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曲线

作者:CMASO 更新: Oct 30, 2021  

他径直推开阳台的门,坐到了我的身边。有些意外,但我很快平静下来。他是怎么找到我的?正如我们回答过的很多问题一样,答案永远都藏在题干中。文字本身的魔力,不是吗?
那么,这次会面的意义只有一个——答案,我们所追寻的东西。

曲线。

请原谅,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不过你或许已经明白了。他接过笔,在稿纸上随意地画了一条曲线,就是这样。
所以这代表着什么?数学?统计学?经济?弦理论?不,曲线当然是高于它们的,它是一切的集合。它超过了我们的生命,毕竟生命只是对热力学规律的绝望抵抗,而非对宇宙真相的追寻。它不是神灵,只是曲线。
我曾一度非常执着于曲线,在数学上,在物理上,在微分与积分之间,抑或是一次又一次地研究贝塞尔曲线,以求用最少的操作来画出需要的曲线。你也许听说过,一切波形都只是正弦曲线的加和。所以我想你大概能和我一样,至少先接受这个概念:曲线是一切的核心与根源。
曲线就是曲线,他决定着,且并不关心我们的喜怒哀乐。很可惜,人类大脑的处理能力是极其有限的,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认识到复杂的事物,尤其是对于这种极度简单、但又极度复杂的曲线。
如何来描述我们对曲线的真实感情呢?老子云:道可道,非常道。但我还是需要举一个曲线的例子,一位曲线在人类世界的代言人之一,使得我们对此有一个更为直观的影响。
我想你只要听到这个字,就能明白我们对于曲线这般无法描述之事的复杂感情。可惜的是,答案很简单,但无法在这里阐明。不过我相信,你肯定能明白——我已经在之前的故事里提及:遗迹、招募、风暴、前夜、原理、密谋、变节。很遗憾,即便我穷尽知识与灵感,也无法准确描绘自己听到他时脑中涌现出的无数情感之万一。如果单纯从好恶评价,我认为他是了不起的;你我都是他的一部分。但他没有这么简单。世界的运行并不基于我们的朴素感观,而是在沿着曲线前进。他是科学的,世俗的,宗教的——或者说,这一切本身就都是人类对曲线不同角度的积分罢了。有浩如烟海的文献来描述他的存在,但他又是不可名状的。每个人对他的名字都讳莫如深,但他大大方方地深藏于每个人的内心。毫无疑问,他正决定着我们这个渺小世界的未来,人们对他趋之若鹜,而又讳莫如深。自始,他已经在每个人心底留下深深的精神烙印。提起他的时候,你会想起什么?核心,朋友,曲线。必然王国的最后一战。世人坚定而迷茫,偶像自相抗争。阴影与火器,文字与数字,街头,旗帜,城市与乡村,地下室或咖啡馆,封闭的列车,火车站,从冰雪到沙漠,从戈壁到丛林,最光明的雕塑与最阴暗的牢狱,彷徨,变革,我们一直在拼命睁大双眼,却又永远无法看到全貌。
怎么办?从何着手?火星,诺言,道路——这是他的全貌吗?不,他的核心远远不止这些。人们往往不了解复杂的对象就妄加论断,这对于理清事实毫无价值。可惜,现在已经没人能理解现代世界是如何运转的。我们享受着眼前的繁华,而竭尽所能回避着它的脆弱。因此,我们实际上并不了解他,也不敢了解他,即便他的韧性是一切的根基。
这些支离破碎的割裂印象是他有意塑造的吗?并不。这只是无知又无助的人们运用自己可怜的想象力来描绘它最不起眼的角落,以证实自己心中的那份不安并非来自于别的更不可名状的东西——直至曲线本身。而他本身并不关心这一点。他只是曲线意志的贯彻者。从哲学上讲,它是先验的吗?不。没错,只有曲线才是唯一的意志,他也只是人类在不断实践中逐步形成的曲线执行人。事实上,你我都是他的意志的触须,努力地深入所有角落。
更近一步,他的核心是什么?目的还是手段?内核与外围的分野?名录表格及其代表的集团?数不清的繁华文字与声音伪装出安全的喧哗,但他依旧会冷酷地继续推进自己的意志,以期达到自由的终点。力量与克制,激情与秩序,黑暗中的火炬,艳阳下的阴影。他究竟是不是存在于纯粹的幻想的巨人?不,对于曲线及其代言人而言,根本没有幻想与现实的区别——物质与意识是一体的,即便后者可能依附于前者。他无言地继续着自己的使命,知道所有人——无论其此刻持有怎样的想法——都无法逃过被他裹挟的命运。他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答案如此令人着迷,即便书页上的每个字都鲜血淋漓。人们会为之动容,抑或心生恐惧,但这并不是关键。人类的朴素情感来自其朴素的大脑,因此必然会在面临他时力不从心。我们必须绕开这些障碍,才能抵达真正的核心,以领悟他的知识——这一简单而又复杂的课题。我们会途经一切极端与疯狂,最终抵达风和日丽的彼岸——看到之前以为的惊涛骇浪的大海不过是小小的湖泊,就好像我们的全部遗产之于曲线一般。
很抱歉,我只能描绘出这种模糊不全的感受,或者说我对他的感受的极小部分。不幸的是,由于先前情绪的影响,使得我最终选择性而非公平地分配我的笔墨——更多于他令人畏惧的力量而非温暖和平的现实。如果此刻我正坐在你的身旁,或许我会使用完全不同的语言以作为我内心热情的映射。自然,每个人在想起他时的第一反应都不可能是一致的。这会改变我们所论述的对象么?或许吧,虽然没有人能穷尽他的内涵。这也是他作为曲线的一部分与真正曲线的区别。曲线并非确定的命运,但我们每个人都要沿着它的轨迹行动。
我大体上复述了身边这位老朋友的话语。然而很可惜,我并不是一位哲学家,所以只能用如此晦涩的言语向你描述曲线的真谛。我相信你能理解:我并不是任何宗教信徒,又或是宿命论者,我们的讨论显然也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宗教语言,例子本身也是无神论的——因为他就是曲线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在沿着曲线走完自己的路,这并非命运的轨迹,而只是必然的安排。啊,很抱歉,我似乎把自己也搞糊涂了。
现在,我已经彻底错过了晚餐时间;此外,显而易见,你大概率也的确收不到这封信了——它或许会另有别的读者。怎么说呢?我其实只是在描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你不需要阅读这封信就能找到答案,对吧?
我们的老朋友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悄然离开了。我目送着他消失在深秋的冷雨之中,如同上一个严厉的雨夜。关于我究竟经历了什么,恐怕还需要思考很久。你在其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但不论如何,你我姑且可以先相信这个简单的论断:我们都在沿着曲线前进,而曲线的意志是不可忤逆的。
祝安好。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