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死灵之书(Necronomicon)》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Mar 5, 2021  

“那永久的存在不会死去,而在怪异的永恒中连死亡也会死去。”
—— 阿卜杜·阿尔-亚斯拉德(Abd al-Azrad),730年

“Cthulhu noster qui es in maribus : sanctificetur nomen tuum; adveniat regnum tuum; fiat voluntas tua, sicut in R’lyeh, et in Y’ha-nthlei. ”
(我们在海中的克苏鲁,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拉莱耶,如同在伊哈·恩斯雷。)

—— 奥洛斯·沃尔乌斯(Olaus Wormius),1228年

“不要认为人类是地球上最古老和最后的支配者,也不要认为在地球上行走的全是寻常可见的生命和形体。古神们(The Old Ones)过去存在、现在存在,未来也会存在。”

—— 约翰·迪伊博士(John Dee ) ,1585 年

  • 介绍:

传奇般的《死灵之书(Necronomicon)》是克苏鲁神话书籍中最完美的一本。作者在这部巨著里说明了历史上的事件、预言了未来,并揭示了人类神话和宗教的真正起源。

为了证实他的言论,这位阿拉伯人阿卜杜·阿尔-亚斯拉德(Abd al-Azrad)不拘一格地利用了占星术和天文学知识;他不仅详细解说了旧印、奈亚拉托提普、比人类古老得多的远古者及其奴隶修格斯、阿撒托斯、克苏鲁、犹格·索托斯、莎布·尼古拉丝、撒托古亚等事物,还记载了人类出现以前的地球历史。

阿尔-亚斯拉德在彷徨于沙漠之前曾是研习魔法的学徒,因此书中也载有许多咒文,全书超过800页。本书篇幅庞大,加之作者经常使用隐喻和模棱两可的词汇,使阅读非常困难。因为《死灵之书》的内容包罗万象,所以不管调查员想调查哪一方面的情报,都可以因它提供的知识而提高5倍成功率。

原典阿拉伯语版:

《基塔布·阿尔·阿吉夫(Kitab Al-Azif)》--《死灵之书》的原典于西元730年前后用阿拉伯语写成。它的原始版本可能是书卷,但从它抄出的抄本也可能以装订过的古书的形式存在。

阿拉伯语的《基塔布·阿尔·阿吉夫》原典含有丰富的神秘符号及图表,也收录了记载犹格斯、寇斯(Xoth)、夏尔诺斯(Sharnoth)等天体位置的星图。可惜的是,这些图表在拉丁语版中所剩无几,保留下来的那些也有很大误差。

《基塔布·阿尔·阿吉夫》现已不存一册,但在传说中,它却拥有绝大的力量。也有传说称,这本书不过是某本力量更加强大、内容更加详细的书籍的抄本而已。

据奥洛斯·沃尔乌斯(Olaus Wormius)记载,早在13世纪初,原版的阿拉伯语抄本就已全部遗失了。不过有人宣称,在开罗博物馆的储藏库中还能找到一册。

理智值丧失:1d10/2d10

克苏鲁神话技能:+18%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68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36 小时

 

杜里亚克语(Duriac)版:

这可能是《基塔布·阿尔·阿吉夫》最初的译本,作于760年,所用语言是一种中东方言:杜里亚克语。大部分学者都视其为伪书;其中一本于1967年被偷偷带出伊拉克。

理智值丧失:1d8/2d8

克苏鲁神话技能:+16%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60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20 小时

 

希腊语版:

目前已全部遗失的希腊语译本由提奥多鲁斯·弗列塔斯(Theodorus Philetas)于西元950年在君士坦丁堡译成,并冠名为《死灵之书》。和后世的印刷版不同,弗列塔斯亲自撰写的译稿忠实地复制了阿尔哈萨德原书中的几乎所有图表,它得到大量抄写,在学者中传播得很广,终于导致君士坦丁堡牧师首领米哈伊尔(Patriarch Michael)在1050年宣告其违法,并予以查禁。

1501年前后,在意大利出版了一个希腊语版的对开本,印刷数量不到100本,可能出自出版商阿尔达斯·玛努蒂乌斯(Aldus Manutius)之手,这个版本以度过焚书之劫的抄本为基础,经编辑整理后印刷,但欠缺了图表。

这本书也成了希腊语抄本存在的最后证据;这个印刷版的最后一本被普遍认为已在1692年的赛勒姆女巫审判中和某人的所有藏书一起焚毁,不过秘鲁利马的圣马科斯大学(San Marcos University)可能还藏有另外一本。

理智值丧失:1d10/2d10

克苏鲁神话技能:+17%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68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36 小时

 

拉丁语版:

1228年,修道士奥洛斯·沃尔乌斯(Olaus Wormius)将一本希腊语版的《死灵之书》译成了拉丁语。尽管弗列塔斯的译本忠实地复制了原书中的图表,但沃尔密乌斯却将它们以美化的风格重绘了一遍,结果使这些图表的价值完全丧失了。

这个拉丁语译本在当时的哲学家圈子里迅速传播开来,遂导致希腊语版和拉丁语版共同于1232年被罗马教皇格列高里九世列入教廷和当局的禁书目录,再次遭到查禁。在那之后数年间,绝大多数抄本都在不断的搜查中被没收,并遭到销毁;但有传闻称,梵蒂冈的书库里还保存着一本。

无论如何,还是有一册拉丁语抄本到了德国的某个出版者之手。15世纪末,该出版者印刷了大约150本,内附原创的木刻版画。17世纪早期,拉丁语译本在西班牙第二次印刷出版,使用的木版和活字品质很差,粗陋的印刷品质使它很容易与先前品质较好的德国版区分开来;除此以外,该版完全忠实于在德国印刷的版本。这两个版本都是用哥特体字母印刷的对开本。

现存的拉丁语译本《死灵之书》共有六本,其中两本是德国版,藏于大英博物馆和赛勒姆的凯斯特图书馆(Kester Library),另外四本西班牙版分别藏在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米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哈佛大学的怀特纳图书馆、以及布宜诺赛勒斯大学图书馆。

在私人收藏者手里可能还有数目未知的印刷版,它们大都是西班牙版。1920年代,在内布拉斯加州麦库克(McCook)的大富豪皮尔斯·惠特摩尔(J. Pierce Whitmore)的藏书中还有一本德国版。
理智值丧失:1d10/2d10

克苏鲁神话技能:+16%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66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32 小时

 

迪伊博士的英译本:

1586年,约翰·迪伊(John Dee)博士译出了一个《死灵之书》的英文译本,这是他和爱德华·凯利一起游历欧洲时翻译出来的。据信,他从特兰西瓦尼亚的豪普特曼男爵(Baron Hauptmann)那里得到了一本希腊语版的《死灵之书》,此译本即由该书译成;但这种说法并没有证据。

迪伊博士翻译时有选择地删去了很多部分,或者以他的理解重新解释了原文。该译本从未印刷出版,只以抄本的形式存世;就目前所知,现在共有三本接近完整版的抄本,其中一本为米斯卡托尼克大学所有,它是威特利(Whateley)家族于1928年「赠送」给校方的。

理智值丧失:1d10/2d10

克苏鲁神话技能:+15%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50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00 小时

 

《苏塞克斯手稿(Sussex Manuscript)》:

这个英译本又名《邪恶祭仪(Cultus Maleficarum)》,由一名住在苏塞克斯郡的怪人弗雷德里克男爵(Baron Frederic)从拉丁语版翻译而来,于1597年出版。本书的翻译既不完整又拙劣,且有故意译错的地方。它是一本超过500页的八开本,译者自掏腰包,印刷了不到100部,私下传播。

理智值丧失:1d3/1d6

克苏鲁神话技能:+7%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36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72 小时

 

《阿尔‧阿吉夫:阿拉伯之书(Al-Azif — Ye Booke of ye Arab)》:

这个抄本用的语言是混乱难解的英语方言,是从拉丁语版翻译而来,于16世纪末完成。
它显然是由译者或译者们从不同的图书馆及私人藏书中不断抄译而来,每次都尽可能抄得长一些;本书现在已所剩无几,其中一本曾被人从阿卡姆近郊、比尔林顿(Billington)森林中的无人宅邸中带走。此版离完全翻译还差得远,删去了300页左右。

理智值丧失:1d4/1d8

克苏鲁神话技能:+8%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24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48 小时

 

《费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这一独特的抄本草稿现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图书馆善本室,是没有装订的235页散页。该手稿使用了阿拉伯字母,却用希腊语和拉丁语写成。同时,它还使用了许多密码,因此翻译极端困难,阅读时需要连续进行两次成功的“灵感”检定。

“伏尼契手稿”这个名字来自纽约书商,威尔弗雷德·伏尼契(Wilfred M. Voynich),他于1912年在意大利买下此手稿。和原稿一同出现的还有一封信件,信上说此书由方济各会修士罗吉尔·培根(Roger Bacon)写于1290年顷,但现代学者大多对此表示怀疑。

它最初现世,是在约翰·迪伊访问布拉格期间,当时鲁道夫二世(Rudolph II)刚刚得到这部手稿。1913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将它买下,并花费8年时间翻译了一部分。

它其实是《死灵之书》的节译,译文非常忠实,只是加进了罗伊格尔的资讯,并称罗伊格尔和龙有关[译注:所谓《伏尼契手稿》是《死灵之书》的抄本、及其所用的语言等,只是克苏鲁神话中的设定,实际存在的这本书于2005年被耶鲁大学收藏]。

理智值丧失:1d3/1d6

克苏鲁神话技能:+6%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30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60 小时

 

费雷的《死灵之书》笔记原稿:

这是一本私人出版、私下流传的小册子,作者是英国神秘主义者约阿希姆·费雷(Joachim Ferre)写于1901年。费雷在书中简要地概括了自己从拉丁语版中得到的资讯,并附记了他从梦境或毒品中得到的幻觉。

理智值丧失:1d3/1d6

克苏鲁神话技能:+5%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8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6 小时

 

费雷的《死灵之书》笔记:

原版的小册子于1907年印刷了2000本,而盗版的法语版也于1909年现世。

理智值丧失:1d3/1d6

克苏鲁神话技能:+5%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7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4 小时

 

《对「伟大之书」的私人见解(My Understanding of the Great Booke)》:

本书由约阿基姆·金德勒(Joachim Kindler)于1641年在布达(Buda)印刷,金德勒号称此书是他阅读歌德体印刷版《死灵之书》时做的笔记,含有注释,甚至比原典阿拉伯语版还要危险。
但它从未公开出现过,金德勒的话也就无从证实。

理智值丧失:1d3/1d6+1

克苏鲁神话技能:+5%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7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14 小时

 

平装版《死灵之书》:

到了现代,有很多臭名昭著的修道士或神秘主义者都翻译了《死灵之书》,以平装版的形式出版。在几乎所有模组里,它们都是一文不值的垃圾,但根据守秘人的裁量,也可以让它们派上一点用场。

理智值丧失:0/1d4

克苏鲁神话技能:+2%

读解平均所需时间:3 周

浏览平均所需时间:6 小时

 

阿卡夏纪录中的《死灵之书》:

许多神秘主义者称,阿卡夏记录(Akashic Records)是一份灵体记录(astral record),记载了地球上的一切事情。还有少数人声称,伟大作品的作者们只不过是得到了位于我们这个位面上的灵感之源,他们的作品是和记录通信的结果。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么阿尔哈萨德的著作实际上可能早就存在于更高层次的位面里了。

守秘人可以随意决定读者与记录接触的方式。读者在第一次接触之后,即使接触再多次,也不太可能增加洞察力。

理智值丧失:0/1d6

克苏鲁神话技能:+X%

守秘人可选择为「疯狂的洞察力(Insight)」+1。

 

  • 咒文

主要的版本:
阿拉伯语、希腊语、拉丁语版中,均含有原典《基塔布·阿尔·阿吉夫》中记载的所有咒文。

  • 召唤/送离阿萨托斯
  • 召唤/送离克图格亚
  • 召唤/送离哈斯塔
  • 召唤/送离纽格塔
  • 召唤/送离莎布‧尼古拉丝
  • 召唤/送离犹格‧索托斯
  • 接触食尸鬼
  • 接触潜砂怪
  • 接触奈亚拉托提普
  • 支配术
  • 阿萨托斯之诅咒
  • 苏雷曼之尘
  • 旧印
  • 伊本‧卡兹之粉
  • 死者复活术
  • 凋死术
  • 召唤/控制拜亚基
  • 召唤/控制炎之精
  • 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
  • 维瑞之印

抄本/译本中的咒文:
迪伊博士的英译本删除了很多咒文,也把不少咒文改了名字:

  • 召唤天使雅兹莱埃尔(召唤/送离犹格·索托斯)
  • 召唤深渊之主(召唤/送离纽格塔)
  • 召令天使迪莱耶(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
  • 与暗黑之仆相会(接触食尸鬼)
  • 与大地精灵相会(接触奈亚拉托提普)
  • 支配术
  • 苏雷曼之尘
  • 旧印
  • 伊本·卡兹之粉
  • 维瑞之印

《苏塞克斯手稿》《阿尔·阿吉夫:阿拉伯之书》中载有全部咒文,名称也都正确。但这两版译本中的执行方法和咒文描述都有错误,可能会给读者带来危险。
《伏尼契手稿》中没有上述任何咒文,但载有“与龙交谈”(即“接触罗伊格尔”)。
费雷和金德勒的笔记中没有咒文,但无论是这两本笔记还是《伏尼契手稿》都谈到了一些原书中咒文的事情。
平装版《死灵之书》里就算载有咒文,最多也就是一两项而已。

 

  • 其他利益与效果

在《死灵之书》的阿拉伯语原典以及到迪伊译本为止的各主要译本中,包含了各方面的庞大知识。

无论读者阅读的是阿拉伯语原典、杜里亚克语版、希腊语版、拉丁语版、迪伊译本中的哪一本,都可以进行“人类学”、“考古学”、“天文学”、 “化学”、“地质学”、“历史”、“神秘学”、“药学”、“物理学”的检定。

不过,拉丁语版16世纪的希腊语印刷版不能进行“天文学”检定。

《苏塞克斯手稿》、《阿尔·阿吉夫:阿拉伯之书》、《伏尼契手稿》既有错误又简略,所以读者只可进行“天文学”、“历史”、“神秘学”检定。

阅读费雷或金德勒的笔记的读者只能进行“神秘学”检定。

守秘人应针对调查员和模组的情况,适当地决定阅读本书的副作用。

如果调查员得到了《死灵之书》,守秘人就可以让各色知情人士对此产生强烈兴趣。当消息传开后,神秘主义者、藏书家、恐怖小说迷必定会接踵而来,使调查员的生活变得相当有趣。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