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圣诞茶会

作者:云吞主教 更新: Dec 25, 2021  

圣诞茶会

12月23日夜,死寂的村庄内,只有靴子踩在雪地上的声响,奥利弗匆匆穿过牧场的围栏,他警惕的打量了下四周,将自己的衣领往上提了提,这才继续往前走去,空旷的牧场内只有谷仓还留着一盏昏黄的油灯,摇曳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了雪地上,显得格外冷寂。

奥利弗走到木门前敲了敲,吱呀一声,木门从里打开一条小缝,大胡子的马文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见是奥利弗,这才把门打开让他进来。谷仓内阴暗、破旧,但好在天气还算干燥,那股子令人不悦的霉味并不那么明显,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牧羊的罗比不安的盯着窗外,好像在畏惧黑暗中的危险;老妇人珊朵拉不停的喃喃,像是在虔诚的祈祷;老人乔伊眼神犹豫,几次想离开,却又坐下。

“确定了吗?”马文迫不及待的问道,他的眼里有着几分畏惧又有几分狂热。

“嗯,”奥利弗点了点头,将大衣脱下丢到一旁的草垛上,这才接着说道,“她还在教堂,没有逃走。”

“很好!”马文一挥拳,眼神狠厉,“这个该死的女巫!我一定要让她尝尝猎枪的滋味。”

“上帝保佑!”一个老妇人双手捧着十字架,又开始虔诚的祷告。

“我们真的能消灭她吗?我是说,”罗比顿了一下,低声说道,“她可是该死的女巫,会,会可怕的巫术,如果我们没能消灭她,肯定会彻底触怒她的……”

“嘿!你这该死的软蛋!”马文一把揪住了罗比,罗比颤抖着不敢反抗,马文怒声道,“看看这外面的大雪,天知道还要下多久!现在出村的路已经被堵死了,如果我们不能把那个女巫烧死,我们根本撑不过这个冬天,甚至连圣诞节都撑不过!!”

“马文,放过这可怜的孩子吧,他太惊恐了,”珊朵拉将马文和罗比分开,慈祥地说道,“你没必要害怕,罗比,那个十恶不赦的女巫用巫术唤来大雪,但主会庇护我们战胜邪恶的。”

一直沉默的乔伊叹了口气说道:“那孩子…她真的是女巫吗?会不会?是搞错了。”

“你在质疑神的旨意吗!?”老夫人慈祥的表情骤然消失,她怨毒的盯着乔伊,粗大的嗓门一字一顿道,“那个小贱人肯定是恶魔的仆役,往年的冬天有这么严寒吗?没有!都是因为她来到了村子里!”

乔伊张了张嘴,但却无法反驳珊朵拉的话,他长满皱纹的脸上黯然了几分,低下头不敢直视妇人。忽地,珊朵拉又恢复了那副仁慈的模样,好像刚刚只是一个幻觉,“女巫是灾难的源头,她们生性邪恶,如果我们不烧死她,必然会有更大的灾难到来。”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等到平安夜的晚上,我会召集村里的其他人,到时候……”奥利弗环顾众人,冷声道,“狩猎女巫!”

众人点点头,熄灭了火堆,从各自从谷仓离开。奥利弗锁上了谷仓的木门,他仰头望着夜空,高高在上群星整齐的排列着,亦如旧时,收回视线,奥利弗快步走向最近的人家……

虽然已经是早上,但村庄中还是很安静,人们忙碌的奔走准备着什么,偶尔相视,也只是点头示意,一股紧张、压抑的感觉笼罩在村庄上空。村子的西边,有一间古旧的教堂,教堂前的花圃早就枯萎、凋零,但如果教堂后面是光秃秃的森林,前面却是鲜花绽放,这才会显得碍眼与违和吧?

安娜跪在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前,她身着黑色修女服,一席如瀑的黑发及腰,眉眼间的带着神圣,却又让人感觉如尸体般冰冷,她捧着一本暗红色的书籍,白皙的手指摩梭着书页,殷红的小嘴呢喃出晦涩难明的祷文。

良久,唱诵声停止,安娜抬起那精致的脸庞,眨动着那对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愣愣的盯着十字架。“……就要到圣诞节了吗?”安娜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站起,她抱着那本暗红的书籍走到圣讲台旁。

“又要准备聚餐了,不好好准备一下可不行!”安娜将书摆在台上,轻轻撸起黑色的袖子,拿起一块抹布仔细地打扫圣讲台,她边擦边高兴的哼唱,“末日从过去归来,恐惧吧,人类无知且愚昧,悲哀啊,旧日主宰已苏醒,臣服吧,在那群星正位的圣诞……”

在冬季黑夜才是主旋律,在漫长的黑暗中似乎蛰伏着诸多不可名状的东西。一列队伍在雪地里行进着,他们默不作声,只有火把噼啪的声响传来,奥利弗和马文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两人警惕着四周,每离那个阴森的教堂进一步,他们就紧张一分。马文握紧了手中的猎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前方,奥利弗借着火光,看清了前方的教堂,“我们就快到了!”

随着奥利弗的话音落地,一股无名的恐惧盘绕在众人心头,罗比咽了口唾沫,随着众人踏入了那个枯萎的花圃,他有些畏缩的朝后退了几步,忽然,一片雪花落到了他的鼻尖,嗯?罗比摸了摸鼻尖,黏糊糊的手感让他有些错愕,将手指放到嘴中舔了舔,“这是…糖霜?”

“这是什么?!”队伍中也有人发现了这异象。天空中的糖霜越下越大,落到人的身上便融化成甜腻的糖浆。

“见鬼!”马文想把手上的糖浆抹掉,可是却越抹越多,渐渐的,他的行动变得迟缓,每动一下都十分费劲。

“不要慌!”奥利弗冷静的指挥众人,可是却无济于事,“上帝啊,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人们惊叫着,恐慌如瘟疫般在队伍中传播着,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是,随着他们的恐慌蔓延,夜空中的星辰变得愈发赤红,宛如鲜血。罗比见势不妙,想要跑,可他一脚踩在积雪上却猛地滑倒,他的脸深深地埋在雪地上,不,这不是雪,这是奶油?

“大家不要慌!这…这肯定是上帝的恩赐,对!上帝的恩赐!”老妇人珊朵拉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她赶忙拉住身旁慌乱的人,“不要怕!这是我主在嘉奖我们……”

嘎吱——还没等她说完,一声缓慢、刺耳的开门声打断了她到嘴边的话。安娜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教堂门口,她莲步轻移走下大理石台阶,边走边用那清脆的嗓音说道,“晚上好,诸位,另外,也祝你们平安夜快乐。”

“你这邪恶的女巫!”珊朵拉踏前几步,用手指着安娜怒道。她转向身后的村民,狂热的喊道,“主虔诚的信徒们,灾难的源头就是这个该死的女巫,去吧,吊死她!烧死她!”

几个村民犹豫片刻,便举着草叉刺向安娜,安娜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任由锋利的草叉刺到自己的身上,咔!一声怪异的声音响起,众人疑惑的看向安娜。

“这,这不可能!”马文长大了嘴巴,只见草叉的利刺变成了酥脆甜美的饼干,撞在安娜身上便成了碎片,马文瞳孔猛地一缩,厉声道,“这是巫术!”

他迅速举枪,瞄准了安娜,砰的一声!几个巧克力豆咕噜噜地从枪口中滚了出来,马文呆立在原地。“马上就要十二点整了呢,她们也该到了。”

她们?众人都是一愣,突然,空气中被一种如果汁般的味道充满,空气变得粘稠、潮湿,村民们僵硬的站在原地,无法动弹,身上一道道勒痕显现,仿佛有一条无形的触手将他们紧紧缠绕,奥立弗脸色青紫,身上不时有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大片阴影笼罩住天空,不,不止是天空,阴影从地底涌出,从森林逸散,她们无处不在,马文艰难的抬头望向夜空,那对惊恐的眼眸中倒映出巨大的翅膀与鳞片,他只觉自己是那么可笑、可悲,鲜血从他的七窍中流出,泛着阵阵甜味。

“哼!”一个身穿墨绿色礼服的娇小身影落在地上,她优雅的提着裙摆,恼怒地说道,“只有这么一点吗?根本不够吃啊。”

“哎呀呀,大小姐还真是贪吃呢,怪不得这么臃肿。”一个身着黄色燕尾服的丽影坐在教堂顶上,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

“——什么!?我才不是臃肿,”墨绿色身影气得直跺脚,“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呢——”

“好啦,”安娜笑着打圆场,她手在空中一挥,一个晶莹的玻璃杯出现在她手中,“为我们至高无上的主宰,献上礼赞……”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