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古斯塔夫·约翰森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Feb 1, 2022  

古斯塔夫·约翰森(Gustaf Johansen)初次登场于H. P. 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克苏鲁的呼唤》。他是克苏鲁神话中,正面碾过克苏鲁本尊(也许)的狠人。

在故事中古斯塔夫·约翰森是双桅纵帆船艾玛号上的二副。在艾玛号开往奥克兰的途中,他们遭遇了风暴,偏离航线,随后便遭遇了一群古怪的海盗,海盗们试图将他们驱离这片海域,经过一番殊死搏斗,艾玛号被击沉。所幸约翰森等人俘虏了一艘汽艇。

古斯塔夫·约翰森

古斯塔夫·约翰森

在约翰森的指挥下,船员们驾驶俘获来的汽艇试探着向海域深处行驶。不久,他们看到了一根耸立在海面上的雄伟石柱,接着在西经126° 43′ 南纬 47° 9’的位置上,他们又遇到了一片混杂着粘土、淤泥与长满水草的巨石建筑交错混杂成的滩涂。那正是这世上终极恐怖的有形实体——梦魇般的死城拉莱耶。

约翰森和船员们攀上了这些覆盖着泥浆、有些打滑的巨型石块(在这些石块上没有为凡人准备的阶梯)。这时迷瘴突然从眼前这座被海水浸透的扭曲建筑中喷涌而出,如同从百叶窗中散射出来的日光一样,就连太阳在迷瘴的遮挡下看起来也像是变了形;扭曲的威胁与疑虑邪恶地潜伏在那些雕花岩石组成的迷阵之后——这些岩石夹角的诡异形状看起来是那么的变幻莫测令人发狂,第一眼看起来还像是凸角,第二眼却又变成了凹角。

——H. P. 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

幸存水手驶向拉莱耶

幸存水手驶向拉莱耶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约翰森与水手们从一处倾斜着的泥土堤岸边登上了这座可怖的卫城,之后在故事中他们阴差阳错地打开了一扇巨大的门,无意中惊动了克苏鲁

……露出来的门洞里很黑,里面的黑暗几乎像是有形的物质。而黑暗在此刻反而是件好事;因为它模糊了内墙上那些本应该会显露出来的东西,并且像是烟雾一样实实在在地从囚禁了它千万年的远古牢笼里喷涌了出来。当黑暗拍打着它的膜翼悄悄飞向那时而皱缩时而鼓胀的天空时,太阳也明显地暗了下来……

 

……直到它淌着口水、沉重而笨拙地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摸索着将自己有如凝胶一般的巨大绿色身躯挤过了黑色的门洞,冲进了这座恶毒的疯狂之城那已被污染的户外空间。

——H. P. 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

根据约翰森的描述,他们见状不妙便立即逃跑,可还是有六个人没能逃到船边。其中两人在看到克苏鲁的尊容时因为恐惧而被活活吓死。三人被爪子扫倒后滑入了深渊。另外一人在不慎滑倒后被石头建筑上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棱角吞没了。

克苏鲁袭来

克苏鲁袭来

约翰森和另外一位水手逃上了汽艇,但是克苏鲁竟然追到了海里。这时最后一位水手因为看到克苏鲁不可描述的面貌而发了疯。最后,约翰森孤注一掷开着快艇撞上了克苏鲁,没想到直接把克苏鲁撞散了……(这就是克总弱船的由来)

那可怖的章鱼头颅带着不断扭动的触手几乎就要扑上了坚实汽艇的船首斜桅,但约翰森依旧无情地驾船向前冲去。接着,传来了如同气囊爆炸一般的猛烈冲击,接着泛起了好似切开翻车鱼时产生的粘稠恶心感觉,然后涌起了一股仿佛同时打开一千座坟墓般的恶臭,并伴随着一声记录者甚至都不愿写在纸上的声响。那一瞬间,船被一种遮挡视线的呛人绿云包笼了起来,接着就只剩下了船后一团不停翻滚着的毒云;老天在上——那无可名状的群星子民所剩下的破碎胶质正如同云雾般重组着自己那可憎的原型,与此同时,警报号在不断提升蒸汽动力的推动下,渐渐拉开了距离。

虽然约翰森逃过一劫,但是回家后不久就神秘地死亡了,连医生也没有找出具体的原因。

笔者认为约翰森等人放出的应该不是克苏鲁本体,可能是星之眷族?也许他们登岛以后就陷入了幻觉,或者梦境。克苏鲁再弱也不会让一个凡人正面撞穿自己,旧日支配者的尊严何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