修格斯同学,也不例外……
这时候空气中出现了一股恶臭,教授们的眼神渐渐狂热,吟诵声越来越大,最终爆发了一团耀眼闪光
闪光过后,学生们陆续离场,威廉告诉我,献祭已经成功了,现在我们即将步入暑假,我们一起回宿舍取的行李,接着我登上了巨噬蠕虫列车回到了阿卡姆
卓古曼先生在车站旁等我,见到我出来,他向我挥了挥手,我们把行李放在车上,由他把我拉回我的家
就这样,假期过了几天后我突然感觉浑身不适,缺少的那些各种各样的同学,身边只是平凡,碌碌无为的人类,让我无所适从,或许,见过大海的雄鹰便不再贪恋那山间小小的村庄

或许密大才是我最后的归宿吧!

 

 

[本文比较轻松日常,并没有不可名状的恐怖,密大是克苏鲁一个重要的地方,为什么它不能成为神话生物与人类交流的平台?所以写下这个,本文有些人名引用爱手艺大大的小说.–绘鲤

4.6 2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4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雪溶
成员
30 天 前

很不错呢

天天作死的九命猫
成员

绘鲤小可爱写的不错

欧南巴尔
1 月 前

同上,

奥卡姆剃刀
1 月 前

挺好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