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三流童话作家和他的小读者

作者:转述者 更新: Jul 12, 2021  

呼,呼,呼……
尽管肺部犹如炸裂般作痛,全身肌肉骨骼也都发出劳累的悲鸣,还有躲闪不急的树枝在我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然而娇生惯养的我此时却全然不顾,手脚并用没命地向密林深处逃去。因为稍有迟疑,前面的副词“没命”便会变成现实。

身后传来人濒死般的惨叫,犹如利刺般戳入耳膜,让我不自觉地再次加速。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一个三流小说家的交流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真是讽刺,此时的遭遇简直就是三流小说家的三流剧情!
一切都要从一天前说起,从我满怀期待拉开交流会所在宅邸的大门开始……

来到基督堂学院已有六年,我逐渐适应了这个比拉格比公学大得多也友善得多的地方。虽然在失去了家里的资金补贴后生活稍显拮据,但在通俗杂志上写连载小说的稿费也够用了。啊……我知道那些文字怎么看都是三流作家的产物—毫无逻辑的“刺激”情节、除了蛮勇一无所有的男主角和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女主角、打斗和隐晦的情爱描写以外的部分全都一笔带过……但这就是大众喜欢的,因此也是出版商喜欢的,因此我就得写这些破烂,明白了吗?好在我从数学系学生变成教师后,就不必为生活所迫制造垃圾了。

不过我还是想写出点真正的好作品的。虽然勉勉强强算是数学家,但我的文学天赋可一点不差。只是前些年迎合那些市民口味的创作经历大概让灵感溜走了。也正因如此,今天看见利德尔先生张贴在布告栏上的告示时我才会动心。

“诚邀所有喜爱故事创作的年轻人参加明日的交流会,地点为本人的居所,我的小女儿想要更多的童话。

–亨利·利德尔于1856年4月4日”

利德尔先生原来是威斯敏斯特学院的院长,最近被任命为基督堂的主任牧师,全家便迁居到了牛津。他有个可爱的女儿,据说才四岁–这样的读者不会有成年市民那种种肮脏的欲望,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不过,童话……文学院的家伙们想必是不屑于创作这类“给小孩子看”的作品的吧,所以利德尔先生才会发告示请人参会,说到底找到的也只能是我这种业余的三流作家呢。为了女儿的童年读物特意召开面向全牛津的交流会,利德尔先生可真是个好父亲……未免也太夸张了点?

第二天清晨,我把自己打理妥当后便动身前往利德尔先生家。那是一座坐落于黑丁顿山密林中的哥特式建筑,早晨的阳光也无力突破层层树叶与晨雾的封锁,让这牧师的居所沐浴神恩。但只要有一颗虔诚善良的心,就能给女儿美好的童年吧。

大门没有关严,从里面传来了阵阵说话声,听上去年纪都不大。推门而入,果然看见有六个学生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他们似乎都很投入,以至于没人注意到我的出现。庆幸着又避免了一次尴尬的社交,我开始观察这幢建筑的内饰:

大厅设计十分开阔,空间感与教堂无二。可能是考虑到森林里没什么光线,干脆就没留一扇窗户,照明全凭密布四周的烛台。墙上没有挂画,纹饰也只是棕黄背景上一些复杂交织的黑色线条,有些让人晕眩。尽头有一扇瑰美的大门,两侧的楼梯通向主人一家与仆役们的卧室。

突然响起了钟声,浑厚而宏大,一共九次,对于住宅来说声音似乎太大了点。在这不见天日的室内,判断时间也只能靠它了吧。利德尔先生紧跟着钟声出现在楼梯上,面带博爱深邃的微笑,衣着与平日的修士袍略有不同,加上了很多精致得甚至可以说是妖异的金色纹饰,与墙壁上的线条交相呼应,倒也别有美感。

“欢迎光临寒舍,诸位作家先生。”他在下楼时开口道,语气亲切中透出一丝尊贵。旁边的几位年轻人看上去和他很熟,嬉笑着回应了这半玩笑性质的问候。糟……如果其他人都认识利德尔先生,我在这里应该会显得很尴尬吧。

偏过头打量着那边的年轻人,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的衣着风格与利德尔先生十分相似,黑色的学士服上勾勒出几条银白的线,自下往上逐渐增多,最后几乎是完全缠绕了领口。相比而言主人的服饰更加华丽与引人注目,不过二者都和墙上的纹理十分契合。我看上去倒像唯一的客人了,纯黑的教士袍与他们,也与这里格格不入,就像一碗意大利面被挖走一块整齐的正方形后留下的空缺。

利德尔先生也察觉到了我这个不和谐的存在,他转过身向我致意:“道奇森先生,没想到您也对写作感兴趣。”“只能算是三流的爱好者吧,这几位是?”我指向旁边的学生。“他们是我以前的学生,因为都对童话感兴趣所以经常来往。今天是我转院后第一次举办活动,也是第一个面向全校的交流会。老实说只有这么点人有些让我失望,不过您想必能为我带来惊喜吧。”说话时,他已走到了我身边。近看他那张笑脸,似乎给人一种万年不变的古怪感。“这几天学生大概都在备考,也只有我这种游手好闲的老师才有空参会吧。”我回应道,“您似乎在收集童话?”“是的,爱丽丝她很喜欢。”谈及女儿,他的笑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变化。不过那不像父爱的厚重亲切,反而倒像是……崇拜?或许是神职人员的本能吧。说起来,四岁的女孩真的能读童话吗?不过多管闲事不是我的作风,我也就没有再问。旁边那几个年轻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关心这边,看上去正沉醉于和同伴的讨论中。“对了,道奇森先生,您有没有兴趣参观我的藏书室?”利德尔先生的声音再次响起。“藏书室?”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见状,利德尔先生解释道:“所有受邀参加交流会的作家都可以随意使用我的私人藏书室,你一定可以在其中找到灵感的。”院长的私人藏书?这对我而言确是不小的诱惑。仅仅是写点童话就能获得这么一个机会,真是意外之喜。“不胜荣幸。”我急忙回应,他于是朝前走去:“那么,请随我来。”拿出一把做工精美的银色钥匙,打开了正前方那扇大门。

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异香,映入眼帘的是堆叠如山的书籍。利德尔先生点燃了壁灯,将我带入室内后便关上门出去了。我也乐得独自搜寻这片未知海洋中的秘辛,便借着火光四下摸索:

《伊利亚特》、《特拜战记》……都是广为流传的故事了;《纯粹理性批判》、《法哲学原理》……是好书,但写童话的时候不太适合看;《所罗门之匙》《罗洁爱尔之书》……牧师收集这种书真的没问题吗?嗯,这本……我从书山里小心翼翼地抽出一部破败不堪的古籍。书的封面早已磨损,只有“启示录”与“十二”两词依稀可辨。材质是普通的莎草纸,笔迹也十分潦草,看得出抄录者的慌乱。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许多字迹均已磨损,我只能从只言片语推测其内容。不过这项工作并没有使我感到厌烦,探寻秘密正是我的爱好。在这隐蔽的监牢中,浑浊火光的照耀下,我独自破解着这本秘典。

书中提到了一个人的梦,一些上古时代原始崇拜的神明形象,还有沉睡的城市什么的,不过都因破损严重使我不能获知细节。我终于找到尚可辨认的一页,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轻声念出了那些文字:“在地下的黑暗中越过一道深渊,一条通道通向一面用巨大砖块垒成的墙,在墙的那边站着█████,等待着那些黑暗时代的衣衫褴褛的盲目者来侍奉他。”“他”,看上去是一个古老的邪神,不过名字已模糊不清。“他已经在墙那边沉睡了无数世纪,那些从墙上爬过来的人匆匆地跨过他的身体,却不得知他就是█████。”仍然不可辨认,就像是被故意抹掉的。“但当他的名字被提起或念出时,他就现身接受祭拜或吃人,并且占有那些被他吃掉的人的神和形。因为那些读到过邪恶,并在他们的脑海中搜寻过它的人会唤起邪恶。”好吧,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要擦除这个名字了,不过这的确是个创作童话的好点子。

后面的文字像是被另外的人加上去的,笔迹更加扭曲和张扬,简直就像是在烈火中起舞的恶鬼:“所以,愿伊戈罗纳克重新漫步于人间,等待着地球被净化。 ”“Y’GOLONAC!”我终于找到了“他”的名字,并且,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将其以一种奇异的音调诵出。

“叔叔?”稚嫩的童声把我从古籍与疯狂中惊醒。回头看见的是一个穿着蓝白连衣裙的金发幼女。她应该就是爱丽丝吧。我这么想着,忙把手中的书藏进书堆–这种东西可不能让小孩子看见。

“叔叔,你是爸爸叫来的鸡丝吗?”这孩子,是想说“教师”吧。利德尔先生可没给我提过这件事,不过给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当老师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就先答应下来了吧。“是啊,我是你的新老师,你可以叫我道奇森先生。”“唔……不是老师,是脚丝。”小姑娘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所以你就是啦,那快一起去吃饭吧!爱丽丝刚才很饿,来的路上吃了点东西就不饿了,但是还是想吃好吃的!”

我答应着,带着她从藏书室里出来。关门的时候似乎闻到了一股腥臭味,大概是里面的香气太浓把鼻子熏坏了吧,我也就没有多想。这时钟声再次响起,十二下,是午餐的时间了。

午餐是在正厅举行的。那几个年轻人坐在一起,利德尔先生和女儿坐在一起。我正犹豫该坐哪里,爱丽丝就把我拉到她身边的座位上。“看来爱丽丝很喜欢您。”利德尔先生笑着对我说道。“我也很喜欢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回应到,顺手帮爱丽丝拿了几块糕点。“那么,您愿意为她做些事情吗?”是指当家庭教师的事吧,“当然,您女儿已经告诉我了。”“是吗,看来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呢。”利德尔先生看来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而爱丽丝仍在试图抢走我盘子里的牛排。

下午我没有去藏书室,而是给爱丽丝讲了许多故事。虽然都是广为流传的童话,但她仍听得津津有味,还说要把它们都记下来加上自己写的结尾。看着如此可爱的女孩,我下决心要为她写一部好童话。

晚餐时间,我们围坐在一张圆桌旁。爱丽丝还缠着我讲故事,利德尔先生看上去也很高兴,万年不变的笑容带上了一丝暖色。“爱丽丝……真的是爱丽丝……”他低声呢喃着。晚餐的气氛大体上十分和谐,就是我正对面的那个学生总是直勾勾地盯着我,有些让人不舒服。

吃完晚饭利德尔先生就领我去了二楼的一间休息室。爱丽丝也想跟来,但被利德尔先生劝回去了。我找来纸笔,便开始写童话了。不知为何,写作时藏书室中那篇“启示录”中的语句却总是在我的脑海里奔涌,笔下的世界也因此变得滑稽荒诞起来。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我也想知道。算了,看样子今天是写不出好桥段了。我放下笔,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被夜色围绕,我仍不得安宁。扭曲的字迹、怪诞的描述和那个似乎有无限吸引力的名字几乎占据了我的脑海。

“爱丽丝……”一个声音在低语。

可恶,这是怎么了?

“爱丽丝……”它逐渐清晰。

为什么老是想到她?

“爱丽丝……”似乎在催促着什么。

快停下快停下快停下!

“爱丽丝……”近在耳畔,直入脑海。

不…不……不要,不要爱丽丝!不是爱丽丝!

“Y’GOLONAC!!”那声音开始嘶吼,几乎刺破了我的耳膜。

我感到了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支配着我,向那个藏书室走去。门没锁,我推门而入,那几个年轻人也在。他们蜷缩着,围成一圈,中间是那本“启示录”。我想离开,我想逃走,但我的意识已无限脆弱。我只能看着自己靠近,看着自己拾起那本书,在他们的环绕下将其打开,径直翻到那一页,无比虔诚地准备朗诵。

“铛…铛…铛……”钟声响起,十二下,是午夜的钟声。跪伏的几人似乎更加激动,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终于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睛,目光投向了手中的书页–

快跑!!!”不是那诡异的颂词,取而代之的是一手漂亮的字迹写下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词语。我在那一瞬间重获了身体的控制权,无暇思考,夺门而出,我穿过正厅,冲入门前的密林。

呼,呼,呼……
尽管肺部犹如炸裂般作痛,全身肌肉骨骼也都发出劳累的悲鸣,还有躲闪不急的树枝在我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然而娇生惯养的我此时却全然不顾,手脚并用没命地向密林深处逃去。因为稍有迟疑,前面的副词“没命”便会变成现实。

身后有那几个曾经的“学生”穷追不舍,我十分确定,他们已经不是了。他们惨叫着,哀嚎着,声音没入了浓重的夜色。真是讽刺,我一向瞧不起的荒诞剧情,此刻竟在我身上确确实实地发生了。前一天还在城堡中和可爱的公主共享晚餐,现在就和一群浮肿的无头怪物在密林中上演追逐游戏。唯一不同的是故事中的骑士游刃有余,我却感觉随时都可能倒下。

我跑出来了,我活下来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在密林中的记忆似乎被抹除了,不过我想就算能清晰地回想起事情的全貌,以我的文笔和精神状态大概也不能将其写下。

……

已经过去三天了,就在我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甚至开始暗示自己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时,我收到了利德尔先生的一封信:

“致道奇森先生:

近来可好?爱丽丝很想你呢。三天前待客不周,还望见谅。给你写下那么可怕的留言害你吓跑,事后爱丽丝可是狠狠对我发了一阵脾气。还好她上午吃了点主菜,您又为她留下了那么引人入胜的童话,不然我恐怕会被她砍头吧。

您谦卑的利德尔

另:随信附上爱丽丝续写的结尾,她可真棒,不是吗?”

我似乎又被那晚奇异的力量支配,拿出信封里的另一张纸–尽管我知道那上面绝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开始翻阅:

《小红帽》:她从狼腹中爬出,嘴边沾满奶奶的鲜血。

《卖火柴的小女孩》:火星是不够撑过寒冷的冬夜的……但是点燃旁边的房子,足够了吧。

《白雪公主》:她终于得到了母后的镜子,不过,为什么不是自己的脸?……她终于从里面看见了自己。

《长发公主》:那一头秀发吸引了无数男人聚集在高塔下–现在,我才是王。

《人鱼公主》:无法上岸与心爱的王子相见,那就让他的皇宫沉没于深海吧。

《灰姑娘》:为什么会有压迫呢……仙女圣母啊,请让我成为唯一的统治者吧,只要所有人都是贱民不就能做到平等了吗……

爱丽丝伊戈罗纳克梦游仙境》: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看看你的手不就知道了吗,祭司先生。

我抬起手,目光却似在躲闪着什么。将它慢慢逼近我的脸庞,迫使我睁开眼睛,我看见的绝不是手–那是在深渊般的裂缝中蠕动的,锐利的牙齿啊。

5 18 投票数
文章评分
7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门禁
成员
19 天 前
回复给  转述者

阿p原来你的xp是这个(

应苍苔
18 天 前
回复给  转述者

是萝莉控,逮捕了!

门禁
成员
19 天 前
回复给  转述者

阿p原来你的xp是这个(

应苍苔
18 天 前
回复给  转述者

是萝莉控,逮捕了!

门禁
成员
19 天 前

佬——————

座山客
19 天 前

很棒

猫与咖啡
19 天 前

《blacksouls》(滑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