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精神科的朋友

更新: May 10, 2022  

精神科的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她叫李雨。

说到认识的原因您绝对想不到,因为我们两个都有鬼压床的习惯,所以在医院神经科遇见。

最重要的是,我们一见面就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

接下来要讲的故事也是她讲给我的,她说她也不知道真假。

我老家是在山里,建设很落后,连水泥路都只有一条。

三面环山一面有河,出入都十分不方便,还有落水或是迷路的风险。

也就是最近几年,修路修桥,又靠着旅游业,一般来说应当富裕,可我们村里只是多了生机而已。

那年我只有六七岁,还上着小学。

父母平时就是下地干活,院子里种些菜,或者是葱姜一类,卖掉能够补贴些家用。

除却有些个别手艺的,例如木匠,铁匠,家家都差不多。

村子头有个小庙,供的不知道是什么。

塑像脸颊黢黑,浑身带彩,双目有狠劲,像是猛兽一般。

獠牙外翻,额上有眼但不是二郎神,有六臂,而且掌中都有只紧闭的眼睛。

去拜的人不是很多,但每天都有,也算是香火不断。

住在庙边看庙的是个弓着背的老婆子,一头杂乱的雪白长发,贴胸盖背。

要是天暗一点的话,一眼看过去没有眼睛鼻子嘴,十分渗人。

也不知道多大岁数,我问过自己父母,他们也没什么印象,不知道哪天开始这婆子就住庙旁边了。

那天,我跟几个小伙伴去玩儿。

年纪都差不多一样大,山里也没啥可玩的。

有个叫狗蛋的就开口说了,“唉,我以前听我爸说,山里面掉过陨石,要不咱们去找陨石吧!”

陨石这东西别说是孩子了,就连城里的大富豪都觉得新鲜,稀有啊!

正是午,大人们都在睡觉也没人管,几个小孩儿一商量就进了山。

虫鸣鸟叫,绿意盎然。

这大野山也没个正式的名字,反正村里面是叫铁锣山。

一下雨,打雷的声音就在山里面回荡,跟敲锣打鼓似的。

山中只有几条小路,大多还都是猎户走出来的。

山里有野兽,所以平时没人进山,除非是采摘草药或者上坟烧纸。

我们一个劲的往里面去,最后干脆不走小道,蹚深草走,深的地方能够把我们埋到里面去。

年纪小调皮捣蛋,只觉得好玩,完全不知道什么危险。

爬树掏鸟窝,抓甲虫,赶兔子野鸡。

然后就都听到不远处的草垛子里面有声音传来,听起来很怪异,以前从没听到过。

我们就静下来了,个个都竖起耳朵来听。

像是,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有单声也有连续的,节奏感十足。

像是拿着螃蟹和虾的壳摩擦,或者是轻轻碰撞敲打。

狗蛋把指头放在嘴边,“嘘——小声点。”

然后就左右往那地方包去,还有一个绕的特别前头。

没等到完全包围那东西,就听到最前面的孩子一声大叫。

“啊呀!”

然后再听,有东西在草中快速经过。

我们赶紧一起冲出去,被压弯的长草刚刚竖起来。

通过草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那东西好像是红色的,还有翅膀似的,跑得飞快!

当时净想着没法回去交差,怕挨揍,也不知道害怕。

一群人死死追在后边,一边跑一边喊。

“富贵!富贵!富贵!”

可终究没有追上。

等到几个人累得不行了,坐在地上歇息,大脑开始正常思考,这才感到恐惧。

什么把富贵带走的?

鬼?妖怪?

这一往那方面想,就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直立,心里发毛!

有几个掉出眼泪来,害怕鬼找来所以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心里害怕啊!

刚才乱追乱跑,七扭八拐的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周围不光是草,还有指头粗的细枝,两米多高。

藤蔓缠这里,又搭到那里,全然好似是一张大网将我们网住了!

抬头看天,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好像一个个手电筒照进来,有人在外面偷偷瞄着眼睛看一样。

该怎么办?往哪里走?

不知道,除非我们会飞!

飞出去!

“站得高看得远,咱们往山上去!”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所以是一呼百应。

但是心里面不踏实,所以走得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老是感觉周围有东西。

往山顶上走了有三分之二,所有人都累了。

受过惊吓又没路走,已经很不错了。

李雨说:“我觉得现在那些大明星们,看着像个大人,还不如小时候的我呢。”

“是是是。”我笑着夸奖,而后她又继续说了下去。

恰好跟前不远有个山洞,结果刚进去就听到闷雷声音,紧接着大雨倾盆。

所有人蜷缩着,看到外面那么大的雨心里不是滋味。

这还怎么走?怎么回去呀?

忽然!

就发现这山洞的墙壁上,好像有点点的白光闪烁。

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是饿头晕了,结果越看越真!

随后就都注意到,这山洞的墙壁虽然不光滑,可是有人为的痕迹。

整个山洞是一个标准圆形,感觉有瓦房那么大,往里面去几十米才感觉到有些缩小。

给人感觉像是拿铅笔在山上钻出来的,而且不知道有多深。

因为没有光亮,所以也不敢再往里面去。

倒是墙壁上的发光点十分奇怪,在黑暗中异常的显眼,但却是发不出一点光亮来。

正当回到洞口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得傻了。

洞口往里几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了水渍!像是鸡的脚印,却比人脚还有大上几倍!

而且在刚刚蹲坐的地方,每个人的位置上都放有一个拳头大的黑球。

我们好一会儿缓过来,互相鼓励壮着胆子走近一瞧——

什么黑球?

一双黑珠子,眼白分明的眼睛长在那“黑球”上!数不清的米粒大小的黑色虫子,寄生在不知道什么东西上,蠕动着钻来钻去!

一股子恶臭要钻入五脏六腑,直吐到肚子空空如也。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耳边边又传来噶,嘎嘎的声音来。

所有人都已经是魂飞魄散,浑身僵住,瞪着眼睛,脑子一片白。

好在这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叫魂一样,唤回我们的三魂七魄。

是村头神婆!

那神婆撩起前面的头发盯着我们几个好一会儿,然后就开破口大骂。

“你们几个兔崽子!小王八羔子!下着大雨跑到这儿来!”

“你们是不要命了吧!”

说到这会儿,猎户也往这边叫喊,“神婆子!你搁儿干嘛呢?!”

……

事后神婆和猎户将我们几个送回村,家里自然是少不了一顿打。

至于富贵,全村的人去找也没有找到。

还有那山洞,几天后再带着人找到地方的时候,却是大变样了。

山洞被巨石挡住,只有很小的缝隙,差不多足够小孩子挤进去。

猎户忙我们就去找神婆,她却说那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后来猎户也这么说。

再后来,富贵的尸体不知道怎么会飘到河里去,可就是没了脑袋。

时至今日想起来,有许多的地方好像都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鬼压床接连不断。

每次鬼压床,都觉得村子里面有很多人走来走去,全村都是嘎嘎声音,而我在床上动弹不得。

哪怕是出来工作多年,也都还是这样。

等到李雨讲完,我沉思着没有声,脸上带有淡淡的微笑。

“九号诊室,神经科内科,五十二号富贵就诊,未叫到号……”

 

 

4.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6 月 前

/鼓掌

琅嬛
成员
6 月 前

好棒

lige.su
成员
6 月 前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