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圣诞颂歌

作者:绘鲤 更新: Dec 27, 2021  

在踏下浅睡的七层台阶后,我与两位守门人打了个招呼,他们对我回了礼,并用手指了指东面。我向他们表示感谢,并继续向深眠中踏近,随着最后一步的踏出,我来到了魔法森林。我顺着刚才守门人指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树林旁不断传来乌撒人欢度节日的歌声,面前的空地上画着一个巨大的法阵,七八只祖各守在那里,看到我的到来,它们吱吱叫了几声。我向它们打了招呼,其中较年长的那只送上了一瓶它们酿造的酒,我谢过它们,走入到法阵中。
随着失重感的袭来,我已经到了繁华的街道上。街道上节日的气息十分浓郁,不少店铺钱都挂上了榭寄生,摆上了圣诞树。我抬起腿向我这回的最终目的地走去,那幢位于街尾的大宅,路上有不少熟人向我打招呼,我也一一回应。菲利普们正在街角愉快地交谈,戴着单片眼镜充满学究气息的是在密大读书的菲利普,满手都是茧子的是科考队的菲利普,充满忧郁气息的是诗人菲利普,身着黄袍不断画着黄印的是虔信者菲利普……看着他们,我的心里被一股莫名的情绪充斥着。我们逐一握手,互相拍了拍肩膀。不远处,是格林侦探和他的妻子,格林侦探向我伸出手,我同他有力地握在了一起,他的妻子在一旁恬静地笑着。
“伦敦又起雾了啊。”格林侦探感叹道。
“但紫月照常升起。”我笑了笑。与他们告别后,我终于走到了这座有着哥特式塔尖的白色大宅。
“欢迎回到克苏鲁公社。”一个穿着侍者服的年轻人打开了门。“好久不见,云吞。”我笑了笑。“鱼头,你怎么从幻梦境来了?”云吞好奇地问道。“出了点儿特殊情况,身不由己呀。”我感叹了一句。云吞侧过身子把门让了出来,“不过,欢迎回来。”“我们里面见。”我走进了桃花心木雕刻成的大门。走进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公社的纹章——戴着单片眼镜与宽檐帽的章鱼头。我把斗篷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倾听着从前厅传来的笛声。我深吸一口气,在门口的穿衣镜前看着自己的样貌起了变化,我的脸向前突出,眼睛向头的两侧位移,鼻孔逐渐化为两个突起的小洞,尖利的牙齿也突了出来。我用长出蹼的手掌捧了捧脸,叹息一声,“这具深潜者的身体还是用不太惯。”我打开了前厅的大门。
与往日不同的是,前厅的烛台全部亮起,温和的烛光一扫往日阴冷的感觉,社友们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拉起兜帽,把面孔隐藏在斗篷的阴影下。大家随意地聚在一起,或站或靠或倚,相谈甚欢。我向着笛子演奏者的方向喊道,“门禁!今天过节,吹点欢快的曲子吧。”门禁一一串颤音回应了我,接着便卖力地用那总共只有一个音色的长笛演奏起了欢快的进行曲。我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意外地发现了叫兽,正在酒水席旁。我走了过去,“叫兽,刀桑呢?”叫兽挠了挠头,“他前几天宴会吃坏了肚子,现在应该在家养病吧。”我耸了耸肩,表示深感同情。秧歌正在楼梯旁看着秧歌,我悄悄地摸了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秧歌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我笑着打趣他,“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哈。”他竖起了中指,“老~大~哥~你回来了~”我被叫得起了鸡皮疙瘩,“打住,你这好悬又给我送走。你接着看吧,我再去逛逛。”
逛了一圈后,肚子稍微有些饿,我便去食品区拿了一块奥利奥蛋糕。姜饼屋似乎刚刚搭好,香气正在空气中弥漫,闻到这股香味,我的馋虫被勾动了,想去掰下一块儿,但手刚伸出去便被拍了回来。“别动,糖霜还没涂呢。”鸢尾花手里拿着糖霜站在一旁。我努了努嘴,“白姐,我饿了嘛。”“真拿你没办法,”鸢尾花一扶眼镜,递过来一个姜饼人,“我多烤的,别动房子。”我叼着饼干回到人群当中,在角落里,我发现SCP小姐正一个人坐在小桌旁。她依旧是那副精致得宛如湖中女神的面容,但不知为何眉眼间夹杂着一丝忧愁。“怎么不一起去聊天?”她一抬头,看到了我,摇了摇头,“余不想。”“因为星湖的事?”她低下头,看到这个动作,我明白了一切。“SCP小姐,你知道圣诞节的传统吗?”她又摇了摇头,我笑着说,“在榭寄生下,男女要接吻哦。”她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我牵起她的手,在包裹着真丝手套的指尖上轻轻落下一吻,“尊敬的女士,愿荣光永远属于你,无尽星海与深空之主祝福于你。”接着,我飞快逃离了现场。
社长正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啜饮着杯中的酒,他看到我打了个招呼。“一个人喝闷酒哈?”我拿起一瓶酒走了过去。“没有,平时太忙了,趁机喝酒放松一下。”社长伸直了腿,斜倚在台阶上。我起开酒瓶,为我们两人各自斟了一杯,社长轻轻抿了一口,仔细品味了片刻才咽下。“苦艾酒?”“嗯,按摩舌头的感觉还不错,”我晃了晃酒瓶,“一年快过去了。”“是啊,挺快的,”社长把目光投向大厅中央,过了一会儿才回话,“舞会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诗人把头抱在怀中,演奏起了七弦琴,舞会开始了,社友们也纷纷拉起了自己的舞伴。我向痴愚伸出手,“一起跳一曲?”痴愚哼了一声“臭鱼”但还是伸出了手。我的嘴角微微上扬,向诗人喊了一句,“诗酱,拜托了呦!”诗人比了个ok的手势,转换了舞曲。刚一开跳,痴愚叫了出来,“喂,为什么我跳女步?”“嘘,别说话。”女步恰恰让痴愚手忙脚乱的样子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随着大厅角落里的钟敲响了十二声,附近的教堂里传来了颂歌声,社长从后厨端来了蛋奶酒,所有人都分到了一杯,还有两块圣诞饼干。社长清了清嗓子,“各位社友,今年已接近尾声,让我们为了各自信仰的神灵举杯。”
“赞美吾主。”“赞美犹格。”“赞美奈亚!”“耶·莎布·尼古拉斯……”
……大厅中响起了赞美之声,而远在星空之外的神灵,也享用着盛宴。

圣诞节快到了,但由于一些特殊原因,鱼头不能和大家一起过了,在这里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鱼头!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