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德·拉·普尔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an 11, 2022  

德·拉·普尔(De la Poer)作为一个古老的家族,首次登场于H. P. 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墙中之鼠(The Rats in the Walls)》。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可怜的美国老人(或者中年人?),不过故事中并没有出现他的名字,我们就以其姓氏称他为——德拉普尔(Delapore)。

《墙中之鼠》

《墙中之鼠》

故事中,德拉普尔家族人丁凋零,到了他这一代,就仅剩下他和他的儿子阿尔弗雷德·德·拉·普尔,后来在一次战争中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经历了丧子之痛的德拉普尔万念俱灰,因为他再也没有任何亲人,是现在仅存的家族末裔了。

心灰意冷之下,德拉普尔决定搬回并重建本家的祖宅(伊克姆修道院),于此了却余生。在重建过程中,德拉普尔发现附近居民似乎对祖宅充满了恐惧和憎恶,当地流传着很多关于这栋建筑及其背后古老家族的怪谈,没有人愿意靠近。甚至从外地请来的建筑工人也每天诚惶诚恐,生怕触及禁忌,丢掉性命。

德拉普尔随即对自己的家族展开了调查,他发现自己深远而古老的家族史里充斥着血腥、杀戮、亵渎和诅咒。这些故事让德拉普尔耿耿于怀,然而已故儿子阿尔弗雷德的朋友爱德华·诺里斯上尉,以及一些协助他探索家族史的考古学者却鼓励他继续探究并重建祖宅。

虽然中途多舛,不过德拉普尔最后还是重建了这座古老的修道院。1923年7月,他从马萨诸塞州的博尔顿镇搬回这里,与他一同搬入的还有7个仆人和9只猫。

随着调查的深入,德拉普尔发现了一段骇人听闻的历史。在17世纪时,一位叫做沃尔特·德·拉·普尔的男爵,在他四个仆人的帮助下,一夜间杀死了住在老宅中所有的家族成员。起因是沃尔特似乎发现了某些“令人极度惊骇”的秘密。更令人不解的是沃尔特不但没有遭到控告和逮捕,甚至赢得了周围居民以及后世记述者的尊重和称赞。

在搬回旧宅后,德拉普尔经常听到老鼠在墙后乱窜,所有的猫都显得焦躁不安。尽管仆人表示并没有听到同样的声音,但他们也觉得墙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同时,德拉普尔开始被一些莫名其妙的诡异梦境滋扰。在梦中,一些体型扭曲的怪人遭到老鼠反复撕咬,直到被彻底吞噬。

地穴中的老鼠

地穴中的老鼠

随着奇怪遭遇不断发酵,德拉普尔在诺里斯上尉和仆人的帮助下,对老宅做了进一步的调查。他们发现在新修的老宅下面,还有一座更古老的遗迹——一座罗马时期古老神明的祭坛,而祭坛下面甚至还有通往更深处的甬道。随着调查的进行,毛骨悚然的真相被逐一揭示出来……海量的人类骨骸被发现——从原始的猿人一直到近代人类都有,骨骸上布满了老鼠啃食的痕迹,还有一些扭曲畸形的残肢混杂在其中。

立于尸骨上的猫

立于尸骨上的猫

德拉普尔最终得知,几个世纪以来,家族的历代家主一直在这座老宅地下进行着恐怖的祭祀。他的祖先培育“人牲”,那些被圈养的人类退化回了四足状态并且扭曲变形,正如他梦中所见。家族中人将这些人牲分而食之。如此令人发指的暴行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被沃尔特的匕首终结。残酷的事实彻底击垮了德拉普尔的理智,流淌在血液中的食人诅咒,以及对丧子的愤怒使他彻底陷入疯狂。

我的探照灯灭了,但我仍旧在狂奔。我听见声音,听见哀嚎,听见回音,但那些老鼠窜动发出的亵渎而又诡诈的声响渐渐响亮,盖过了所有的声音;那声音慢慢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就像是一具僵直肿胀的尸体慢慢地浮上了一条油腻的河流,穿过无数缟玛瑙石桥,慢慢淌向一片腐臭的黑色海洋。我感觉有些东西撞在了我身上——一些柔软、圆胖的东西。那一定是老鼠;那支饱餐着死尸与生者,身体粘糊,贪婪成性的军团……老鼠为什么不可以像德•拉•普尔家族的人吃掉那些人牲一样吃掉德•拉•普尔家族的人呢?……战争吃掉了我的儿子,他们都该死!……那些北方佬用火焰吃掉了卡费克斯,烧死了德拉普尔祖父,还有那个秘密……不,不,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个站在微光洞穴里、如同魔鬼一般的猪倌!那个浑身盖满真菌的圆胖东西没有长着一张爱德华•诺里斯的胖脸!谁说我是德•拉•普尔家的人?……他活着,我的儿子却死了!……一个诺里斯家族的人怎么能占有属于德•拉•普尔的土地?……这是巫术!我告诉你……那带斑点的蛇……诅咒你,桑顿,我会告诉你我家族的作为,叫你再吓昏过去!……以血发誓,你们这些杂种,我会知道你们如何……你会愿意做你想要做的事?……大圣母!大圣母!……阿提斯……

Dia ad aghaidh ’s ad aodann . . . agus bas dunach ort! Dhonas ’s dholas ort, agus leat-sa! . . . Ungl . . . ungl . . . rrrlh . . . chchch .

—— H. P. 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墙中之鼠(The Rats in the Walls)》

三个小时后,当其他人在黑暗里找到德拉普尔时,他们看见德拉普尔蹲在黑暗里,身边是诺里斯上尉那已被吃掉一半的矮胖残骸。而他的猫,正一边跳跃一边撕扯着他的喉咙。

德·拉·普尔,猫与尸体

德·拉·普尔,猫与尸体

不久之后,刚刚重建的伊克姆修道院再次被摧毁,所有参与调查的人都决定掩盖这座遗迹的存在。而德拉普尔即使被关在疯人院,仍坚持自己的清白,宣称“墙里的老鼠”吃了诺里斯上尉。而他仍然被那些声音所困扰——其他人听不见的那些老鼠的声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