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明日方舟世界观考据】博士克苏鲁原型:《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从炼金术到重铸未来

作者:银发三千雪满头 更新: Jun 8, 2021  

By 银发三千雪满头

 

前言

本文可能是笔者这段时间以来创作前的最令我激动和兴奋的考据,旨在讨论《明日方舟》中以我们玩家所扮演的角色“博士”为核心的形象、故事与背景的原型问题。我至今还记得发现本文结论时砰砰的心跳,希望本文能将这种情绪传递给诸位。
在开始讨论之前,我们有必要提一下文学作品中“原型”的内涵。笔者前段时间在与游戏从业的画师、文案讨论这一问题时意识到,“原型”并不是一个距离创作非常遥远的概念——背景的创作需要参考,故事的创作需要经历,而人物的创作便需要原型。艺术来源于现实,一个没有核心原型的人物是没有灵魂的——没有原型,角色的爱与恨便无法打动人心,情感与行动更是难以得到有力的支撑。原型是锚定人物行为逻辑的支点,能够令角色不再苍白而空洞,从而栩栩如生。
不过,为了创造一个足够立体的人物,我们不但应当从现实生活中取材,也需要融合不同的原型,乃至参考其它作家的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常常是多原型的,比如那条伊甸园的蛇、地球三体组织的首领叶文洁,还有我们要探讨的博士。
是时候进入正题了,结论先行:《明日方舟》的“博士”形象,极有可能部分取材自洛夫克拉夫特(后文简称“洛佬”)的作品《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后文简称《瓦德》)。接下来,我们将从整体元素的相似和细节特征的相似两方面去论证这一点,并给出简要的推理与猜想。

一、整体

作为一个浅薄的神秘学爱好者,笔者在《明日方舟》中发现过相当数量的克苏鲁元素。

“当然,不管你害不害怕它,它都会找上你。

它来了。走吧。别回头。”

——Aya《火蓝之心》OF-ST6邂逅潮声,节选

“……?

她说什么,那是什么?

是什么……站在水面上?

碎了一角的落日依稀斑驳影子投在灰色潮浪取走海水

原本声音是喘息平静是喘息大海是喘息你听见它声音不说话不歌唱也不呼吸

一秒两秒数十年百年时间过去它沉默依旧

它望向你

它的眼睛抵着你的眼睛渴望从它的伤口里慢慢爬进

你被警醒被拥抱你陷入它的血它的影子它的太阳你听到它身影它的身影没有眼睛没有声响没有生命它

静止如明星”

——棘刺《火蓝之心》OF-ST6邂逅潮声,节选

“啊呀,唉,不要那么有敌意啊。毕竟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对吧,比如说还能看到星星的时候?”

——Alty《火蓝之心》OF-EX6行动后,节选

“观星的理论意义是存在的,但这和现代科技并无关联。能看见星星的日子终归远去了,现在的星星就连闪烁都让人刺痛。”

——星极《干员档案》档案资料四,节选

“在极北的冰原上,古老温迪戈血脉的战士为了祖国抗击扭曲可怖的邪魔……”

——档案《集成战略·事件·不期而遇》讲故事的人,节选

“即使麦哲伦这样的探险家一代又一代向着这片纯白的大地发起挑战,这处亘古不变的冰原依旧有无数未解之谜……以及可怖之物。”

——档案《集成战略·收藏品》No.180冰封的异爪,节选

“穿过焚风热土还有其他国家??

这可真是……震撼老夫,这么多年来可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就算是萨尔贡王酋的历史记载中,也从未提及有人曾经穿越干旱之地而来。”

——巡林者《源石尘行动》OD-3行动后,节选

“《他乡的歌谣》

当她祈祷

星星停止闪烁

当她流泪

夜晚露出微笑

当她悲叹

痛苦蔓延在她的疯狂”

——幽灵鲨《干员档案》晋升记录,节选

“ 好,又度过了轻松的一天!没有会卷走队友的巨大触须,也没有蹲在角落里满手是血的疯狂敌人……光是上上战场什么的,对,已经很轻松了!”

——斯卡蒂《干员档案》语音记录-信赖提升后交谈1,节选

“根据传说,我的族裔已经和那些灾祸战斗了无数年。说不定,我们也帮你们这些城市人把灾祸挡在了陆地之外……所以说,是不是该请我喝一杯,好好谢谢我?”

——斯卡蒂《干员档案》语音记录-信赖提升后交谈2,节选

从幽深诡秘的远洋到虚假刺目的星空,从神秘可怖的无尽冰原到风沙掩藏的焚风热土,从来自未知的年轻乐团到古老相传的深海猎人……上至整个泰拉大陆的边界,下至我们罗德岛上的干员,克苏鲁的影子无处不在。
在非克苏鲁题材的作品中,如此大量地运用可能使得世界观失衡的幻想元素的情况属实罕见。这不由得令笔者有所思考,游戏中是否存在更多被我们所遗漏的、隐秘的克苏鲁致敬呢?
怀抱着这个想法,笔者开始研究克苏鲁神话与神秘学体系,终于找到了这部著作——《瓦德》。克苏鲁神话体系创始人洛佬的一部在他死后才得以发表的长篇悬疑小说。
《明日方舟》在各处元素方面与《瓦德》的吻合度令人吃惊:博士与主角同样是从铅灰色棺材中苏醒的、恶灵时期的博士和主角具有相似的病态意志力、博士如同主角般虽然失忆却拥有高超的智商、塞雷亚评论博士的思想时所形容的古老恰与主角类似、博士身旁像主角一般伴随着一位明明知道很多秘密却都不往外说的医生、博士的故事和主角同样是发生在罗德岛的、博士的外貌特征与血液系统跟主角一样存在异常……
不仅如此,我之前在《源石与炼金术》中论证了泰拉大陆的法术体系参考了许多炼金术的思想,而《瓦德》中主角的死而复生之术正是来自炼金术。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瓦德》中复活术所必需的“精盐”的炼金术符号是方形或者说菱形——没错,就是那个出现在我们建立神经链接界面的符号……

二、细节

1.方舟、石棺与复活:仪式的要素与隐患

“(那个兜帽……是他们嘴里的‘博士’?)

(是不是看向这边了……)

(……)

(怎么回事……为什么……)

(我在害怕?怕什么?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普通的……不,太模糊了,我没见过这样诡异的人……)

(啊……巴别塔的战地指挥官,我好像想起来了……)

(‘博士’,是吗。)”

——W《生于黑夜》DM-3行动前,节选

博士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模糊和诡异,W如此想到。这种印象使我们确信博士身上必然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隐秘。

“因为虽然很多人都认识这个水手,但他的灵魂里似乎模糊地添加或缺失了某些东西,让他自此往后变得再也不似从前了。在这之后,他们又遇见其他几个曾深入过那片恐怖地带的老相识,而他们的情况和那位信使一模一样。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像是丢失或是获得了某些无法估量也无法描述的东西。他们看到、听到或是感觉到了某些人类不该察觉的东西,并且再也无法将这些东西抛置脑后。”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二章第五节,节选

我们可以在《瓦德》中找到这一隐秘的端倪。这些同样感觉模糊的可怜人见到的是某些“人类不该察觉的东西”——约瑟夫·柯温(Joseph·Curwen)的仪式现场。他便是以复活术取代了我们的主角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Charles·Dexter·Ward)的家族先祖。
由此,我们不难想到W首次面对博士时害怕的原因——她所见到的,也许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
——档案《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CG,截选
在博士仅有的两次露出皮肤的CG中,我们都能发现一个令人胆寒的事实——其皮肤呈现一种不正常的颜色。区别于泰拉大部分种族的肤色,博士的皮肤淤青而惨白。阿米娅与普瑞赛斯所伸出来握紧博士的手,更是可以排除光线的影响,并愈发凸显博士身体的诡异状态。
“这位年轻人的面孔上却显露着一些通常只有特别年长的人才会拥有的细微特征。其次,他的一些生理机能也表现出了某些反常的迹象,甚至过去的医学经验中也没有记录过类似的情况。他的呼吸与心跳令人困惑地缺乏规律;由于已经失声,他没办法发出任何比喃喃耳语更大的声音;他的消化系统也不可思议地缓慢无力,对标准刺激所表现出的神经反射行为既不同于正常的反应,也不同于病理学上的记录,甚至与迄今为止所有医学记录都全无关联。患者的皮肤病态地冰凉与干燥。组织内部的细胞结构似乎变得极端夸张地粗糙简陋,相互的连接也变得相当松散。”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一章第一节,节选
我想从死亡中归来的瓦德的身体状况,似乎与这类同。博士的皮肤乌黑如死尸,而瓦德便恰似一个行走的尸体。我想这样的相似,似乎可以说明我们泰拉的博士与这位瓦德之间存在着非同寻常的联系。
“我会定期为你进行理学检查,另外……记录你生命征象与意识状态的权限也仅限于我,明白吗?”
——凯尔希《干员档案》语音记录-交谈1,节选
如果博士的确像瓦德一样曾经从过去中归来,那么凯尔希对我们的身体状况如此严防死守,乃至于我们为什么要把自身包裹地严严实实,都可以得到妥善的解释了。不过,博士与瓦德的相似之处,甚至泰拉与《瓦德》的类同之处,都远不止此。
“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妥善准备与保存的动物的精盐,如此一来,一个充满创造力的人便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摆进整整一艘诺亚方舟,并且能随意地从动物的灰烬中唤起它完好时的模样;而通过相似的方法利用人类灰烬中的精盐,一个哲人或许能够,在不借助任何罪恶的死灵巫术的情况下,在尸体被焚化的地方从灰烬中召唤出任何一位死去的祖先的模样。”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序章,节选
在《瓦德》的开头,洛佬便写下了这部小说的核心——复活术。这一复活术所需要的仪式要素“方舟”在神秘学中非常罕见,至少这是我目前在所有克苏鲁神话译本中读到的唯一一次。我想这一点足以显示《瓦德》与“方舟”这一概念的特殊关联,进而可能与泰拉大陆产生密切的联系。
“而你,你在石棺中得到了治愈。这台仪器对你们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凯尔希《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节选

泰拉大陆中的方舟概念指代颇多,但作为博士苏醒之地,切尔诺伯格的石棺在其中必然能占据一席。“方舟”(Ark)的词源是拉丁语的“盒子”(Arca),在仪式中代表着某种特殊的密闭长方体结构,通常是棺材。这一点不仅在泰拉中有所体现,在《瓦德》中也有所明示。

“上月M.君在雅典卫城帮我寻到了五凤石棺,我唤来的那人说它就在那里,还有三个说那里面不是人。我已将其直接送往布拉格的S.O.,而后转交与你。它很难对付,然你知如何应对。

……

小心你唤起之物,留意那少年。”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四章第四节,节选

复活术的仪式用具被直接称为“石棺”(Sarcophagus),经确认其英语原文也与美服的石棺翻译一致,可以确定“方舟”具体指的就是石棺。更有趣的是这里提到了让我们小心“唤起之物”,并且“留意那少年”。

“当描述到那些盖着的竖井与关在里面、无可名状的杂种怪物时,医生尽可能地调动起了戏剧效果,试图看到查尔斯表现出恐惧退缩的神情。但查尔斯并没有退缩。于是威利特顿了顿,开始愤慨地述说那些被关在竖井里的东西忍饥挨饿的惨状。

……

‘该死的家伙,它们的确吃,但它们不需要吃!这才是稀罕的地方!你说一个月没有食物?先生,您太谦虚了!

……

让它们见鬼去吧!从柯温死掉算起,这些该诅咒的东西已经在那下面嚎叫一百五十七年了!’”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五章第五节,节选

前者无可厚非,我们都知道这个复活仪式可以唤起一些不死的怪物,但为什么要“留意那少年”呢?我想,结合切尔诺伯格的石棺,诸位应该能猜出答案——梅菲斯特,“歌者”。

“我们刚才所遇到的白色感染生物拥有着奇怪的外貌,他原本不是这副模样。

我因而可以确定,身为感染生物前身的感染者一定进入过石棺,石棺也因此启动了。

……也许他查看了阿米亚从石棺中救出你的录像。

这成了他操作石棺的契机,阴差阳错,他进入了石棺。

这不该发生。

这台石棺原本被设计来治愈它的操作者。但是,当之前的感染者进入石棺之后,意外发生了。

你见证了它的产物。这一只危险的感染生物并不是自然诞生的,石棺并不是为它设计的。它的转化是一个人为的过程。石棺转化了它。”

——凯尔希《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节选

是的,就是那个“从石棺中跌出的神秘怪物”,梅菲斯特误入石棺的产物。这少年,便是那非人的怪物,《瓦德》的预言在泰拉中竟也得到了惊人的验证。

“‘每一个内卫都是一个国度’,这种充斥着修饰词语的描述,其实是在谈论一个事实。

需要我提醒你吗?你的面具正在破裂。现实维度正对你体内的邪魔产生反应,仪式施加的牢笼出现了裂隙。”

——凯尔希《遗尘漫步》WD-8行动后,节选

这样的非人之物,不仅可以被从石棺中唤起,也能够通过仪式封印在“方舟”中。根据《瓦德》的理论,我们发现,不但乌萨斯能够将其困在“牢笼”之中,而且还能将其锁在整个泰拉之外。

“萨米与乌萨斯以北,萨尔贡以南,那些人类尚未踏足的土地……

邪魔,精怪,它们是否是寻常的生物都未可知,它们比建立已久的当今诸国更加古老。

人类对抗它们已有许久,这的确是值得留意的诸多命题之一。

……直到如今。

人已经可以主宰自己的国度。

古老的萨尔贡王与强大的怯薛一拍即合,梦魇的可汗决意征服人类文明尚未探索过的土地。

那是一个伟大的结果,再没有任何非人的威胁胆敢踏入萨尔贡文明的国土。

萨米用无数巫术和牺牲造就了雪祀,一代又一代的女巫在对抗境外之敌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

而乌萨斯——你们用最强大的少数精锐撕碎了它们。身着重甲的温迪戈,或是精锐的战争术师。

帝国的确野心勃勃。你们不仅仅是撕碎了它们。

你们在利用那些非人之物残留下的力量碎片。”

——凯尔希《遗尘漫步》WD-8行动后,节选

人类将这些非人之物拒之门外,令泰拉成为我们主宰的国度,成为属于人类的方舟。可我们知道,从深海到星空,它们的威胁从未远去。
“我有言在先,万勿唤起你无法驱离之物;无论是从死盐里,或是从天穹之外。”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四章第四节,节选
《瓦德》曾警醒过我们,仪式可以招来危险与厄难。威胁可能会来自石棺之内或者天穹之外,我们解决了一个梅菲斯特,但不一定解决得了每一个梅菲斯特,我们撕碎了一群邪魔,但注定无法撕碎所有。
“未知世界的力量如此极端地越过大深渊侵入进这一侧的世界。”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五章第五节,节选
凯尔希医生口中的“现实维度”与《瓦德》中“这一侧的世界”相互吻合,足以说明乌萨斯内卫那封印着邪魔的“国度”也许就是那个“未知世界”。他们所利用的力量碎片,便来自那天穹之外。

这似乎暗示着泰拉的现实维度与神秘维度之间存在未知的阻隔——“深渊”。那么,博士在苏醒之前听到的那句话语“这段时间里……你一直徘徊在悬崖的边缘”也就可以理解了。

“莫非吉尔曼在无意中已知晓了空间与其维度的秘密,甚至比他在他研究中了解的更多、更好?他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已跨越出了我们的空间之外,到达了某些无从猜测也无法想象的地方?在一夜夜险恶的怪事中,他去了哪里呢?那些轰鸣着的昏暗深渊、那片绿色的山丘、那块炙热的露台、那种源自群星之间的牵引、那个黑色的终极漩涡、那个肤色黝黑的人、那条满是污泥的巷子与那段楼梯、那个老巫婆与那只长着长牙与皮毛的恐怖、那泡泡聚集体与那小多面体、吉尔曼周身奇怪的晒伤、手腕上的伤口、那件来历不明的雕像、吉尔曼醒来后满是污泥的双脚、喉咙上的印记、那些迷信的外乡人口里传说与他们的恐惧——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何种程度上的理性的解释才能适用于这样一桩事情?”

——H. P.洛夫克拉夫特《魔屋梦魇》,节选

“存在之根据,乃是一场剧痛,而悲剧与未被启明的存在如影随形。未被启明的存在,喻指此世王国的牢笼之中未得重生、未得超升的悲苦之人。早期灵知主义者满腔摆脱时空低俗世界、挣脱生存束缚的渴望。而在波墨那里,最急切的渴望,则是要摆脱有限个体存在的‘我执’(Selbstheit)。‘我执’乃是有限存在者剧痛的根源。挣脱‘我执’,治愈创伤,缓解剧痛,就必须重返被逐出既久的源始家园。重返源始家园,就是寻回安详宁静(Gelassenheit),但这份安详宁静却被吸入了‘深渊’(Abgrund),苦难的卑微造物便万劫不复。这深渊,乃是万物发祥之地,万物归向之所。”

——胡继华《浪漫和灵知——一场没有时间的遭遇》第五章,节选

事实上,无论是“牢笼”亦或“深渊”,都早在前人的理论中有所论述。造就怪物的石棺、封印邪魔的牢笼、分隔维度的深渊……这都是诺斯替灵知主义中对人类局限性的悲叹——谁人不被困在自己的国度之内?何人不是画中人?
将这样的困境具象化到仪式之中,每一个有限的个体都是自己的方舟,我们都被困于此处,却也唯有我们才能拯救自身。明日方舟对《瓦德》的原型参考不仅在于表面的石棺与方舟,也在于整个世界观的牢笼与方舟,更在于其中隐晦流传的灵知思想。

2.罗德岛、巴别塔与恶灵:仪式的背景与影响

“虽然不知道是谁造了这些不明所以的系统还埋在雷姆必拓地下深处,但既然弄不明白——

——就把它替换成可以弄明白的!非常简单的道理!”

——可露希尔《生于黑夜》DM-3行动前,节选

“你也看见了,这艘船并非卡兹戴尔所制造。

在最深处,尚且残留下的资料里,我翻阅到了这个名字……

‘罗德岛’。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嗯……凯尔希应该懂得多一些吧。

但我想这么命名它。既然它已经有了名字。”

——特蕾西娅《生于黑夜》DM-3行动前,节选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罗德岛,曾经巴别塔的行动基地。特蕾西娅在生于黑夜中提到的“这艘船的本名”令无数考据党浮想联翩:如果罗德岛并非巴别塔建造的,那它是何人所建?罗德岛是建造它的人所给予它的名字吗?为什么要以罗德岛来命名这一艘小型陆行舰?
关于这个名字的来源,有过许许多多的争议,主要有两种不同的猜测——美国的罗德岛州(罗德岛与普罗维登斯庄园州,The State of Rhode Island and Providence Plantations),或者希腊十二群岛的首府罗德岛。早前之所以未有定论,是因为这两者似乎都与泰拉大陆中的罗德岛没有过于明显的联系。
“当长途汽车在暮春午后那仙境般的金色美景中穿过波卡塔克河,进入罗德岛州的地界时,他的心跳加快了。虽然他曾专研进那些禁忌学识的深渊之中,但相比之下沿着雷兹怀大道与艾尔姆伍德大道延驶向普罗维登斯的过程依旧是一段令人屏息的绝美旅途。在伯德街、韦波斯特接与帝国街交汇的大广场上,他望见前方与山下那些古镇中令人愉悦、记忆犹新的房屋、穹顶与尖塔都笼罩在如火的夕阳之中;而当汽车冲下山去、驶向毕特摩大楼之后的终点站时,他的脑海也开始跟着奇怪地晕眩起来——他看到了河对岸古老小山上的巨大穹顶与显露着屋顶的娇嫩树冠,也看到在陡峭山崖那娇嫩春色的映衬之下,充满魔力的霞光将第一浸礼会教堂那高大的殖民地时期尖塔涂抹成了可爱的粉红色。”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三章第四节,节选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比较确定地说,罗德岛的塑造至少部分取材自美国罗德岛州——克苏鲁神话体系的创造者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乡。
确凿无疑的相似点有三:
  1. 相同的名称。
  2. 泰拉中罗德岛的前身是巴别塔,而《瓦德》中罗德岛也出现了大量的尖塔描写。
  3. 明日方舟的“方舟”具有浓郁的基督文化影响,而《瓦德》中的罗德岛也是一个基督文化浓郁之地。基督文化中的巴别塔主要有人的合一、探索禁忌等意象,这种隐秘的暗示都在泰拉大陆的巴别塔组织理念中有所体现。

以此为基础,很多博士的身影也可以在《瓦德》中找到。

“得凭自己的意志坚持到最后。”

——博士《第七章:苦难摇篮》7-19 11:15:38,节选

“凯尔希,你终于也疯了。你想驯化巴别塔的恶灵?”

——W《第七章:苦难摇篮》7-19 11:15:38,节选

无论是巴别塔时期被W称为恶灵的博士,还是现在的博士,都有一种令人瞩目的意志。区别仅在于,恶灵时期的博士更扭曲,而如今失忆的博士却更能领导罗德岛。
“他的疯病还发展成了一种独特意志力,如果这股意志力没有被扭曲得如此奇异、怪诞的话,它完全有可能让瓦德变成一个天才或领袖式的人物。瓦特的家庭医师——威利特医生——也做证实,他为病人在不疯癫时对事物的反应进行了评估,并表示病人的智力自疯癫症状发作之后便表现出了明显的进步。的确,瓦特始终都是一名学者兼古物收藏家;但是他在接受精神病医生的最终测试时所显露出的、令人惊异的理解力与洞察力却大大超出了他过去的表现,甚至他在早期完成的、最为杰出的工作也未能反映出这些才能。”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一章第一节,节选
这种奇特的意志力在《瓦德》中也有所体现,并且其中还隐晦地暗示了如果其不被扭曲,也许能让宿主变成一个领袖式的人物。这与博士前后的转变不谋而合。
“因为所有伟大人物的悲剧均系某种病态心理所致……世人的伟大只不过是精神上的病态。”
——赫尔曼·梅尔维尔《白鲸记》第十六章,节选

《白鲸记》中形容那位广被为视作是博士原型之一的亚哈船长的话语,则是更加直接地表述了这种病态的意志力。我们能在博士身上看到亚哈的影子,更能明显地发现瓦德的踪迹。

“嗯……我也不想再把博士你卷入这些纷争。

但现在的我们,非常需要博士的智慧。”

——阿米娅《明日方舟》第零章-前置剧情,节选

同样地,博士身上出现了与《瓦德》中描述一致的高智商,虽然我们还不清楚在普瑞赛斯将博士放入石棺前博士的智慧如何,但惊人的洞察力的确在博士的指挥才能中显露无疑。
“你的战术是现代的,构思却相当古老。你究竟是什么人?”
——塞雷娅《干员档案》语音记录-4星结束行动,节选
博士的失忆,似乎使得其指挥中出现了塞雷娅口中的“古老思想”,但仅仅几年前的巴别塔时期算得上古老吗?我想并非如此。
“他对很多信息一无所知,而精神病医生们发现,他所缺失的信息与知识全都与现代事物有关;作为补偿,他始终掌握着许多关于过往事物的知识,相对而言甚至多得有些奇怪了——尽管这些知识表面上是被历史掩盖隐瞒了起来,但是瓦德却通过巧妙质疑与询问技巧将它们统统挖掘了出来;因此,有些人或许会觉得这位病人凭借着某些自我催眠的法子,真正地穿越到了过去的某个时代。可奇怪的是,瓦德似乎对那些他已经了若指掌的古代事物丧失了兴趣。由于太过熟悉了解,他渐渐不再关心它们;到了最后,他显然在努力学习掌握那些毫无疑问已从自己脑海中完全抹去的知识——也就是那些现代社会里的寻常事实。”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一章第一节,节选
《瓦德》中的真相是,某一位家族的先祖——柯温,重生在了他的子嗣瓦德身上,从而使得病人显得缺失现代的知识,仅拥有那些古代的思想,而失忆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原主的记忆本就不复存在了。这大概是博士原型取材在《瓦德》中最有力的证据之一。

“我承诺过,我会保护阿米娅,也会保护你。

我会保护你至你生命的最后一刻,博士。这是我的职责。

但我不会停止恨你。我无力教育和批评迷迭香,因为我也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报复你。”

——凯尔希《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节选

在《瓦德》中,我们不仅能找到博士的原型,甚至可以找到凯尔希的部分原型。
“只有威利特医生——这个负责接生查尔斯·瓦德,并且一直看着他身心成长的家庭医生——似乎为瓦德将来可能重获自由的想法感到担忧。他曾有过一段非常可怕的经历,并且发现了一些非常恐怖的事情——但他却不敢将这些发现透露给那些始终持怀疑态度的同僚们。事实上,就这件事情而言,威利特也给人们留下了一个较小的谜团。”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一章第一节,节选
同样是医生,凯尔希如同威利特一般知晓很多秘密,并且拒绝透露,更是也深深提防着其所跟随、守护的主角本身。这样少见的矛盾想法,我们有理由相信存在一定程度的参考。

3.炼金术、盐与疾病:仪式的理论与隐喻

不仅如此,当我们简单研究一下《瓦德》中炼金术仪式的理论和方舟世界观的思想,就能发现两者不仅是表象上的相似,更是存在深层思想内核的趋同。
《瓦德》中的复活术必需的材料“精盐”,其炼金术符号是方形或者说菱形◇。我想,但凡稍微留意过方舟剧情PV或者CG的人,甚至是单纯观察过登录界面的人,都能或多或少留意到这样的符号。
——档案《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CG,截选
我们注意到阿米娅和普瑞赛斯的瞳孔中都出现过这个符号——甚至是以同种颜色出现的,作为相隔至少数千年以上的人物,两者目前为人所知的特殊共同点只有“以近似的姿势握住石棺中博士的手”这一个。
——档案《明日方舟》游戏界面,截选
令人细思极恐的是,这一代表仪式的菱形也出现在了我们登录游戏、神经链接PRTS的过程之中——如果阿米娅和普瑞赛斯都是仪式的参与者,而参考《瓦德》中所谓的复活实际上是行走的尸体中入驻了新的意识,那么博士的苏醒是否意味着我们其实是替代了他原本的思想?
而仪式本身似乎隐藏着更多的秘密,我们知道石棺、乌萨斯内卫甚至泰拉大陆本身都可以是《瓦德》中炼金术仪式的“方舟”,拥有隔绝内外的要求与能力,那么泰拉是否有更多照应仪式内容的设定?巧了,也许还真有。
——档案《源石尘行动》CG,截选
《瓦德》的复活术要求从动物或者人类的骨灰中提炼出“精盐”(Essential Saltes),从而获取仪式的材料;泰拉大陆的感染者们则是死后会自然化为灰烬与源石颗粒。
——档案《明日方舟》官网-源石,截选
正好,源石的符号,就是炼金术中盐的符号。《瓦德》的仪式流程是死而复生,才需要去获取材料,那么泰拉的这些源石“精盐”又将去往何处?一场以整个世界为舞台的仪式吗?

古希腊人、古罗马人和古希伯来人认为盐是神圣的,是生命的储存库。在炼金术中,盐代表身体运转的基本原理,也代表土壤。我在《源石与炼金术》中曾有所猜测源石是感染者生命力的一种凝聚态,现在我们又从另一个角度得到了同样的结论——从个体的生命中汇聚出来的能量形成了源石,也改变了这片大地。在这里,我们能找到炼金术思想中重要的赫尔墨斯对应原理——“其下如其上,其上如其下”,一切万有皆为守恒。这便是所谓“等价交换原则”的本质,也是《瓦德》复活术必须尸体提炼物的原因。

“尤其是这一点,希望各位最好也能够理解。她在触犯某些领域——不只是和学术有关。

蚁群——你应该知道这种虫子。那么你也应该观察过,蚁群喜欢搬运死去的生物。

虽然那些死物正在逐渐腐朽,但在这之前,蚁群会尽可能地将有机部分撕碎,切割,再搬运回巢穴,借以喂养它们的整套社会系统。

蚁群必须变得强大,才能在这片浩大的土地上存活。

你明白了吗?如果说源石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他们在用这种东西喂养整个社会,为了使各自的种群变得更加强大。至于强大的目的,是为了防范,为了对抗,也许会在未来发生的某些变化。

是的,即使按照艾雅法拉的论证,源石与天灾,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人类依然无法停止,不能停止。”

——艾雅法拉《干员档案》档案资料四,节选

这样看来,艾雅法拉的研究结果似乎有了更直白的解释,源石就是“有机部分”——死者生命力的凝聚,而泰拉的人们在用这种方式残忍地利用死者的遗骸,才会改变这片大地引发天灾,才会破坏原本的平衡。既然如此,那么逼迫他们将生命力汇聚到自己身上的灾难,绝不是天灾本身,而可能是某种更加致命的危机——比如那“无法驱离之物”,天外的邪魔。
“此言差矣!肉眼凡胎,如何识得非人之物?”
——年《烘炉示岁》贺岁,节选

年在烘炉示岁中的言论似乎对这些非人之物有所暗示,而她们自己,似乎就是那来自天穹之外的异人。

“我还以为你们同族之间从来不会互相关心呢。”

——可露希尔《烘炉示岁》拜年,节选

“不过自从第一眼瞥见她们的神态,聆听到她们的旋律,我就能确信她们的身份。不错呀,活得逍遥自在。怎么也比海里其他的——”

——年《烘炉示岁》拜年,节选

烘炉示岁中明确了年这些神话种族和深海来客阿戈尔属于同一种族,那么这些天外来客与我们世界原有的力量不合也就成为了正常现象——他们普遍血液源石颗粒浓度低、难以感染矿石病的情况也就可以得到解释了。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斯卡蒂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013u/L

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这,这就像是刚从温室里走出来,没怎么接触过源石一样!何止是数值过低,简直是不可能!”

——斯卡蒂《干员档案》临床诊断分析,节选

从这里,我们能窥见一角明日方舟的大世界观体系。感染者与非感染者的对立,人与非人的对立,现实维度与超感维度的对立……从凯尔希医生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得知现实维度之外还有国度,根据哲学对于现实事物的“广延”属性定义,其它维度应该都是“超感官的”(Astral),在近代神秘学中被称为“星灵的”或者“意识的”,笔者猜测这与灰蕈迷境中提到的意识帝国有关。
在这样二元对立明显的世界观中,“方舟”的内外之分不再有力,而愈演愈烈的矛盾与冲突必将导向对抗与争斗,成为泰拉大陆痛苦的根源——这便是人的局限,我们也不例外,都是画中人。于是,明日方舟世界观中以古希腊哲学为源头的二元论认知也产生了同源的思想——炼金术的超脱。
在《源石与炼金术》中,我提到了明日方舟的诺斯替灵知主义;在《瓦德》的炼金术中,洛佬也提到了神秘学的卡巴拉主义。这两者与我前文提到的赫尔墨斯主义共同构成了炼金术思想的重要源头,并且也引出了炼金术的救世哲学。
炼金术士相信,精馏和提纯贱质金属是一道让物质经由死亡、复活而完善的过程,这与炼金者自己的灵魂由死亡、复活而臻于完善的过程相一致。炼金炉中的颜色变化寓意灵魂修炼的不同阶段,金属的变形则寓意灵魂的再生。炼金术不仅是在治愈金属的疾病,更是在治愈人类的痼疾。
罗德岛,就是这样一个组织。我们不仅仅是在寻求治愈感染者的方法,更是在试图治愈整个泰拉人们的痼疾。凯尔希说的那句“这片大地身患顽疾,如果没有人去医治它,它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就应在此处。医者仁心,凯尔希游走于泰拉势力的夹缝间,我们甚至看不清她行过的道路有多长,她是在泰拉行医,她是在对泰拉行医。
正如她对我们所说的那样,她不是审判者,她只是个医生。

三、猜想

说完比较确切的结论,我们谈谈一些有趣的猜想。
“五个十字架节与四个万圣节之夜皆已吟诵《断罪之书》之诗句,望其在天穹之外繁育生息。若吾能留下后人,则此物会牵引既往开来者,而受牵引之人亦将追溯过往之事,回顾此时岁月。需备好精盐,或留下精盐制作之法。”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三章第四节,节选

《瓦德》中描述的“既往开来者”与“追溯过往之事,回顾此时岁月”让笔者不由得想起了明日方舟官号一直挂着的那句签名“重铸未来,方舟起航”。追溯过往,不正是在重铸未来吗?而“需备好精盐”,则令人想起源石是在数百年前开始流行,这会是仪式的准备工作吗?

“但是对于那些糟糕的坏事我也不是全无准备,我之前告诉过你,我又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在最终之后再回来的方法。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到了你用来唤起犹基·索托斯的词句,然后第一次看到那张脸说起了伊本·斯查卡巴欧在——。它说,《断罪之书》的第三章诗篇中包含着钥匙。当太阳进入第五宫,土星在三分一对座时,画下火的五芒星,说出第九个咒语三次。这个咒语在十字架节与万圣节之夜各重复一次;而那个东西会在天穹之外繁衍养育。

过去的种子将由某个回溯历史的人来承担,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不过,如果没有继承人这一切都无法实现,如果他手上没有盐,或者没有做盐的方法,那么这一切也无法实现;……在每个十字架节和万圣节之夜说咒语 ;如果你的血脉没有消失,有人会在很多年后回顾历史,使用你留给他的盐,或是做盐的原料。”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三章第一节,节选

《瓦德》的这一句“过去的种子将由某个回溯历史的人来承担,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真的是让我一个激灵,这描述的不正是博士吗?为了重铸未来,必须“回顾历史”,但又“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因为重来一次的代价就是失忆。而且《瓦德》明确说到唤起之物将来自天穹之外,脱离了“方舟”的局限,不正是指画外的我们吗?

“难道,穿过了无数年……来到了现在?

怎么会有这种事?这个预言,不就是萨卡兹历史的碎片?”

——凯尔希《第七章:苦难摇篮》7-19 11:15:38,节选

更加有意思的是,这种“过去重生在未来”的原型似乎不局限于博士,阿米娅身上也有魔王先祖的意志,甚至凯尔希都不乏更换身体的可能性。而比较确定存在“古老苏醒”的博士与阿米娅,他们的血液都存在特殊性。

“凯尔希将你新鲜的血液装进了腰间的仪器,数秒后,她将淡青色的成品输送进了阿米娅的脖颈。

阿米娅的呼吸渐趋平稳。”

——档案《第八章:怒号光明》END8-1尾声,抑或开始,节选

“出于似乎连华法琳小姐自己都尚未找到的原因,博士的血液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华法琳《干员档案》档案资料三,节选

“原来,如此。

——是你。卡特斯。是你。

原来,你就是……继承者。

特雷西斯,说谎。殿下她……有继承人。

你是魔王。”

——爱国者《第七章:苦难摇篮》7-18行动后,节选

博士的血液可以治愈阿米娅,可以吸引萨卡兹一族的血魔,而阿米娅本身就是萨卡兹一脉的魔王继承者。《瓦德》中描述的血脉继承人,在阿米娅身上有着更为明显的体现。

“‘每一次战斗都是死斗,每次战斗都豁出性命,因为生命会回归血脉,生命将在他人体内永生……’

近卫干员,不要怠慢……撤退。他的身躯也会释放“食人”仪式,他自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巫术装置……”

——凯尔希《第七章:苦难摇篮》7-18行动后,节选

“……我在此担当一位萨卡兹的见证者。博卓卡斯替,卡兹戴尔的温迪戈,一生从未背叛过血肉,也从未愧对亲族。

他将把一生留在光芒下的身体里……

……而他的精魂,则将回到温迪戈温热的血脉中去。”

——凯尔希《第七章:苦难摇篮》7-18行动后,节选

“凯尔希抬眼望向阴沉的天空。

我在哪里见过这些?

难道说……

阿米娅……阿米娅……?

萨卡兹的预言来自种群记忆的全面融合。源石多生区域发生的源石能量爆发……核心城恰好遭遇了天灾。

祭坛……阿米娅……温迪戈……魔王?!

等等,如果这能直接影响到……不可能!古老的温迪戈最后的血脉直接贯通了萨卡兹的整支族群吗?!

这个预言……这个预言?!

雪?“食人”的博卓卡斯替和所有祭坛发生了共鸣?!还有我刚才施加的……温迪戈的回魂……!

各位干员!!

无论他说什么……无论博卓卡斯替说了些什么!

【一个字也不要信!】”

——凯尔希《第七章:苦难摇篮》7-18行动后,节选

萨卡兹的血脉传承,所谓“生命”与“精魄”将在“他人体内永生”——令死者的生命重铸于未来,使他人的躯壳成为自身的方舟。这与《瓦德》中古老的先祖将复活的希望寄托在继承人身上极为相似,甚至都同样运用了特殊的祭坛。我们不得不有所怀疑,也许不仅仅是博士参照了《瓦德》的复活术,在整个泰拉大陆都被能够理解为炼金术的“方舟”的情况下,其中的个体也许都可能受到影响。
“当查尔斯·瓦德在那扇紧锁着的门后举行仪式时,究竟是怎样的可憎意识或声音,怎样的病态幽影或存在,出现并回应了他的呼唤?那争吵时的声音——‘必须红上三个月’——老天在上!那不正是吸血案件爆发之前的时候么?洗劫伊兹拉·韦登的古墓,还有稍后出现在波塔克西特的尖叫声——是谁在计划复仇?是谁在计划寻回那个藏有古老亵渎事物并且遭人回避的地方?然后就是那间平房与那个蓄着胡子的陌生人,还有那些流言蜚语,以及那些恐慌。不论是父亲还是医生都没法解释查尔斯最终的疯癫情况,但他们肯定,约瑟夫·柯温的意识已经重回这个世界,并且依旧在继续着自己的病态行径。”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五章第一节,节选
如果再加上苦难摇篮中博卓卡斯替之子对他的控诉“我们萨卡兹……有谁会比萨卡兹更容易感染矿石病呢?”——我们都知道的萨卡兹一族的矿石病易感特性,那么也许这群生命力被源石“精盐”所掠夺的人,能够从天穹之外的异人中获取养料也说不定,那么博士不能透露出他血液的真相、斯卡蒂不能在大地上流血又多了一条新的理由——无数的矿石病患者会把他们当做猎物,得到他们的血液不仅意味着恢复与强大,甚至可能带来永生。
“在小说《回归》中,我们看到一个死者的灵魂从两个世纪的坟墓中伸出来,将自己固定在活人的肉身上。”
——H. P.洛夫克拉夫特《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第九章,节选

一部考据《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中的死灵法术》认为,先祖在血脉的继承中永恒并伺机归来这一写法,令活着的人不仅被死者拥有,而且还被死者替代了身体,洛佬应当是希望借此使得故事变得更唯物主义并更加具有原始科学性。而借鉴了这一形式的方舟或许也借用了相同的内核,这一点在明日方舟的磁带盒未来主义的美术设计风格中有所体现,并且其也如同克苏鲁的作品一般隐晦地暗示着狭义理性主义的困境和科技万能理论的局限——我们或许该回归灵性,向自身之内寻求提升,可能这便是明日方舟炼金术思想的暗示之一吧。

“而你,你在石棺中得到了治愈。这台仪器对你们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当然,博士。你和他不一样。

谁才是我们的同类?

……谁才是你的同类?

也许这台机器只能治疗你的同族,也许这台机器不能治愈感染者。

也许这台机器逼迫它的患者向它们最古老的那一面转化,甚至是这台机器只允许我来操作它——

可是无论如何,你活了下来,而他,先前的感染者,成为了牧群的根源。

没错,这片大地上,没有一个个体是相同的。你和我,和阿米娅,和他,和每一个人都不同,而从我的角度来看,你们也与我太过不同。

谁能理解我,谁又能理解你?我们身边有多少生命逝去,又有多少悲剧是我们无力扭转的?

那些发掘它的人,我的学生们,难道不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地方而去研究它的吗?

为什么贪欲和权力欲会带来这么多无意义的伤亡?这不只是一出顽劣的悲剧?

它是出于这个目的被创造出来的吗?我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被放置在这片大地上?

是命运在操纵我们吗?是我们的造物主正悠然地观赏着我们于此出演的荒诞戏剧吗?”

——凯尔希《第八章:怒号光明》M8-8行动后,节选

如果石棺的确是以《瓦德》中的石棺为原型,那么“这台机器逼迫它的患者向它们最古老的那一面转化”所造成的后果也就可以理解了——“方舟”唤起的是古老的先祖游离在天穹之外的意识,而我们与那个怪物对于泰拉世界来说,都是天外的异类,也许唯一的区别仅仅是外表与血脉罢了。
不过,这一仪式中似乎隐藏着泰拉更深的谜团,复活术所需的咒语典籍《断罪之书》总能令人想到愚人节特典干员“断罪者”,而这可能并不是偶然。
——档案《明日方舟》官网-断罪者,截选
众所周知断罪者的获取方式非常特殊,是玩家深度参与的解密才能获取答案,而这与我们之前玩家神经链接取代博士的猜测不谋而合。领取断罪者的文字描述更是直言到“神秘的祭坛”——是什么样的祭坛?《瓦德》中通过《断罪之书》召唤天外之物的祭坛吗?
“一年之内便会有地底的军团。”
——H. P.洛夫克拉夫特《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第四章第四节,节选

我们知道断罪者首次出现在2020年的4月1日,距离明日方舟公测开服的2019年5月1日不满一年,而兑换码的期限则刚好卡着一年这个时限有效——为什么有效期非得是卡着周年的一个月?《瓦德》给了我们一个新的思路。

“【火车难题】

在大量文献中,都对断罪者历史中的“火车难题”有详细的描述,引发了人们多年的思考。不过最大的疑点是:根据记载中阿加门古国存在的年代,并未出现任何火车等轨道交通相关科技,然而记载中却明确说了存在火车。这让火车难题诞生年代的真实性存疑。

在不同的版本中也有把火车难题叫做电车难题的记载,但是电车的出现年代就更晚了……”

——断罪者《干员档案》档案资料二,节选

从这一角度看去,断罪者的档案中火车难题与电车难题的时间问题便不足为奇了,因为其本来就是代表着异世界的另一种时间线。那么“地底的军团”指的是什么呢?我想断罪者档案的“杜林”之谜也许能给我们解答。

“【来源】

米诺斯人文博物馆 资料库 [链接已失效]

新文化周刊 1090年第3812期《杜林科技——隐藏的巨大帝国还是杜撰的经济大骗局?》 [链接已失效]

‘我查过了,博物馆里根本没有这些资料。从外网到内网,到学者档到核心库。只要米诺斯博物系统里有的资料我都能查。在此,我很负责地告诉您,她那些稀奇古怪的资料,一.个.字.都.不.能.信。’

‘新文化周刊不是千年整就休刊了吗?’”

——断罪者《干员档案》档案资料四,节选

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断罪者的档案中会出现几乎毫不相干的“杜林帝国”,现在结合杜林一族的原型侏儒被欧洲民间传说形容为住在地底的丑陋小矮人,以及所谓“地底的军团”,似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当我们打开杜林的档案,发现她的信物正是能让我们恢复理智的源石制品,这一猜测再次得到了一定的佐证。
“由杜林族研磨的小块源石制品。紧紧握住一段时间后会突然感到精力充沛。”
——杜林《干员档案》信物-简介,节选
另一个证据是断罪者非常在意艺术,而炼金术正是常被称为“将金属转化为黄金的艺术”,也许这不是巧合。
“这种感觉……我感觉我的艺术造诣更深了,但我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创造了出来……!”
——断罪者《干员档案》语音记录-精英化晋升2,节选
断罪者精二的“身体里有东西被创造”无疑符合炼金术的理念,也符合《瓦德》的理论,那么断罪者似乎正是我们取代了泰拉博士身份的证据之一,而杜林一族背后可能还隐藏着一个未被触发的世界线……

结语

本文论证了博士、阿米娅与凯尔希的部分原型应当取材自《瓦德》,并且简要分析了明日方舟世界观与《瓦德》世界观中炼金术思想的类同之处,同时基于这两点做出了关于“重铸未来”的可能解读与断罪者、杜林一族的崭新猜测,希望能帮助诸位读者增长见识、开拓视野。
文中论述拙劣,猜想离奇,笔者知识功底也不甚牢固,应当多有谬误,欢迎指正。

特别鸣谢

  1. 竹子

参考文献

  1. 《明日方舟》鹰角网络
  2. 《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 竹子
  3. 《Eden’s Serpent and its Pre-biblical Mesopotamian Prototypes》Walter Reinhold Warttig Mattfeld y d la Torre
  4. 《尸体标本中皮肤色变的研究》周元聪 & 王守真 & 戚正武 & 顾银良 & 顾天爵
  5. 《圣经》
  6. 《犹太神秘主义概论》刘精忠
  7. 《洪水神话》阿兰·邓迪斯
  8. 《The Dreams in Witch-House》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 竹子
  9. 《灵知主义与现代性》约纳斯
  10. 《灵知派与神秘主义》汉拉第
  11. 《一个热爱艺术的修士的内心倾诉》瓦肯罗德
  12. 《对人类自由的本质及其相关对象的哲学研究》谢林
  13. 《自由的深渊》齐泽克
  14. 《符号与象征:图解世界的秘密》Miranda Bruce-Mitford & Phlip Willkinson
  15. 《神学的灵泉:基督教神秘主义传统的起源》安德鲁·洛思 & 孙毅 & 游冠辉
  16. 《源石与炼金术》银发三千雪满头 & 巴别塔酒吧
  17. 《寻求哲人石:炼金术文化史》汉斯·威尔纳·舒特
  18. 《人、艺术与文学中的精神》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19. 《秘密之书》三位入门者 & 艾琦
  20. 《赫耳墨斯秘籍》托名赫尔墨斯
  21. 《Astral Projection》Robert Bruce
  22. 《Supernatural Horror in Literature》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4.6 9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