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中启示 – 猪头老人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un 20, 2022  

猪头老人

 

作者:大冢宰

2022年5月8日是一切诡秘事件的开端,在这个被乌云笼罩的夜晚,世界上所有人都陷入了同一场梦境,一个来自亘古长河的猪头老人带来了某些启示。于是第二日清晨,人们在彼此交谈中发现了这桩怪事,害怕、兴奋、急躁、悲伤,各种情绪充斥在社会流言中。我是这桩灵异事件的幸存者,当晚我没有梦见这个老人,但是由于整个事情是群体性的,我不得不被迫关注并受其影响。我相信很多人在梦境过后会忘掉梦中经历,只能记忆起一个模糊的轮廓,因此我并不排除自己也可能梦到过他,只是遗忘了而已。或许也有一些人没有梦到过他吧,这种概率总归是有的。但是当我的弟弟郑辽找到我,将他的梦境与我详细说明时,我发誓我原先的认知是错误的,盲目使我忽略了其中一些关键的细节。

5月10日,猪头老人事件已经开始发酵,互联网上产生了某种宗教性的传播狂热,很多人开始发声并制造视频,将脆弱的科学痛批的体无完肤,外星人、归一者、神仙一类的词汇爆炸式增长。当天中午,郑辽来我家找我,他想询问我关于梦境的看法,当得知我并未做梦时,“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句话在他口中不断嘟囔着,汗水从他不太茂密的额头上沁着。我不知他为何感到如此不可思议,他则迫切的极力向我分享自己的做梦经历,并不断提醒我,猪头老人的启示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郑辽描述的梦境是这样的:在熟睡后,他首先感觉到了一阵邪恶的寒意,血液里仿佛被注入冷凝剂一样的东西,使他的身体不断颤抖,这样的情况持续了约三五分钟。之后,他会在梦境中“惊醒”,他能感知到自己在做梦,但是却并无打破这梦境的欲望,周围是逼仄又模糊的薄雾,他不由得站起了身。时间和空间感逐渐消失了,他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的出现在空间隧道中,有无数条线性的白光在四周穿过,风声、雨声、轻薄的雷声交织出现,但是并不骇人。时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诡异颜色的光会在眼前不断闪耀,这种颜色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它与现实世界中人类能感知到的任何一种色彩都不相同,似乎是一种波纹的叠加,让人感到非常舒适、陷入沉迷。眨眼间,那个猪头老人出现了,他伫立在一片草原的中央,他的四周有漂浮着的藤蔓与鲜花缠绕出的几何体,与此同时,一股暖意会从脚下冲上头顶并在全身循环乱窜。说到这里,郑辽的语言有些迟钝,他试图回忆起那种奇特的感觉,但是我觉察到他使用的词汇是贫乏的,以至于忽略了无数应当观察到的琐碎。他继续开始述说:猪头老人是一个身形佝偻,却很有威仪和圣洁感的人,他穿着一身浅蓝色丝绸长袍,硕大的头颅是野猪的样子。猪头老人说话的时候,嘴不会动,而是从略带潮湿的鼻孔中喷射出一些气体,几乎同时,面对者的脑海中就会浮出他的话。猪头老人说出了三条启示:第一,人类将在不久发生无可挽回的灾祸,地球上的无数生灵即将受难;第二,梦境是现实高维的折射,真实才是虚妄的幻觉,人类可以通过梦境与古神穹隆沟通;第三,我将于人群之中寻找一个藏匿秘密的人。说完,猪头老人背后慢慢升起了一轮红日,如同晚霞一般牢牢抓住面对者的双眼,在一片血红的照耀下,睡梦者从梦中醒来。这样的梦境太过荒谬和怪诞,起先,我只是倾向于这是曼德拉效应,一个被编造的都市传说在不同人口中不断流传与创造,但是随着郑辽具体详实的讲述,不得不说我犹豫了,这样的场景只有亲身体验过才能形容的出。在无垠的宇宙星河中,远古的时间沙漏里,总会存在着令人痴狂的隐秘,我相信人类的智慧是有盲点和边界的,面对更高级的问题我们只会茫然失措。但是我没有料到混乱来得过于突然,以至于人类毫无准备,陷入疯狂。整个5月份,我所在的帕清市如同进入噩梦一般,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人们的精神和体力几乎透支殆尽,不断有人出现五官感觉的丧失,人们会在梦境中反复听到某种怪兽的低语与呻吟,这种声音让人精神紧张、神经衰弱。一些害过脑类疾病的人也在这段时间复发率奇高,疯癫致死和自杀死亡的数字不断增加。人们仿佛进入了苦厄的中世纪,无法查明的病毒使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不断加深,暴力与及时行乐正在吞噬着这个文明的都市。货物奇缺、能源枯竭,种族主义的温床也重新盛行开来,消失的贫民窟再一次出现在街角。我切实感到了一阵恐惧与茫然,因为新闻中已经开始渲染出冷战的气氛,导弹危机重新降临,末日时钟的指针恐不久将抵达12时。这个该死的世界正在发,一切向着猪头老人的预言发展着。与此同时,猪头老人口中的穹隆也成为了人们寻求希望的最后一把钥匙,人们从各种历史文献中寻找答案,只希望求得只言片语的线索。他们从太平洋考到撒哈拉,从南北极找寻到喜马拉雅,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巫毒教、撒旦教,如此等等,在地球上出现过的神秘古怪、英雄神话,都成为了值得研究的素材。大数据也发挥到了极致的计算效率,不久,便有人在网上上传了一本公元130年的东汉残破帛书,上面绘制了四个猪头人身跪像的图画,画面下方有“无面、无心、无四肢,穹隆至也”这一段没有来由的文字。再不久,又有人检索到,在西班牙的一处远古洞穴里,有一幅尼安德特人的壁画,上面绘制了形似猪头老人的神祗,并配有译为“古神仆人”的古怪符号。这些证据更加使人相信梦境中的预言是真实的,与穹隆沟通逐渐演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无数盲从的人参与其中,帕清市几乎陷入了瘫痪的状态。对我来说,没有梦到猪头老人这件秘密早已经泄露在外,那段时间我非常害怕自己遭受到这代浩劫的波及。于是我驱车来到了母亲曾生活过的乡村,那里有一间环境僻静、人烟稀少的小屋,我屯好粮食和生活物资,紧闭房门,开始了简单朴素的生活。即使是白天,我也会合上窗帘,以免与人接触,我尽可能做到谨小慎微。但即便如此,我仍感到有无数目光正在试图观察着我的生活,我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和跟踪。

4.3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