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scp-247

更新: Dec 25, 2021  

 

他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吃一本珍珠奶茶味的书。
我趴在角落的地板上,把纸张塞进嘴里——这只是我看来的样子,在那些正常人类眼中,我大概只是个蹲在墙角看书的人,或者什么面目模糊的东西。
哎,我又忘记了,其实没什么人能看到我。
所以当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我刚好吃进整整一章,鼓着腮帮子,还没开始嚼。
“咕咚。”
在一片沉默中,我把书页吞了下去,肚子里传出一声闷响。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而他依旧拎着我的后颈,把我举在半空。好半天,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你在干嘛?”
“吃早饭。”
我接着撕书,他把我的手拍开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我吃饭的时候竟然被打扰了。
“不要打扰我吃饭。我很饿。”
“不付钱不能吃书。”
其实我不是很惊讶他能看见我,偶尔也会有这种奇特的人类出现,有时候他们会面露惊恐举步逃离,有时候他们举着手机,对着屏幕自说自话,然后把摄像头对准我。那些自称有灵视还是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人类。而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留在这间商场五楼的书店里,饿了就吃饭而已。
这个拎着我的男的,我也认识他。他是上周还是上上周来书店上班的新员工,从他来的那天起我就发现他在盯着我看了。而今天,他忍无可忍地来打扰我吃早饭。
“我没有钱。”
“那就饿着。”
“饿了我会吃人的。”
“吃人犯法,鬼也要遵守法律法规。”
“我不是鬼。”
“不管你是什么都不行。”
他好像不怕我,从我手里抢走了吃到一半的书。我也没好意思告诉他,其实我不吃人。
人并不好吃。从十七世纪到现在,人吃起来的感觉都没怎么变过,有一种滑溜溜、酸唧唧的口感和味道。所以我还是爱吃书,而且尤其喜欢吃古典文学,那些写着感人肺腑的标题的爱情故事其实吃起来很少有爱情的味道,反而充斥着一股泥土和雨水的气息,而打着灵异旗号的小说集尝起来就像有些受潮的饼干,但味道不错。我刚被没收的那一本是最近新流行起来的快餐文学,它们是名副其实的快餐,我总是能吃出各种各样点心的味道,像什么奶茶、炸鸡、烤土豆一类的。
想着想着,我更饿了,挥舞着手臂想把书拿回来。反正他不怕我,我也没什么所谓。
于是他又把我举得离书更远了。
“还给我。我不会吃坏。反正在你们人类看来我吃不吃都是一样的。”
“我会信你吗!你看看你把书撕成什么样了!”
“那是你能看见我。别人看不出来。你们店里又没接到过毁坏书籍的报告。店长也知道我。你去告状也没用。”
“……你!”
“你再大声一点的话。他们就要围过来了。到时候我就真的把书撕掉。你赔钱。”
我用眼角往人群的方向顺了顺,趁他走神的瞬间挣脱了控制,趴回角落里。
我的饭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很早就发现我在吃饭时不能被打断,如果被打断了再接着吃,就一点味道都没有了。我咂吧着嘴,回味着刚刚囫囵吞下的奶茶味,思考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该吃哪一本。这回可不能再被发现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书店关门打烊,人都走完了,我才从弥漫至整个屋子的阴影中爬出来。不知道最近是什么日子,来书店的人变多了,店里也挂上了红红绿绿的装饰。可就算人这么多,他也还是时不时来我待着的角落里巡逻,我不得不趴在书架里忍饥挨饿。

彩带闻起来有一点变质姜饼的味道,可能因为是纸做的,但喷上了劣质喷漆。我从书架顶层拖出一本毛姆的小说,他写的东西有一股小麦面包味,虽然不算很豪华,但很管饱,我已经饿了一天了。
啪!
灯亮了。
“放下!”
白天那个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我理也不理他,抓着书就蹿进了书架底下,幸好我还没开始吃,要不然又要被打断了。
“出来,你给我出来……”
他竟然拿着鸡毛掸子来撵我,我死死地抱着书不撒手。
“我真的很饿。我要吃饭。”
“不行,不能吃书。”
“求求你。”
“求我也没用!”
我被揪着尾巴从书架底拖了出来。
“我叫王贺朝,你叫什么?”
“……”
“问你话呢,别装听不懂。”
我放下了假装洗脸的手。
“SCP-247。”
“别拿基金会蒙混过关!”
“……”
我只是随便拿了最近吃过的东西应付,想不到他还知道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没有名字,来书店里玩的其他东西也没有,我们都不兴这个,一般都用“喂”“哎”“那个”“这个”来代替。
我想不出来该怎么回答,偷偷撕了一角扉页下来。但王贺朝眼睛特别尖,我又被他拎着后颈提了起来。
我是有人类生活常识的生物。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亲眼看着这里从小渔村变成大都市,看着一任又一任市长来了又走,从来没出过什么乱子,也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我真的很饿。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吃饭。
王贺朝不由分说地拿走了书,开始在我肚子附近摸来摸去。
“你要干什么。”
“你是公的母的?”
“……”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不让我吃饭我就要饿死了。如果我是人类,我就能向他描述自己有多想吃东西,还能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吃书。虽然我也不明白,但如果我是人类,我就能编一个理由了。
“你不能吃别的吗?”
摇头。
“只能吃书?”
点头。被日光灯暴晒太久,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王贺朝想了想,把我揣进大衣里离开了,临走前还没忘记把我偷偷藏着的扉页收走。
时间已经很晚,但街上依旧亮着光,灯火通明。我捂着发晕的眼睛,看着街边有穿长袜子的精灵跑过钻进烟囱,天上还有红帽子的老头驾着雪橇,拉雪橇的是四只有着蓬松大尾巴的龙。
龙看见我,对我喷出一口带着雪花的凉气,我打了个喷嚏。
不知过了多久,王贺朝带着我在一栋高高的房子前停下,他拍响了门环,在门打开的时候把我从大衣里揪了出来。
“哦,小王来了,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你真是……哎呀呀,太客气了。”
“不是,”王贺朝摁着扭头就想跑的我,“我是感觉它可以送来这里,它吃书。”

我被提进了屋子,屋子里很暗,让我可以趁他们寒暄的时候悄悄溜走。我顺着烛台底座的阴影爬上墙壁,蜿蜒来到阁楼。我闻到了,这里有吃的。
这里的书带有一种很奇妙的香气,我没有闻过,但它尝起来就像用黄油烤的小鱼,油汪汪的,还带着新鲜海草的气息。来不及看自己吃的是什么,我撕扯着厚重的书页,狼吞虎咽起来。
摸进阁楼之前,我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没有现代的开关,只有一些煤油灯和烛台。很暗,我很喜欢。
但我没想到这屋子的灯火储备量这么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满满当当的灯光填满了整间阁楼,连书堆底下的阴影也消失无踪。
我被抓了个正着。
“啊没事,你吃你的,当我不存在就行。”
进来的男人提着一盏堪比高功率手电筒的煤油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打算关门。
“被看到了就不能吃了。我吃饱了。”
“哦豁?这么有趣?来讲讲,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他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我还没反应过来,看见他身后突然冒出一群男男女女。他们看到我,哗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
“新来的?”
“欢迎欢迎~你可以吃吗~?”
“是猫猫,是猫猫!”
“好耶,这是圣诞礼物吗?”
“我是这里的老大,快叫大哥,以后就跟我混知道了吧?”
我没有来得及反驳我不是猫,问候和问题就淹没了我。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这屋子里好像全是怪东西。
但好像没有人制止我吃书。
于是我在这里住了下来。我依然用着临时冒充的SCP-247这个名字,也没有人质疑我看起来并不是虎斑的。
这里有很多书,而且每一本都很好吃,我很喜欢。
至于把我带过来的王贺朝,他偶尔会来玩,但从不留宿。我不知道他从店长那里听到了什么,但自从他把我留在这里,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我带一本新出的快餐文学。
我拥有了自己的房间,垫子,还有小毯子,都很柔软,我很喜欢。不饿的时候,也会到后厨去帮帮忙,或者在阁楼把乱七八糟的手稿收拾整齐。
对于我偷吃手稿的事,大家都很默契地装作不知道,甚至会装作不经意地在路过我的时候掉下一两篇。
我趴在窗户上,看着又一年过去,街道外灯火通明,而室内温暖又黑暗,两者隔着厚实的木质落地窗,显得和谐又不单调。
红帽子的老头又来了,一万个小精灵从壁炉出发,顺着烟囱跑向家家户户。有鼻炎的大尾巴龙敲打着我的窗户,向我问好。
“你今年的愿望是什么呢?”
“想和大家一起吃好多饭。”
我翻了个身,打了个饱嗝。

圣诞快乐。

3.7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6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raveller
成员
6 月 前

自从基金会被封杀后我就很少看SCP文档了

浮元子
成员
8 月 前

这… 大杂烩是吗

SCP调查员(卧底)
成员

SCP-247是一只孟加拉虎,但在任何观察者眼中,看起来是一只无害的猫,每周喂食三次,每次喂给18公斤的鲜肉(但你这⋯这不对吧)

lu116
成员
10 月 前

有点迷,建议去scp论坛

亚弗戈蒙的追随者
成员
回复给  lu116

他可能只是想火

Rlyeh
成员
11 月 前

?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