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罗伯特·布莱克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Mar 4, 2021  

我也曾睹噬口开于天穹,
无穷盲目暗黑旋动其中;
骇怖伴诸星而举日洪涌,
知性黯光万名遗忘其中。

——《复仇女神》

罗伯特·布莱克(Robert Blake)出自H. P. 洛夫克拉夫特所作《夜魔(The Haunter of the Dark)》。上面诗句截取自人偶版翻译。

罗德岛普罗维登斯的青年作家罗伯特·布莱克(Robert Blake)喜爱神秘学,他对从自己家里就可以看到的联邦山(Federal Hill)上的一个废弃教堂很感兴趣。经过调查,他发现该教堂与一个叫做群星智慧教堂(Church of Starry Wisdom)的邪教有关。

布莱克在教堂里发现了1893年失踪的记者艾德温·M·莉莉布里奇(Edwin M. Lillibridge)的遗骨以及她对邪教的调查记录。记录上记载了一系列疑似血祭的新闻。骸骨上的伤口让人心生恐惧。

它们有的散乱不堪,其中一部分甚至连骨头末端都已经熔化;剩余的那些则发着怪异的黄色,残留着烧灼的痕迹,一直烧到衣服上。头骨则显得尤其奇怪,满染着枯黄,天灵盖开着一个焦黑的洞,一如酸蚀过的痕迹。这具死骸究竟被下过怎样的毒手,简直无法想象。

另外布莱克在一个盒子中发现了“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Shining Trapezohedron)。

终于适应屋内缥缈的光照之后,布莱克注意到了那黄匣子上的一些浮雕饰纹,便拿着手帕擦去其上的尘埃。随后,他惊恐地发现,其上的形象怪异得让人毛骨悚然,那刻得如同活物的东西倘若当真存在,也绝不会是地球母亲的造物。而其中那球体一样的东西,是个黑色的多面体,刻着许多红色的条纹,不规则平面构成了它的外形,闪烁着金属特有的光辉。它并没接地,而是悬于一个金属支架当中,支架的七条架腿也是一般地奇形怪状,一直伸展到匣子的内壁上。

布莱克无意间通过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召唤出了邪神。这个邪神只能在黑暗中活动,晚上因为城里有灯光,他无法进入。

但有一日普罗维登斯遭遇雷暴,居民们听到了教堂里发出的恐怖声响。他们找来天主教神父一起去教堂驱除邪神。逃出教堂的布莱克也知道事情不妙,但是他住的地方突然停电了,邪神随即赶来。布莱克后来被人发现面朝教堂、面带惊恐地死在自己家中。从他笔记中的遗言可以看出,这个邪神是奈亚拉托提普

至于他最后的手记——最后能看明白的手记,大体如下:

“光仍不在。有五分钟了。要有闪电。亚狄斯!电!来电!……有什么在起作用……雨雷风太大声了……我的精神在失控……”

“记忆在紊乱。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东西。异界,异样的银河……黑暗……电光不再是光了……黑暗是光……”

“我在漆黑中是看不到山和教堂的。我看到的不是真的。那是闪电的残像。天佑那些意大利人,若是闪电停息,让他们点燃蜡烛吧!”

“我在怕什么?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他在古埃及化作过人形的……我还记得犹格斯星……更遥远的夏盖星……那些黑色的星球……无尽的虚空……”

“振翅横越虚空之行……却难横越宇宙之光……神石之名重塑身形……助彼跨出黑耀魔渊……”

“我是布莱克——罗伯特·布莱克,住在威斯康星,密尔沃基,纳普东街,620号……我在地球上……”

“阿撒托斯恕我!电光不复——可怕啊——我不用视觉就能看到东西了——光化影——影成光……山上的人……守住……蜡烛……御魔器……牧师们……”

“感觉不到距离了——远近都在身边。没有光——也没有反光——看到了那尖塔——那塔楼——窗户——听到了——罗德里克·乌瑟——我疯了,我要疯了——它在骚动着——”

“我是它——它是我——我要离开尖塔——必须合而为一……它看到我了……”

“我是罗伯特·布莱克,可我透过黑暗看到了尖塔。好臭啊……五感异化……爬上窗户……撞开一条路……我?恩盖……伊戈。”

“我看到了——它来了——妖风——一团朦胧——黑翼——犹格索托斯救我——那三瓣的火眼在燃烧……”

罗伯特·布莱克其实就是以罗伯特·布洛克的形象写成的。罗伯特·布莱克的死是洛夫克拉夫特对布洛克把《来自星际的怪物》中以洛夫克拉夫特形象塑造的人物写死的回敬。但这并不影响二人的感情,布洛克后来回忆道:“相信我,毫无疑问,这是我的最佳死法”

 

这是洛夫克拉夫特生前最后的克苏鲁神话相关的作品,文中主人公的寓所就是洛夫克拉夫特生前的住处,其中写到的圣约翰天主教堂也确有其事。主人公布莱克一方面致敬罗伯特·布洛克,另一方面可能是在暗指自己,在这篇文章发表3个月后,他就因癌症与世长辞了。

在洛夫克拉夫特逝世很多年后,罗伯特又写下这个系列的第三本书,即《来自尖塔的阴影》(The Shadow from the Steeple,1950)。弗里茨·莱伯认为这是洛夫克拉夫特的佳作之一。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