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淘气鬼的礼物

作者:看与过的客人 更新: Dec 27, 2021  

卡尔望向窗外,自然醒导致睡得有点懵,屋外是一大片纯粹的白,今天是平安夜。

“嗯,下雪了。”所有树木都披上白装,光秃秃的树干突兀地指向天际。相比之下,更像是瘦削的绅士们穿上白礼服为他这山林之主致意。当然,这些不过是中二少年的幻想罢了。

打开手机,网络不怎么好。一条消息推送而来,是他的订阅话题。

“平安夜特供:据说最早的时候,圣诞老人也是怪物,他们从烟囱下去找小孩吃,而这也是圣诞驯鹿脖梗上为何会有铃铛的原因——最初便是为了预警。”

“烟囱吗?”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壁炉。如今壁炉可不常见,也只有在这种老式公寓建筑才偶有出没吧。壁炉旁的橡木桌子上,供奉着一个老头的照片,这是卡尔的爷爷。

这座老房子还有卡尔爸爸的邮差工作,都是老卡尔凭借照片旁那把锈迹斑斑的双管猎枪,在这片森林中赚取到的。猎人老卡尔一生最大的成就,便是猎杀了一头巨熊。至今那头熊的脑袋还以头雕的形式挂在书房的东墙上。

难得的圣诞节,卡尔准备作一把大死,在半夜等等那传说中的圣诞老人。对于找小孩吃,更像是为了哄小孩睡觉时常说得再不睡觉就会有某物吃掉你。再不用说,他都已经十四岁了早已脱离了儿童的划分。

在确定了晚上的规划后,欣然冲向屋外的雪地。虽说因为老屋在半山腰的原因,周围没有同龄人与他玩耍,但他依旧一人玩得津津有味。从他在屋外造出的十几个雪人就可以看出来。精力旺盛的少年总会给自己找事干。

他已然将造雪人当作一种嬉戏性的任务。甚至立下了在父母护林前把雪人造满屋前的任务,当然,还是没有实现。

傍晚,父亲扛着一株圣诞树走进屋内。显然,这株圣诞树是某树的树顶,不过,被强行拆解下来——为了人们这庸俗的节日。生长那么久,又被锯下来,想来真是可惜呢。

母亲也从便利店买了些节日必备的彩灯和星星以及最必不可少的圣诞节袜子。在屋里简单布置一番,节日气氛迅速升起来了。单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热闹的印象。

和往常一样的吃吃喝喝。或许是看到了那条平安夜特供。卡尔喝着蛋奶酒,总感觉今年的平安夜格外的单调。可能是因为无事发生吧?——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

或许唯一能给卡尔以慰藉的也只有姜饼人和拐杖糖了,和往常一样的口感,但也总比没有好。无聊地啃着饼干,等待着时间,等待着今年圣诞老人的降临。

壁炉里的木柴被火焰烘烤的噼啪作响,火苗不时舔舐着壁炉里的红砖,屋外的常青树木被积雪压的咔咔作响,楼上偶尔传来父亲的鼾声。他已经跟父母说过了,父母也渐渐会认为是孩子任性的熬夜。

无聊终归是无聊,哪怕姜饼和拐棍糖也无法抵消。时间好像被无限制的叠分,火苗还是那个火苗,夜晚还是那个夜晚,一切好像从未改变。玩了一天卡尔终究还是缓缓睡去,依旧坐在那个还算松软的沙发上,等着圣诞老人。

在这沉重的似死亡般的睡梦中,一条蛇出现了,一条湿漉漉的水蛇。它在卡尔的脸上爬行,爬到卡尔到耳边,轻轻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稚气半脱。”

清晨醒来,卡尔从沙发上醒来,回忆着那个古怪的梦。从沙发上站起,伸了个懒腰。感觉到袜子里好像有什么异物,垫的脚踝十分难受。

他向袜子里掏去,一双湖蓝色的还带着血丝的眼球。卡尔有些懵,揉了揉眼睛,低头看去,那对眼眸正与他对视着。卡尔放声尖叫,父母已经早早出门,家里只剩她一个。

肆意地尖叫过后,难得的理性重新返回大脑。卡尔回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好像没有挂圣诞袜。也就是说,这双眼球是他的圣诞节礼物?

像是想起什么,卡尔摸了摸脸,脸上还有蒸发过后的水痕,就像是有人在卡尔的脸上肆意地舔舐。昨夜的呢喃在耳边不断叠加,扩大着。

在模糊之中,他听到了一句话“圣诞节快乐!”

作者的话:百忙之中,在作业堆里写完的,写的不怎么样,望谅解

卡尔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