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Adda教授的手稿

May 12, 2022  

 

作者:琅嬛

 

4月26日

斌子家遭贼了。

他在电话里滔滔不绝的骂了一个多点,活似那贼是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还是那种灭门的。我问他丢了什么,他说就一尊镀银雕像,只是因为那雕像他刚收来没几天,他还没上手碰呢就让贼偷去了。

我没太在意,安慰他几句就过去了——丢了说不定是好事,以他那荤素不忌什么都敢收的架势迟早会出人命。

 

(笔记本里夹了一张纸片,像是从什么报纸上剪下来的)

善恶终有报,一惯偷于家中暴毙

  近日,本市—街道一出租屋内,几番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警方在出租屋内发现多件贵金属。经查证,该男子为盗窃犯刘某。

(纸上有烧灼痕迹,文字模糊不清)

5月7日

斌子托我去认领一下他丢的雕像,我趁着午饭的时间就出门了。警局里人不多,我登记后就等着东西取过来,闲来无事就和等级的警察闲聊了一会,那小偷居然是被毒蛇咬死的,奇怪,市区里哪来的毒蛇。

东西很快就去过来了,那是一尊银蛇塑像,据斌子说旅顺当地的保家仙,因为北方这种塑像很少见,他就高价买下来了。塑像高约20厘米,黄铜镀银材质,造型问一条盘曲在座位上的银蛇。

不知为什么,这条银蛇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我在哪见过。

回家的时候天气好像变凉了,明明这两天没下雨,空气中却有一种潮湿的气息,和刚下过雨的空气又不一样,鼻腔里充斥着淡淡的腥味。

征求过斌子的意见,我把这尊塑像的照片发给了AA,她能帮我查一下这尊塑像和       \ (文字被涂黑)有没有关系。

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我还是希望我多虑了。

5月8日

天气越来越潮湿了。

最近有点体寒,室内23度还要裹着毯子,但寒冷还是如同跗骨之咀,外面的街道一点人气也没有,寂静的可怕。

是我的错觉吗,好像有丝丝的声音。

中午下的方便面,手艺不精,面条冷冰冰的,像

AA还没回信,我感觉不妙,打电话给斌子他没接。

室内越来越阴冷了,没敢洗澡。睡前我把那把刻了符文的匕首放在床头。

我把被子裹紧了,好冷。

男子家中被毒蛇咬伤,警方正在调查

  今日位于滨城的赵某在家中被蝮蛇咬伤,抢救无效身亡。辐射来源警方尚在调查中。

(报纸皱巴巴的,好像被揉过)

5月10日

我去斌子家问了一下,斌子前几天忽然坚持到旅顺去,他给出的原因是有人要找他。我在斌子住的旅馆找到了安眠药,里面没剩几粒了。

我好像被人跟踪了,回旅馆时一直有人在看我(淡然,也不一定是人),身上有一种冰冷黏腻的感觉,像爬满了蛇。

我把塑像锁在保险柜里,没确定他是什么前我不会动,虽然我心里大概有想法了。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

(大片大片的空白,满是污渍)

5月15日

AA救了我

我蠢透了,听到保家仙我就该想起来的,是柳仙(注:保家仙中蛇仙的别称),我得把它送回去。

天气越来越凉了,空气中倪漫着腥臭的气味,马路上车辆呼啸而过,我仿佛听到有蛇在吐信。

嘶嘶——嘶嘶——

嘶嘶——嘶嘶——

路灯张开了金色的竖瞳,在向我吐信

汽车张开了金色的竖瞳,在向我吐信

行人张开了金色的竖瞳,在向我吐信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以上字迹无法辨认)

5月17日

差点进精神病院,幸好被AA拽回来了。

我看到它了,那些虚幻的竖瞳和蛇信中,唯一真实的存在。长衣长裤遮盖它身上翠绿的鳞片,那双蛇目中透出满满的嘲弄和恶意,我要找到它,结束这一切。

 

5月20日

订好了去蛇岛的车票,不管怎么说还是来个痛快比较好。

我看到了那个地方,灰黄的枯草映衬着破败的矮墙,最可怕的是住在里面的生物,在村民的长衣长裤下隐藏的丑恶邪异的躯体,它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我要去找它了,如果我三天后没有回来,这些笔记照旧留给AA。

蛇岛柳仙堡发生火灾

  近日,槟城蛇岛柳仙堡发生火灾,造成一死一伤,后续情况警方正在调查中

“所以你就又把自己送进疗养院了。”

病床上憔悴的女人苦笑了一下“我又能怎么办,还能坐视不理吗?”

“所以你就去送死!”金发的欧洲女性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毕业时信誓旦旦的说要规避危险的认识你吧,结果出事了还是往上凑。”

“哈哈”女人干笑一声,转移了话题“不过事件还是挺简单的,那个雕像估计是蛇人的东西。。。。不,一定是。不过被柳仙堡的村民认为是保家仙一类的东西一直在供奉,虽然没有弄清楚它想干什么,不过如果死透了话就什么都干不了吧……算是顺利解决了。”

“那你要怎么和受害者的家人说”

女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就……意外事故吧。反正这里的蛇挺多的,突然串出来一条也不奇怪”女人含糊地说

“那他的疯狂症状呢,怎么解释。”

“啊”女人呻吟着,脸上表情愈发难看“不小心接触了迷幻药吧。不让他们知道就行。什么都明白也太痛苦了”

“所以说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吧,不过这么含糊会被记恨吧”

“记恨就记恨吧,总比摆脱不掉恐惧好。”

4.6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成员
1 年 前

可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