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埃里奇·赞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an 9, 2022  

埃里奇·赞(Erich Zann)登场于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著的《埃里奇·赞之曲》

作品通过一名学生的遭遇,讲述了发生在埃里奇·赞身上的怪诞恐怖故事。埃里奇作为文中的主要角色描写颇多。他身材瘦削矮小,又驼又秃、瘦长的脸孔上生着对蓝色的眸子,衣着寒酸,神经质且敏感,应该是长期紧张压抑所致。

……他是个奇怪的哑巴,签名的时候总是用埃里奇·赞这个名字。

……他是个矮小、瘦削、有些驼背的人,穿着寒酸的衣服,头几乎完全地秃了,还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张怪异的、有些像是萨特的脸孔。

——H.P.洛夫克拉夫特《埃里奇·赞之曲》

埃里奇·赞

埃里奇·赞

这篇故事给了我们很多遐想空间,我们既可以将故事解读成埃里奇因超凡的艺术天赋意外使他感知到某种神秘的未知存在,并受其侵蚀蛊惑而创作了一曲疯狂的乐章,这个神秘的未知存在借由埃里奇所演奏的乐曲旋律,正从未知的次元渗透进我们的现实世界;我们也可以解读成埃里奇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让他偶然间感知到某个次元中一位恐怖未知的存在正在试图入侵我们的现实世界,他发现通过特定的旋律可以延缓甚至抑制其入侵的进度,因此每夜都演奏旋律与之对抗,默默的守护着这个世界。

从此之后,我每天晚上都能听见赞的演出。虽然这一直让我无法入睡,但他音乐里透出来的离奇与怪诞却始终在我心里萦绕不去。

——H.P.洛夫克拉夫特《埃里奇·赞之曲》

笔者个人更喜欢第二种解读,埃里奇是一位尽己所能对抗恐怖存在的无名英雄。他很善良,也许在他短暂的人生中只有那位学生对他表示出关心与崇敬,他也竭力避免其遭受与己同样的命运。

……他也声明自己不愿向其他人演奏那些怪异的和弦,甚至不愿意让其他人再听到这些东西;此外他还不愿意其他人碰他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几个星期后,演奏变得愈发狂野起来,而那位老音乐家也变得越来越憔悴和鬼祟了。我觉得他看起来更加可怜了。到了这个时候,不论什么时间,他都不会再邀请我造访他的阁楼,甚至当我们在楼梯间相遇时,他还会有意的避开。

——H.P.洛夫克拉夫特《埃里奇·赞之曲》

埃里奇·赞漫画

埃里奇·赞漫画

但是很不幸,最后他还是失败了,未知存在杀死他并控制了其尸体。也许从一开始,他的旋律就不能对未知存在起到丝毫影响,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那位的消遣而已。否则也不会那么凑巧,一切都发生在学生来到旅馆这段时间。

当我摸到他的耳朵时,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为何——直到我摸到那张凝固的脸,那张冰冷、僵硬、毫无呼吸的脸庞,还有那双呆滞、徒劳地向外鼓胀着的眼睛。

——H.P.洛夫克拉夫特《埃里奇·赞之曲》

故事中未知的存在应该是外神特鲁宁布拉(Tru’Nembra)。祂是阿撒托斯的吹笛人,一位永远居住在阿撒托斯宫殿的外神。这位外神完全由声波构成,祂往往会给召唤者带来疯狂。

特鲁宁布拉

特鲁宁布拉

活声波特鲁宁布拉没有实际的躯体,以声波的形式存在。祂产生的声波可以穿透一切屏障,当面对祂的时候,即使把耳朵堵上也无效,哪怕失聪也不能幸免。一些出众的音乐家可能会引起祂的兴趣。一旦某个音乐天才受到特鲁宁布拉的注意,祂就会去拜访此人,在他的头脑中吟唱。随着特鲁宁布拉的每次到访,这个人会获得更进一步的音乐知识和技能,同时会逐渐丧失理智,并且还会对这位音乐天使和祂的歌声无比着迷。最终,音乐家会被带往阿撒托斯的宫廷,在那里永恒地为阿撒托斯和祂的廷臣们奏乐。特鲁宁布拉通常只会把牺牲者的灵魂带往混沌的宫廷,当灵魂出壳后,留下的行尸走肉还会继续演奏生前的音乐。

“接着我听到了一个更加尖锐,更加雄浑的音符。那并不是低音提琴发出来的声音,而是从西面的远处传来的声音。比起低音提琴那疯狂的曲调,祂显得更加镇定、更加从容、目的明确,同时又充满了嘲弄与不屑。”

——H.P.洛夫克拉夫特《埃里奇·赞之曲》

这篇写于1922年的小说粗看起来颇有那种钱伯斯的调调:法国风,到最后也不甚明了的恐怖源泉,以及最后甚至脱离现实的超自然景象(死人拉琴)。只是少了钱伯斯那种明媚的风格,反而多了些许的阴暗风格。

埃里奇·赞

特鲁宁布拉

这里面有一个隐晦的暗示:关于奥斯尔路的名字,在英文小说中是the Rue d’Auseil. 这是个法语词,其中Rue d’的意思是路,而Auseil其实是个短语 au seil意思是“门槛”。


至于窗户外高墙那边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起码看起来应该是另外一个空间,甚至可能是另外一个维度。
这是一篇展现Lovecraft宇宙观的故事,很好地体现出了那种陌生世界就伏在高墙之后的感觉。

不管是作为对抗外神的英雄,还是作为被外神选中的倒霉蛋。埃里奇·赞的经历很好地为我们诠释了克苏鲁世界中“知名人物”的基本结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