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克苏鲁语包教不会教程——IA! IA! CTHULHU FHTAGN!

作者:Ymnar 更新: Mar 11, 2021  

 导语:本文原作者Cyber​​angel,由Knight of the Outer Void收集整理发布在论坛Yog-Sothoth上,由于是2007年的老资料,而且原贴亦是搬运性质,可能部分内容在今天已经不太适用,译文会作一些小的改动。本文前半部分已经由克苏鲁神话贴吧的大吧主「无形的吹奏者」翻译在贴吧中,吧主前辈参考的是论坛整理出的wiki版本,因此译名为「拉莱耶语词典」,本人参考的是上述第一个链接给出的版本,文章在词典后还针对许多文本进行了对译和分析,是本文著重翻译的内容。

 

 

为了保证前后风格一致,本文将文章全文翻译在此处,方便读者前后比对,同时也感谢吧主等前辈在国内克苏鲁文化推广上的辛苦付出,如果认为本文前半部分词典不够详尽则可以参考上述吧主前辈翻译的版本。

 

「请允许我举一个可能不那么恰当的例子:魔法总是按你认为它会起作用的方式起作用。因此当你使用这门语言时可能会发现、有时都没能达到预期的表达效果。这是因为这个神话体系中有太多不同的拼写形式和拼写规则,真正的关键肯定比所有这些形式要深刻。当然了,(学习旧日支配者的语言时,)人类需要仪式和器物来帮助他们集中精神,有时还不一定成功。但对于旧日支配者以及它们那神一样的大脑而言,这些东西就如同第二天性一般驾轻就熟。」

——Cyber​​angel 

 

「伙计,你该用你的Xaf机器,众所周知,『xaf』在克苏鲁语里的意思是『卷起来、确认、献祭、以及把脑袋搅得稀巴烂。』」

——Cyber​​angel

 

 

 

正文:克苏鲁语词典

 

1、克苏鲁语第一阶 

 

恐怖小说作家HP洛夫克拉夫特和他门徒的作品被众人称为「克苏鲁神话」,这些作品中经常出现一种外星语言的文本,HPL本人并未给该语言命名,但是粉丝将其称作「克苏鲁语(Cthuvian)」。

 

HPL给出了部分文本的翻译,这使我对此萌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学习更多有关克苏鲁语的东西,由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我被这些令人san值爆炸的东西折磨得苦不堪言。好在运气眷顾,下面这部小词典就是我努力的成果了!

 

一个语法小提示:克苏鲁语不像地球语言,并不区分名词、动词、形容词以及其他句子成分,代词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出现。动词只有两种时态:现在时和非现在时,因为克苏鲁语者经历的时间是非线性的。

 

另外,文本翻译一旦脱离了语境,都是瞎jb猜。

 

 

举例:最广为人知的克苏鲁语文本来自于HPL的小说——《克苏鲁的呼唤》。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HPL将其译为:在它的居所拉莱耶,已死的克苏鲁正在梦中等待。

 

如果使用本词典对这句话进行解读,则可以得到一个更加字面意义的翻译:虽死犹梦的克苏鲁,正在它拉莱耶的宫殿中等待着。

 

我们已经把「mg」视为表并列或者转折的前缀,类似于西班牙语中的「sino」。因此「lw’nafh」是一个表示「活着、行动」的动词。所以前半句字面意义上的翻译就是:「克苏鲁虽然已经死了,但却依然活着。」

 

Bloch的克苏鲁语文本:这些文本出自Bloch的《不可名状的婚约》,含有一些有趣的暗示。这些文本均以英语开头、以克苏鲁语结尾,你可能会以为,既然以英语开头,那么翻译起来肯定容易多了,但事实不是这样!

 

They would carry her ulnagr Yuggoth Farnomi ilyaa…

 

我们已经知道Yuggoth是冥王星的意思,「Ulnagr」可能是个介词,但克苏鲁语里似乎没有独立的介词——大多数介词都是隐性的。「agr」听起来很像一个表示位置的后缀「-agl」,由于这篇小说中人类女孩被召唤到了冥王星,所以「uln」是一个表示「呼唤、召唤」的动词。

 

「Farnomi」可能是冥王星上的一个地点,或者某种实体,或者某类实体构成的组织,假设这个词表示的是带走女孩的某个实体,那么「ilyaa」就意味着「期待」或者「等候」。

 

所以这句短语翻译过来就是:「他们会把她从召唤地带到冥王星,在那里,Farnomi正等待着她的到来。」

 

另一个文本则是:

 

Only perception is limited ch’yar ul’nyar shaggornyth……

 

这句话中又出现了「uln」,但这次它并不表示一个地点,而是表示一段时间,这意味着「ch」也是一个动词,涉及到的动作则是「去到冥王星」,因此「 ch」就意味着「旅行,跨越」。

 

「Shaggo」听起来介于「lloigor」和「shoggoth」之间,所以就按照这种思路来进行解读。「Shagg」不同于「shogg」,在小说中,女孩是通过梦境遇袭的,所以「shagg」可能代表着「幻梦境」,「shaggor」不应被视为幻梦境中的住民(如果是住民则应该写作「shaggoth」),所以它应该代表着某些力量的一种化身、或者显现。而最后的后缀「-nyth」则意为「……的仆人」,因此「shaggornyth」的意思是「梦境力量的仆从」,我认为这个「仆从」指的就是「夜魇」。

 

所以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在启程的时刻,在召唤的时刻,只有洞察力被限制,夜魇啊……」

 

我们已经将「shoggoth」定义为「深渊住民」,因此后缀「-oth」指的就是某领域或某地方的原住民,因此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解释「Azathoth」,并将「Azath」定义为「混沌的中央」,但是这个方法却无法帮我们定义「Yog-Soth」。

 

因为「lloigor」是精神力量的意思,因此「lloig」就意为「心智、精神」。

 

这些名字能让我们稍稍窥视一眼旧日支配者的宇宙观,他们赋予不同的世界以不同的名字,地下的世界被称为“shogg”、梦境的世界被称为“shagg”、精神的世界被称为“lloig”,毫无疑问还会有其他词汇和其他世界出现。他们能够任意支配这些世界,即便他们的肉身被禁锢,他们能够通过精神投射和梦境影响他们的仆从、以及精神敏感的人类。

 

德雷斯的《哈斯塔的归来》:现在我们已经做足了准备,可以去解读德雷斯的小说——《哈斯塔的归来》——中的一句短语。

 

Iä Hastur cf’ayak ‘vulgtmm, vugtlagln vulgtmm!

 

(译注:原文为「Iä! Iä! Hastur! Ugh! Ugh! Iä Hastur cf’ ayak ‘vulgtmm, vugtlagln vulgtmm! Ai! Shub-Niggurath! … Hastur—Hastur cf’tagn! Iä! Iä! Hastur!. ..」)

 

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在解读单个词语的意思之前需要先猜一下整个句子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一句为哈斯塔吟颂的祷词,类似于:「和撒那(赞美上帝之语) ,哈斯塔!我们向您献上我们的祝福,我们向您祈祷!」

 

「Ia」其实不需要怎么翻译,它的功能和「和撒那」应该是一样的。(「和撒那」就是阿拉姆语中「荣耀」的意思,对吗?)(玄都注:Hosanna,国内常见作贺三纳,意谓「请你施救」,「请你开恩」,后引伸为单纯的欢呼之语。)

 

我们之前已经见过前缀形式的代词(Y-,表示我、我的),因此前缀c-表示的是第一人称复数,例如「我们、我们的」,这么思考的理由是明显的,因为前缀c-弱化了紧随其后的一个辅音,因此后接动词的动词原形应该是「fhayak」,意为「送出、奉上、献上、置于……面前」。

 

因此「Vulgtm」意为「祷词、祷告」,词尾字母重复表示复数,我们可以猜测「vugtlagln」的意思就是「恳求」或者「回应」。

 

所以字面意义上的翻译就是:「至高无上的哈斯塔啊!我们向您祈祷,也恳求您回应我们的祈祷!」

 

《哈斯塔的归来》中最后一段克苏鲁文本是「Hastur cf’tagn」,这里又出现了前缀c-,并改变了后接动词的常用义,这句短语可以翻译为:「哈斯塔,我们等待着您,我们梦寐以求您的降临。」

 

现在我们更有信心,可以去解读其他的克苏鲁语文本,在普莱斯的《墓碑之下》中,我们有:

 

……mglw’nafh fhthagn-ngah cf’ayak ‘vulgtmm vugtlag’n.

 

这句话可以手动翻译为:「……还活着,在沉睡中蠢蠢欲动,我们向您祈祷,也恳求您回应我们的祈祷。」

 

在林·卡特的《夜之死》中,还有:

 

ph’nglui mgl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thagn.

 

忽略掉一些拼写错误之后,这句话可以翻译成:虽已逝去但并未遗忘,克图格亚(又译克苏加)在北落师门星等待着,向所有人许下死亡的承诺。

 

(译注:克图格亚是德雷斯创造的旧日支配者,形似火焰并被归为火属性,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死敌。)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明白克苏鲁语的性质,书面的克苏鲁语只是对其语音的一个粗糙近似,而且语音也只是这种心灵投射式语言的一个要素而已,这种语言包含图像、知觉、情感、印像,以及其他一切人脑可以感受的东西;而人脑所能感受的一切则可能只是旧日支配者感官中的一小部分。

 

在更低一些的范畴上,这种含义的损失发生在任何一种书面语言上,例如书面英语就失去了强调语气、声调以及语境之间的细微差别。我们之所以能够将书面语言恢复为口语,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使用口语对话,但是对克苏鲁语来说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又有两段额外的克苏鲁语文本,出自威尔伯的兄弟之口:

 

ygnaiih … ygnaiih … thflthkh’ngha … Yog-Sothoth … y’bthnk .. h’ehye-n’grkdl’lh.

 

考虑到他接下来、同时也是最后的话语(救命!父亲!),我们可以假设「ygnaiih」意为「父亲」,很有可能是「我的父亲」,按照同样的思路。「thflthkh’ngha」可能是一种寻求帮助的哭号,Yog-Sothoth很显然是他父亲的名字。

 

如果我们猜想首字母Y表示所有格,例如「ygnaiih」,那么「y’bthnk」就可能是「我的身体」或者「我的精神」的意思,因为威尔伯的兄弟处在驱魔阵法的中心,因此「h’ehye-n’grkdl’lh」的意思就可能是「开始消散」。因此整句话的意思就可能是:「父亲,父亲,救救我!犹格·索托斯,我的身体……正在消散!」

 

最后是出自威尔伯·沃特雷之口的一段克苏鲁语文本:

 

n’gai, n’gha’ghaa, bugg-shoggog, y’hah, Yog-Sothoth.

 

鉴于当时的情形,这句话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诅咒而非祈祷,由于有词根「shogg」的帮助,「shoggoth」的意思可以理解为「深渊中的生物」。这些话的意思组合起来就是:「死,都去死!修格斯都去死吧!阿门,犹格·索托斯在上!」

 

拉姆齐·坎贝尔《Moon-Lens》:在拉姆齐·坎贝尔的《Moon-Lens》中,有这样一段文本:

 

gof’nn hupadgh Shub-Niggurath.

 

这句话的翻译是「黑山羊的子嗣」,因此「gof’nn」自然就等同于「子嗣」或者「孩子」,「hupadgh」即为「来自、属于」或者「生于……」的意思。

 

约翰·布伦纳的《有关即将出版的平装本阿卜杜尔·阿尔哈萨德的「死灵之书」》:在约翰·布伦纳的这篇文章中,还有一段有趣的克苏鲁语文本:

 

llllll-nglui, nnnn-lagl, fhtagn-ngah, ai Yog-Sothoth!

 

这句话的字面翻译是:「犹格·索托斯是门扉上的潜伏者。」我们可以看到这句话跟《克苏鲁的呼唤》中的文本有一定相似之处,我们能够从中获得一些线索。

 

首先是对「nglui」的解释,我们已经知道「ph’nglui」是「死亡」的意思,如果我们将「llllll-nglui」等同于「在门扉处」的话,那么「nglui」应该就是「门扉」的意思。由于「llllll-nglui」和「ph’nglui」均在「nglui」前面加了介词性质的前缀,所以「llll-」应该是「在…..」,而「ph」则应该是「超越……的」。

 

不过要注意,「ph’nglui」只是对我们人类所理解的死亡概念的一个比喻,我们知道克苏鲁语者(即旧日支配者们)是不可能死的,他们只是「跨过界限」进入另一种现实,换句话说也就是「跨越门扉」。

 

其次是「agl」的解释,我们知道「wgah’nagl」的意思是「……的居所」。所以「nnnn-lagl」对应的是「潜伏者」,因此后缀「-agl」的意思就是「地方」,它接在动词后面、通过改变动词形式的方式指明动作发生在特定的地点。因此「Wgah’n」意为「生活、居住」,「nnnn-l」则意为「守望、保护、看管」。

 

然后我们来看「fhtagn-ngah」。字符「ngah」通过某种方式加强了「fhtagn」的语气,这与犹格·索托斯门扉潜伏者的身份相符合。至于「ng-」的词源,我本来想晚点再给出,但是我们假设这是一个连接两个先后动作的连词,就像英语中的「and then」,那么另一个语素「-ah」应该就是紧跟在「fhtagn」之后的动作。作为潜伏在门扉之后的人,犹格·索托斯可以任意处置任何跨越门扉而来的人,因此「ah」可能涵盖了许多不同的动作,而且还包括该动作在特定情境下的视觉呈现,要记得,克苏鲁语是一种心灵投射式语言,书面语只是它的表达形式之一。另一方面,「ah」可能代表着各种动作的泛称,就像英语中的「do」。

 

最后一个需要解释的是「ai」,由于缺乏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们只能猜测它是一种连词,负责将各种不同的性质联结到一个共同的主体上。

 

因此,上面这句话更加字面化的翻译是:它在门扉处守望着,等待并招呼我们,它就是犹格·索托斯。

 

一个有关拼写的通用建议:如果你仔细复习我挖掘出的这些克苏鲁语文本,会发现有些地方前后拼写不一致,对于一种非罗曼语来说,这实在是大惊小怪,你知道怎么拼卡扎菲吗?

 

一个发音小建议:有人提到克苏鲁语中「H」的发音与盖尔语中「H」的发音是一致的,在盖尔语中,如果H跟在一个辅音后面,就会弱化这个辅音而非发成二者的结合音。举个例子,在盖尔语中「BH」的发音类似于英语中的「V」,但盖尔语的字母表中并没有「V」;而在英语里,「TH」的发音既不像「T」也不像「H」,是一个与二者均不相同的音。因此我认为,当克苏鲁语中「H」跟在一个辅音后时,它应该发成一个喉音,例如「PH」不应发成「P」,而是在喉咙深处发出「P」的音,要照着窒息的感觉去读。

 

 

 

2、克苏鲁语第二阶

 

好了,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继续进行克苏鲁语计划的第二阶段了。当这个阶段完成的时候,每个人都将学会我们主人的语言,而他们也将开始他们永世不竭的统治。Ia!

 

话不多说,让我们继续进行克苏鲁语文本的分析。

 

佩雷兹的《同类》:在佩雷兹(Perez)的《同类》(The Likeness)中,有这样一段克苏鲁语。

 

Ia! Vthyarilops! Ut ftaghu wk’hmr Vthyarilops! Ia! Ia!

 

小说中,一位纹身艺术家一边把一只怪物图案纹到一位女士身上,一边吟诵着这句话。而且纹身完成后的样子非常令人不适。

 

短词「Ut」似乎是一个重要的发语词,与之对应的是作为咒语终结词的「uaaah」。

 

「Ftaghu」意为「皮肤」(对于那些无定型的生物来说可以译为「边界」)。

 

「wk’hmr」则表示「转化为……」或者「浸染、附加、拥有……」

 

因此上面这句话可以翻译为:「听啊!维斯亚里洛普斯,我呼唤你!披上这皮囊,化身成维斯亚里洛普斯吧!听啊!」

 

(译注:Vthyarilops是被称为「海星之神」的旧日支配者,是一个形似海星却长着触手、脊柱的生物,身上布满蓝色的眼睛以及长着獠牙的嘴巴。)

 

格拉斯比的《重返伊哈-恩斯雷》:这部小说里,一位小男孩在精神错乱中说出了下面这段话,不久后男孩就变成了深潜者,由于文本中牵涉到大衮,所以很难产生歧义。

 

Shtunggli grah’nn fhhui Y’ha-nthlei vra Dagon chtenff.

 

让我们从「grah’nn」开始,双字母结尾表示这是一个复数形式,此时男孩还没有成为深潜者,但他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因此这个词很可能代表的是「失落者」 、「潜在仆从」甚至「幼虫」等含义。

 

然后是「shtunggli」,这个词可能是「通知」或者「接触」的意思,指的可能是人类转化为深潜者的早期阶段,在这个阶段某些人类可能会对克苏鲁语者的心灵投射更加敏感,从而被选中成为转化者。这也说明深潜者很可能是周期性地(甚至是持续不断地)广播这条消息,就像是召唤迷失同类归航的信标。

 

「Fhhui」实际上才是整句话实际意义的开始,它的意思很可能是「考虑」或者「准备」。

 

一旦人类成为深潜者并进入伊哈-恩斯雷,我们可以猜想这个人将会「vra」(与……为伍,成为……的一员) 大衮的「chtenff 」(兄弟会,社会)。(即「成为大衮治下的一员」。)

 

所以整句话可以翻译为:「我昭告我们的迷失的同胞:做好准备回到伊哈-恩斯雷、并成为大衮的孩子吧。」

 

或者翻译成:「所有的幼体们!速来伊哈-恩斯雷,大衮期待着你们的融入!」

 

(译注:伊哈-恩斯雷是著名的深潜者之城,离印斯茅斯镇非常近。)

 

库特勒的《塞勒姆镇恐怖事件》:话不多说,直接上文本。

 

Ya na kadishtu nilgh’ri

stell’bsna kn’aa Nyogtha

k’yarnak phlegethor

 

之前我们认为克苏鲁语中是没有代词的,但事实证明克苏鲁语中的代词都是假定的,就像西班牙语一样,但你可以用它们来表达强调语气、规避歧义的出现、甚至用来押韵。上面这几句都是祷词,祈祷者在提到自己的时候均使用了非常谦卑的口吻。

 

要记得前缀「Y-」表示的是第一人称所有格,因此「ya」就是代词「我」的意思。

 

对于「Na」来说,我认为它是「nafl」的简写,或者说是另一种与「nafl」同意的方言,它的意思是「不,非」。

 

从小说中的语境来看,「Kadishtu」应该是「知道」或者「理解」的意思。

 

「Nilgh’ri」可能是「一切」和「万物」的意思,不过这样一来文本第一行的意思就有点模糊了,但是在解读心灵投射语言的过程中,歧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完整的心灵投射克苏鲁语文本。所以第一行可以翻译成:「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并非什么都知道」或者「我一点都不知道」。

 

「Stell’bsna」的意思是「询问、要求」以及「请求」,注意这个词和「vultlagln(哀求、乞求)」不一样,后者包含一种用某些祭品换来某些利益的含义。

 

「Kn’a」很明显是「问题」的意思,Nyogtha我们大家都认识,因此第二行的意思就是:我Nyogtha提问。

 

「K’yarnak」的意思是「分享」或者「交换」。

 

根据「Phlegetho」的后缀来看,它应该是某种来自其他领域的化身,在这句话里提及的应该是信息领域,我们只能假定「phlegeth」是某种由纯数据构成的维度,或者说「赛博空间」。所以说如果你下次在刷机核的时候突然遭遇时空漩涡或者巨大触手,千万别大惊小怪。

 

所以三句话的总翻译如下所示,译文尽量做到押同一个尾韵:

 

我一无所知

我向尼约格达发问

分享我们所思。

 

(译注:Nyogtha,中文译名为「尼约格达」,是被称为「黑暗住民」、「不应存在之物」、「猩红深渊的狩猎者」的旧日支配者,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之一,上文提到的库特勒的《塞勒姆镇恐怖事件》就是尼约格达的初次登场,小说中的尼约格达状似一团如墨的黑影。)

 

布莱恩·鲁姆利的《地下洞穴》:现在我们来看看鲁姆利作品中的克苏鲁语文本,使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哪怕稍微错一点,这些外神可不是闹着玩的。

 

Ya na kadishtu nilgh’ri stell’bsna Nyogtha,

K’yarnak phlegethor l’ebumna syha’h n’ghft,

Ya hai kadishtu ep r’luh-eeh Nyogtha eeh,

s’uhn-ngh athg li’hee orr’e syha’h.

 

我们可以看出,前面一行半是直接copy自库特勒的《塞勒姆镇恐怖事件》,它们的翻译我们已经给出了,那就是:我一无所知/我向尼约格达发问/分享我们所思。

 

至于剩下的部分……

 

前缀「l-」的意思可能是「除了、在……旁」,Nyogtha我们已经认识了,「ebumna」的意思是「深渊、矿坑」,但文本中指的是那种深渊呢?「Syha’h」的意思是「永恒」,「n’ghft」与「n’gha」(死亡)有关联,很可能是「黑暗」的意思。

 

我们已经知道「Ya」是「我」的意思,「kadishtu」是「知道」和「理解」意思,在与尼约格达「分享所思」之后,我相信作者想说的应该是「现在我知道了」。

 

「Ep」这个词非常有趣,就像是一个特别想要听清每个重要音节的听录员突然打了个嗝。不过这个词既然与「hai」连用,因此我猜它的意思可能是「此时此刻」,尤其用在那些前因发生一段时间后、后果再发生的情况下。

 

根据之前的解释,「Eeh」是「答案」的意思,尽管末尾的「H」有可能表示需要进行变音,甚至有可能是某种同位语标志。

 

「R’luh」的意思是「秘密的」或者「隐藏的」,由于这个词与R’lyeh相似,因此「拉莱耶」的含义本身就可能是「秘密之城」或「隐秘之城」的意思。

 

「R’luh-eeh」的意思是「秘密的知识」或者「禁忌的学说」,但仅仅指那种传授给某人、而非好奇者从源头强行夺取或者搜刮得到的「禁忌知识」。

 

「S’uhn-ngh」含有词根「ngh(黑暗)」,所以我们可以将「s’uhn」看成是「协议」或者「契约」,紧随其后的「athg」自然应该是「签署」或者「抵押」的意思,「li’hee」意为「以……作为惩罚」或者「用……回应」,「orr’e」的意思是「灵魂」或者「精神」(对应于「bthnk」[身体]或者「lloig」[心智])。

 

因此字面上的翻译即为:

 

我一无所知

我向尼约格达发问

我们于永恒黑暗的深渊旁边

交换知识(赛博空间之力)

此时此刻我才知晓尼约格达告诉我的秘辛

我签下这份罪恶的契约,并报之以我永远的灵魂

 

如果要之前那样稍微押点韵的话:

 

我一无所知

我向尼约格达发问

我们于最黑暗的深渊旁交换所思

如今我知晓了尼约格达传授于我的新知

我用我不朽的灵魂,签下这黑暗的契约一纸

 

洛夫克拉夫特的《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又回到这位老绅士的小说了,你可能会认为他作品中的克苏鲁语文本是比较简单的。

 

Y’ai ‘ng’ngah, Yog-Sothoth h’ee – l’geb f’ai throdog uaaah.

 

这是我们目前为止遇见的第一句咒语(之前的多为祷词)!我们知道「Y」意为「我的」,「ai」意为「说」或者「呼唤」,「ng」是连词「然后、紧接着」的意思,重复两次表示强调,「ah」是动作泛称,前缀「H-」表示「它的」,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合理,然后「ee」表示动词「回答」的意思。

 

「L」是前置介词「除了、在……旁边」的意思,「geb」的意思是「此处」,因此「l’geb」应该是「附近的意思」,前缀「F -」意为「他们的」,最后剩下的「throd」是「战栗、颤抖」的意思,后缀「-og」表示强调。

 

所以译文就是:我呼唤,然后做出(仪式?手势),犹格·索托斯回应了我,我周围的一切开始哭号、颤抖。

 

词语「uaaah」是整个咒语的结尾词,也是完成词,可能是因为这个词能够用声音或者某种精神力量震慑施法者周围的人。

 

由于克苏鲁语是一种心灵投射式语言,因此要完成咒语除了语音之外还有许多要素,光把咒语说出来是无法使咒语生效的,你必须用特定的思想将其投射出去,一个很有心的CoC带团人很喜欢把这句咒语写在游戏文案里,并假设这句咒语已经失传。

 

这个故事中还有一句反制咒语:

 

ogthrod ai’f geb’l – ee’h Yog-Sothoth ‘ngah’ng ai’y zhro.

 

注意这句咒语跟上面那句几乎一致,只不过是反着写的,这是一种典型的取消魔法的思路,据传中世纪的巫师们会把对上帝的祷文倒着念。结尾词「zhro」同样是反咒语的结尾词和完成词。

 

 

 

 

 

后记:

 

正如导语中所说,原贴是对一个不断更新的帖子的总结帖,因此在译成完整文章时略去了原贴每次更新时的寒暄和回顾,对部分顺序也有调整。

 

另外,原帖中还涉及很多原作者对于克苏鲁神话宇宙观的讨论,以及原作者与其他人争论某些二设作品中的原创语言是否属于克苏鲁语的内容。

 

由于这些二设作品在国内克苏鲁爱好者中明显地不具备阅读基础,因此就算翻译过来也不具备讨论价值,所以这两部分内容也省去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点击导语中的链接,去原帖中阅读相关内容。

 

但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原作者不认同这些二设作品中的原创语言是克苏鲁语,但他依然对这些语言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工作,非常之认真勤恳,希望有能力的读者能去原帖中读一读相关部分,想必一定会受益匪浅!

0条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