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混乱的历史

作者:看与过的客人 更新: Nov 3, 2021  

在我还是一个少年时。2012年,那个玛雅文明所预言的世界末日,真正的降临了。传说中阿拉伯疯子阿布杜在他的书《死灵之书》中所描绘的末日——群星归位到来了。
那一天,无数个正常或不正常的人高喊着口号“赞美吾主。”恭迎着那些从地球各处所苏醒的巨大的可怖的怪物。祂们大多扎根已久,有着属于自己的信徒与教会,甚至是独属于自己的符号,就连那信徒也早已渗透入社会中的各行各业。
当曾经的神话变为现实,小学生们比拼战力的怪物登上陆地,人类——这低贱的蝼蚁只得将主人的位置拱手相让,不,应该说,它们才是这被蝼蚁所占据的地球的唯一主人。
在南太平洋,升起的海底城市上,半人半鱼之神与它的鱼人子嗣们在章鱼状神明的身影下狂舞。在我曾被身穿黄袍的疯狂信徒所洗脑的日子里,我曾有幸见证过那座名为卡尔克萨的高塔的再现。那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任何古籍中的传说般的高塔,仅出现的瞬间,我的心中满是臣服。在亚洲的众多山脉中,其中一座是如此的突兀,它供奉着一只有着象鼻的神像,矮小丑陋的丘丘人将那里视为禁忌的圣地。甚至就连遥远的月球,它漆黑的背面,有着头部为粉红色触手的怪异生物…
哪里也不安全!地球沦为了血肉的屠宰场,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尚未干涸的血液就像是红油漆再度粉刷着墙面。星星点点的血迹极具美感,祂们的信徒在血肉中起舞,在尸骸中作画。人类所依据的坚船利炮,对于祂们就像是玩具一般,或许在面对祂们的眷属时,才会发挥出那可怜的作用。
人类唯有蜗居在地下,才得以感受到那仅存的安全感。感谢韦尔马斯基金会,那些在一九几几年被当做疯人的智者。为人类提供了苟延残喘的地穴,以及珍贵的钻地魔虫大脑样本。通过那些样本,在神经学家的不懈努力之下,人脑连接上了它们的世界,那个在地下万米自由生活的虫族。
这是人类自诞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细致的窥探着异族的思想,它们的所闻所感所触。这是群星时代的聊天群,人类窃听着它们的生活,打成一片。
它们可以操纵空洞的躯壳,但却永远操纵不了于它们而言恶毒的心智。流言,话术,思辨开始盛行,对于它们仅具备低级智慧的大脑而言,或许太难以理解,操纵虫心绝非难事。那些技巧数千年前就早已盛行,这是独属于人类的艺术。
利用言语操纵它们,使其沦为廉价的奴隶、炮灰。一栋栋地堡在秘密建造着,大不列颠成为人类的地下王国,人类的栖息地!
而是遥远的东方,那些疯子就少了许多。仅仅是名为肿胀之女的教会,在与当地政府军事武装的多年拉锯下,惨淡败北。这一次,人类付出惨痛代价,换来第一次的胜利!
他们开始光明正大的重建着自己的文明,抵御来自海岸边异族的侵害。虽然多灾多难,但至少比窝在地穴里苟延残喘要强的多。一时间,那个东方古国的名字,变为了上等阶级朝思暮想的安全区,成为了复兴的代言词。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在废弃的地穴中,发现了先贤们——威尔马斯基金会的壮举,仅凭一颗标准当量的核弹便重伤了群星时代之前的达贡、海德拉、克西拉。仅仅是一颗标准当量的核弹,那么,诺换成十几颗,上百颗核弹呢?
人类的作死之魂在熊熊燃烧!仅过去数十年而已,那些曾被作为大国博弈之间的杀手锏,如今自然毫发无损,它们将要再次登上历史的舞台。
人类无法克制住心中的狂喜,世界还是那样,只不过少了三个对于人类而言的祸害罢了。他们总是忘不掉唾手可及的胜利,少数的理智永远无法压制住多数人的激动。他们永远不会记住壮举后的后果,前人以惨烈的心情抒写下那份记录,却意外地鼓动起了后辈们的作死之魂。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教训,就是人类永远也不会记住教训…
克西拉,那个章鱼状神明的直系子嗣。我曾在梦中见到过那位神明,仅仅是共处于一个平面,那来自于灵魂的威压,便使我喘不过气。颤栗,来自灵魂的颤粟,哪怕是闭着眼睛,依旧会感到理智的丧失,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令人癫狂。在经过数月的心理开导下,我才略显正常。
达贡,海德拉哪里能算得上是真正的旧日支配者?不过是家眷的统领,部落的祭祀。在数发核弹的打击下,如小山般的二者沦为人类怒火的宣泄,肉沫横飞,核辐射不断侵蚀着祂们的骨架,这是属于人类的诅咒!
但克西拉不同,上百轮核弹的轰炸下,祂依旧能够拖着伤残的身躯回到拉莱耶求救…
人类永远不知道自己所惹怒的是怎样的存在,没有人会放过杀女仇人。海岸线暴涨数百米,全球震荡,曾经的小山丘,如今不过是海边的礁石而已,旧日的山脉成为了人类赖以生存的栖息地。
此举虽然异常解愤,却也惹怒了其他的邪教徒,枪打出头鸟,克苏鲁成为第一个集火的对象,这是信仰军阀混战的时代。
与此同时,在经历过一位旧日支配者的当头一棒下,人类正式来到了种族存亡的关键时刻。“既然打不过他们,就加入他们。”不知是哪位天才提出了这一口号,种族存亡危在旦夕,人类开始举族信仰犹格,企图获得不可承受的知识,发明超越时代的机器,来保证自己种族的苟活,“师夷长以夷制夷”从来不是一句空话。曾经的肉畜成为家眷,何等尴尬的地位?人类沦为了邪神的眷族!
危险同样是机遇,人类正式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位于北美洲的米戈,在经历了海啸、震荡波、地震、教徒的屠杀与献祭等等天灾人险。历经诸多磨难,在海平面暴涨的海域上漂流数月,终于族群中的大部分个体于乌拉尔山正式登陆,却殊不知,这是噩梦的开端…
在经历信仰所带来的科技革命后,人类正需要一个小试牛刀的对象,此时,举族登陆的米戈正好撞到了枪口上。任凭米戈拥有多么高超的外科手术技术,就再也抵挡不住人类野蛮生长的科技之树。在强大的基数之下,米戈在苦苦拖延了三个半月之后,被人类所奴役。举族登陆,举族奴役。
囫囵吞枣下的知识,终归是无法理解。但此刻,送上门的技术——米戈的缸中之脑却解决了大问题。在群星时代之前,“我确信,哪怕一个最简单的细胞,也比迄今为止设计出的任何智能电脑更精巧”——《细胞生物学》。但在群星时代之后,尽管人类这难以接受的知识下成功突破了单细胞生物的精密程度。但是无论怎么突破,始终比不上真正的人脑,这是医学与科学的完美结合。群星时代之前,那些只能称作人工智障,真正的人工智能诞生了!
死者在信息层面得以永生,所做的不过是利用大脑进行运算。人类开始了在末日之后的生存,在群星归位之后的逐步辉煌!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仅仅是神的家眷,居然妄图称神?那些亵渎上帝的无以名状的存在们,可还在看着呢~

——喜马拉雅基地编号382号缸中之脑——吾铭口述。
——《群星归位之后的变化》初稿选材
——《新时代的历史书》引用素材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Robert Lynn
15 天 前

疯狂调san!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