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幼儿亲子活动

作者:阿宝 更新: Sep 1, 2021  

天气真好,虽然很冷。

我开着我的电动轮椅在798艺术区闲逛,虽然是深秋,但是外面的空气闻着有股自由的味道。
连上了公共WiFi,和芳芳在QQ上时不时扯两句,拍两张自拍。

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广场。那里似乎在举办亲子类的活动。随手接了一张宣传单,原来是幼儿培训。难怪啊,这儿到处都是带着孩子的家长。
小孩子们虽然吵吵闹闹,但是他们高兴的样子倒是挺好看的。家长们有的在互相攀谈,有的在跟活动人员做着咨询,有的在嘱咐自家孩子听话。

这种氛围中的我,宛如透明一般,没人注意我。
其实挺好的。

我开着电动轮椅转到了小舞台的后面,估计这个地方一会儿会用来介绍机构服务项目的演讲用。我没怎么看过这样的事情,很好奇。
讲台后面有一些杂物和纸箱,我并不能一直开到底,本来打算原路折返回去。

“时间快到了,必须保证祭祀的顺利!”一个男声严厉的说着。

祭祀?!这两个字让我这种coc的老调查员玩家脑子里警钟长鸣。
我稍微又往前开了开,利用那些堆砌的并不是很整齐的纸箱隐蔽着自己,从缝隙中往那边窥视。
那是四个穿着白色罩袍的人,头上戴着那种顶部长长的面罩,看上去就像电影里的三k党。
我心里很焦灼。虽然coc的游戏玩过不少,但是谁特么会想到真碰上这么操蛋得事情呢?况且,本来的我,技能少得可怜,除了克苏鲁知识。

我看了看来路那边还算安全,赶紧手机调成禁音,打开录像。
“虽说正点举行最好,但是情况有变的话可以提前。但是一定要保证成功召唤。”还是那个男声。
另外三个白罩袍纷纷赞同。

我把手机塞进包里,谨慎的开回到广场,我在想,究竟是赶紧一走了之还是……
打开qq,把那个视频发给了芳芳和阿优,告诉他们这是真的,不是玩笑。

我来到了一位男士旁边,这是一位父亲,他在用手机给身边的妻儿拍vlog。
“对不起,请问,您能帮我一下吗?”我很紧张,紧张的声音都变了形。男人回头看了看我,礼貌的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我的手机,似乎有了问题,您可以帮我看一下吗?”我哆嗦着递过了手机,“就是这个视频,我没弄好,请您看一下。”

他接过我的手机,看的时候表情越来越严肃,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他有些怀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围,然后和妻儿说了几句话,似乎是在劝着什么,他的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广场。

“你能带我去看看吗?”他看着我。
“这会有危险的。”我踌躇的小声bb。
待了那么半分钟,我还是把他往舞台后面带过去,毕竟这种事不亲眼看到谁都不会相信。

就在离舞台还不到五米的距离时,一个白罩袍突然从后面跑了出来,跟我们来了个面对面。
我们谁也没动,我心里想卧槽你们特么行不行,我都做好了舞台后面什么都没有的准备了,大哥你几个意思,你们这个派别真的是信徒吗?!

我操纵着我的电动轮椅一个原地旋转,对跟着我的男士说:“混入人群,赶紧走,报警!”

于是我们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进入人群,我已经顾不得他,也顾不得那个看到我们的白罩袍,便开着电动轮椅边喊:“不得了这里出事了大家快走!”至于有没有人听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

路口那里出现了很多白罩袍,他们不快不慢的包围了这里,我打开手机,什么信号都没了。我有些慌了,我,阿宝,这么一个老实神棍,不该这样的啊!

家长们有的莫名其妙,有的露出了恐惧,但是应该是怕孩子有闪失,没有人采取行动。

一个白罩袍来到了我身边,迅速的关掉了我的电动轮椅,并且打开了手刹。

随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你最好不要说话。”是那个男声。
然后,我就真的失声了。
完蛋操!我这么想。

他对大家说,这是什么项目服务之一,是检测孩子们的勇气,不拉不拉不拉这些。这种屁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那些家长居然将信将疑的安静下来!

我扭回头恐惧的看着我后面那个人,透过面罩上的两个洞,我只能看到一双漆黑的眼睛。

他把我们这群待宰的羔羊领到旁边的厂房门口,另外两个白罩袍打开了铁门,人们缓缓进入,我观察了一下,没有那位当时跟我一起的男士,也许他逃出去了,我只能用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当最后一个人走入了厂房,金属大门“砰”的关上了。

里面被老式的荧光灯照的很亮,里面有很多用工厂旧设备改装的游乐设施,各种的转轮,旋转木马,甚至小型的过山车。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懵懂懂的状态,一个声音不断的说:我就要死了,我就要这么死了。

他们让人们五个为一组,不分男女老幼。安排他们上了一个游乐设施,我看到固定他们的不是什么正经的安全带,而是牛皮绳。

那设施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启动了,开始缓缓的转了起来,半分钟后,突然变成了开启重影效果的旋转,恐惧使人们尖叫了起来,我分明看见那些本来是钢架的东西,变成了一条条满是吸盘的触手,把那些绑在上面的人,舞动着砸向地面和墙面,到处都是溅开来的血花。残破的肢体散落在厂房各处,鼻腔里蔓延着是那种金属的锈味和血腥味的混合。

“虽然提早了一个小时,但是祭祀相当顺利,这还得谢谢你,你马上就能归于主神的怀抱了。”男声笑着说,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被两个白罩袍架到了那种设施上,另外四个一起被绑着的人神情麻木,估计是被吓的,而我何尝不害怕呢?

随着设备的启动,我想了很多,芳芳还没来北京看演唱会,该死的东方神起!阿优还没考到北京,我还没来得及做好多事情啊!我爹妈会不会知道我怎么死的?!

脑子里一片浆糊的时候,我看到一条灰色带着粘液肥硕的触手向我甩来。这一刻仿佛是慢镜头一样,我知道我避不开了,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歉意。

对不起,我没等到。

……

我醒了。

4.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4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YOG-SOTHOTH
管理员
1 月 前
回复给  阿宝

最后没等到什么呀?

長風hpb
1 月 前
回复给  阿宝

这可真是……/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