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白日梦

作者:秧歌 更新: Jul 12, 2021  

呼,呼,呼。。。
尽管肺部犹如炸裂般的疼痛,全身所有肌肉骨骼都发出劳累的悲鸣,躲闪不急的树枝在我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然而娇生惯养的我此时却全然不顾,手脚并用没命的向密林深处逃去。因为稍有迟疑,前面的形容词’没命’便会变成陈述词。
身后传来的濒死惨叫,犹如利刺般戳入耳膜,让我不自觉再次提高逃跑速度。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一个三流小说家的交流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真是讽刺,此时的遭遇简直就是三流小说家的三流剧情!
一切都要从一天前说起,从我满怀期望拉开交流会所在宅邸的大门开始……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我们一群不入流的小说家的交流会,但办的可真的一点都不含糊,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一切都是奢华的,令人不得不痛恨万恶的资本主义。
人们成群结队的在一起交谈,不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容,吸引着我的目光。但是,很快,我的目光便被场地中显眼的主办方所吸引,他们品尝着如同鲜血般的红酒,沉默不语,静静观看场中蝼蚁争辩。中心位置的人又更加吸引我的目光,他看起来十分忧郁,十分失落。他是只有电视上才能见到的人,位高权重,周围人的沉默,大概也是因为他。他怎么了?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我尽量将这个事忘掉,目光转向场地中热闹的人群,同时尽量挤入拥挤的人群中,试图将自己融入这个大集体。
最能侃侃而谈的是HYFkkkk,他所著的《科幻小剧场》十分畅销,几乎成为了我们这些三流小说家中收入最高的,他身边还聚集了几位,几乎都是这个圈子中比较出名的,比如说像门禁,他目前出版的《狗人传》和《智障记》都比较受欢迎。所以说收入也是比较可观的。
还有很多优秀的小说家……
人们对交流会的热情开始高涨,我手中的酒杯不停的碰撞着,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头脑开始变得晕乎乎的,耳边的交谈声和笑声也从最开始的有趣变成了噪音。我有些烦躁,打算去卫生间清静一下。
“呕!呕!”将肚中的酒液吐出来后,我整个人都感觉好多了。
“能帮个忙吗?这位先生?”一道声从耳边传过,我转过头去,看见几个人正在拉着一个麻袋和一堆箱子。
“当然!”全身舒服的我现在心情十分好,很乐意去帮个忙。于是我帮他们推着麻袋,开始跟着他们走去。我推着麻袋来到了主办方休息室,看样子他们的身份还不小。
几个像是在等待他们的人推开了大门,让我诧异的是里面居然空无一人,不过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我们把东西推进了休息室,外面的人居然关上了沉重的大门?!
“我还没出去呢!”我指着自己说到。
“别急嘛,你可是我们的主角,对吧,心理学家!”其中一个满是胡茬高高瘦瘦的人对我说到。
我以前确实干过一些心理方面的工作,但是也和我现在的身份:小说家一样不入流。
“你听过梦境治疗吗?”那个高高瘦瘦的人再次对我说的,还不等我回答,他又说了下去:“主办方中权势最大的人生病了,是和他最近刚去世的父亲有关,我们需要一位心理学家。”
“等等,心理学方面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呀!你们为什么不选一位更适合的心理学家呢?”我很疑惑。
高瘦的人说道“因为你比较适合,别的心理学家都不会配合我们,他们觉得我们是疯子!”
“那我就能配合你们那个什么梦境治疗了?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啊。”
“你别无选择!”高廋的人。边说边扯开了身边的麻袋,里面的人令我大吃一惊!竟然是主办方中心座椅上的那个人!他双眼紧闭,很明显正在昏迷,他们把他绑架过来了!
我一下惊慌起来了,一边说:“让我走!”一边快步向外走去,但是守在门口那些保安一下子把我推了进来。
“一个个都疯了!”我叫到。
“这样你不得不配合,你帮过我们推麻袋,你也是我的帮凶了。”
那个高瘦的人又说到:“行了,心理学家,不要紧张,我们是他请来的的梦境理疗师,之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他推过来,是为了让他不要事先有心理准备。我们打算在他的潜意识中植入一个工作重于亲情的思想,这样他就可以专心于自己的事业,我们也可以分到一笔不菲的钱财,怎么样?加入我们吧!事后成功了分你一杯羹。”
“我……我……”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眼前他们说的话有的冲击太大了,现代科技真的可以像《盗梦空间》一样进入其他人的梦境吗?
“我们不着急,让你好好缓一缓,毕竟,咱们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如果你不相信我们是合法的,我可以拿出我们的视频和录音给你看。”高瘦男人平静的说到。
“多少钱?我能分到多少钱?”我真的真的很缺钱!
“至少100万宇宙币。”
“行!”我一口答应下来了。
“好的,现在让我给你讲一下最基础的知识。”这时换了另外一个戴着高度眼镜的白衣男人:“要潜入他的梦境,我们有100%能让人做梦的药,所以说他会不会做梦这一点不用担心,在他的梦境中,我们大概还要再进入两三次更加深层次的梦境,在他最深层次的梦境中帮助他克服内心的障碍,具体怎么克服进入最深层次的梦境再说。”
“你们进入第一层梦境,是他现在正在做的梦,我会尽量帮助他安排一些比较好的梦,第二层梦境是他内心的遐想或者一些想干却不敢干的事,总之最重要的第三层梦境,那就是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一些情感和秘密。在那里可别给我乱动,我可不希望他变成一个疯子!”
很快来了很多人,在我身上到处安装一些奇奇怪怪的装置,不光是我,同行还有两位人,他们身上也同样“全副武装”
“要开始了。”那个白衣男对我们说到。只觉得大脑一阵刺痛,眼前一阵空白。
一个很普通的地方,似乎是在一片草地上,小草把皮肤扎的很痒,天穹很蓝,我觉得很舒服。
很快,那个高瘦男把我拉了起来,他很着急的对我说:“心理学家,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玩耍。”我看向他身边另外一个皮肤黝黑的人,那个人也是一脸不满。
“抱歉,我会注意的。”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到。
说完后,我开始环顾四周,是一片大草地,不远处有低矮的山坡,看起来是一个蛮友好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危险。
“在这里可要小心一点,梦里被杀可是会死的。”那个高瘦男转过头来对我说。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靠!”我愤怒的说到。“提前告诉你还会来吗?”那个高瘦的男人很不屑的说道。
“嗯!这个给你。”那个黝黑男扔给我一个类似水杯的奇怪的器械,又说到:“这个是保命用的,可以随意吸取梦境中的三件物品,不过在第一层梦境之前,一定要把它们全部放出来,不然来到第一层梦境时,它们会自动跳出来,既增加自己的危险又伤害了梦境主人。”
高瘦男边笑边说:“看起来,他们用的药成功了,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美梦,你看看那边,牛羊成群,可惜不知道梦境主人在哪里。真好奇他在梦境里会干什么?”
“对了,还有小心里面的障碍,根据每个梦境主人的精神能量不同,会产生一个障碍来阻碍咱们,它们的样子也是不一样的,咱们只要记住它们可以穿梭第一层梦境之外的所有梦境,而且极具杀伤力就可以了,但是,它们也可以被吸收”那个黝黑男说到。
“哦,太危险了。”我开始更加后悔自己参与这场疯狂的冒险了。
我们正在闲聊的时候,地上突然裂起来一道大口子,天上的云朵像碎片一样开始向下掉,地上的小草开始大片枯黄,湖水也开始沸腾,还有更多难以描述的恐怖画面……
“怎,怎么了!!”我惊慌的大吼道。高瘦男和黝黑男都阴沉着脸,黝黑男对我说到:“那个人快醒了,他的梦境正在坍塌,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要么是退出,要么是进入第二层梦境,那里时间会减慢十倍,能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看样子完全坍塌还有几分钟的样子,我们时间完全充裕,毫无疑问,我们选择进入下一层梦境。
一道满是灰尘,丝毫没有生机的走廊,沉闷破旧,向前延伸似乎有不少房间门,地上吱呀作响的地板上居然铺了一层厚厚的细沙,踩在地板上的吱吱声和踩在细沙上的沙沙声,构成了一种十分难听的声音。
向前走着,终于看到了房间门内的一副令人沮丧的光景:各种残破的木桌木椅上点满了令人心里发毛的霉菌,房间前后各有一个巨大的黑板。每个房间都是如此,看起来这里似乎是教室走廊,只是破败的不成样子了。
高瘦男道:“这里应该代表了他小时候对自己学校的不满,应该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使他有了这种荒废学校的欲望。快点,我们要加紧时间了,天哪!真不想死在他的梦里。”
“这样吧。”那个黝黑男又说到:“我和心理学家在这里,人多,用来吸引障碍,你去第三层,尽快向他脑中加入那个潜意识。快点,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
高瘦男重重点了点头,然后一头栽到了地上,我知道,他已经前往第三层梦境了。
现在,我们大概有三十分钟。
走廊的灯泡无比昏暗,我想,只要我还逗留在这个被阴森荒凉诡异的气氛所笼罩着的古老走廊中,我自己的所有思维都会变得畸形与反常。
“我去那个房间看看。”我随便指了一个房间,对那个黝黑的男人说的。
“小心障碍。”那个黝黑的男人善意的提醒到。
那个房间后面的黑板上贴了不少看起来十分童真的画作,可惜在这种无处不在的紧张气氛中,我根本寻找不到一点心灵上的安慰。手电筒随便在房间扫一下,都能看到空气中飘散的灰尘,我抱着头蹲下来,一边来分析自己目前的处境,最后才不安地发现,实际上自己正在下意识地聆听寻找某些东西,我不敢坚信这个信念是来自周围的环境的影响,而不是来自我自己——我居然希望外面那个黝黑男和障碍扭打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走廊上传来了一些吱吱声,十分细微,而且,我还感觉那个东西走路带有某种谨慎鬼崇的意味,但是,声音戛然而止,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看来这环境对我的的想象力造成非常深刻的影响。
突然消失的声音,使周围的环境变得十分寂静,使我更变得更加焦虑,没人会喜欢这种感觉。
几乎是突然的,一声剧烈的嘶喊声冲破了周围的寂静,我则被这一声吓的瘫倒在地上,扬起了一堆灰尘。
我直接跳出这个房间,走廊中向左右望去,看见黝黑男正倒在左边走廊不远处,我向他走近,一幕可怕的景象呈现在我眼前;他一动不动仰面躺在地上,眼睛恐怖地大睁,面无血色,颈部有五个黑色的窟窿,我鬼使神差地把我的手一一对应伸进那个窟窿中,便知道了刚才在这里经历一场多么失魂落魄的事情,一定是障碍!它把手深深掐入他的颈部肌肉中,然后又在他的颈部中手指相互触碰在一起,甚至连天花板上都喷溅上了不少血浆,现在还在向下滴落着。
障碍一定还在附近!我拿出了他给我的那个奇怪器械,精神高度紧张,时刻准备着那个怪物的出现。
久违的吱吱声终于又出现在我身后,在此等绝境中,我几乎是爆发出了我平生最快的转身速度,把手中的那个上的器械对向面前的一个只能看到背面的怪物,是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原本应该是脸皮的那一面。却变成了后脑勺乌黑头发的那一面。他向我冲过来,只是,障碍再快又怎么能比过我手中的机器呢?我毫不犹豫地摁下了按钮,它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前方不远处的走廊。
现在,第二层梦境大约还有十分钟,第一层还有一分钟,我现在要前往第三层梦境,再一次获得十倍的时间缓慢,帮助高瘦男在这个人的梦境中改写潜意识。

在第三层,我看到一幅更加奇特的景观,在我的左手边,是一片滚热的沙漠,沙漠中站着一对我没见过的男人,而在我的右手边是一个巨大的保险箱,那个箱子正处一片极寒之中。
我推测左边站着的应该是他去世的父亲,而沙漠表达了他对亲情的爱与留恋,右边的保险箱则代表了他现在对工作的淡漠。
“呯!”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是子弹,我中枪了,第一枪击中了我的右小腿,巨大的冲击力使我的右小腿整个旋在了一起,鲜血飞溅,连同我的右腿几乎已经废了,我翻滚着倒在了一处地势较为低平的地方,右小腿形成了一个平时不可能做到的样子被我压在身下,耳中那枪的轰鸣还在回响,我没有晕过去,大概要感谢外面那个白衣服的人降低了痛感程度吧,但是就这也够我喝一壶的了。
障碍已经被我清除了,所以能对我开枪的人,只有那个高瘦的男人。
为什么?我现在已经来不及想了,就现在,我必须要行动起来!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我挣扎着翻了个身,右小腿没有知觉的拖在我身上,不时随着我的运动还摇晃两下。右手在背包中掏出了枪,幸亏之前那个白衣服的人说在梦境中会为我们准备枪,用来对付突发状况,如果没有枪的话,阿撒托斯知道我现在会怎么样。
“心理学家,意外的镇定嘛。”是那个高高瘦瘦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黝黑男呢?他怎么没有过来?是被障碍干掉了吗?话说障碍长什么样?”呵呵,好家伙,现在他还有心情闲聊。
“他死了啊!”我愤怒的吼了出来。
“呯!”又是一枪,射在我之前滚落下来的上方,溅起了一阵阵的尘土。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躲在角落,疑惑的问道。
“废话!就那个保险柜里面的资料,外面他的敌对公司出的价格更高,几乎是梦境治疗的二三倍!这才是我真正目的!只有我一个人的计划,你们都被我蒙在鼓里!”那个高瘦的男人大声说道。
而我,刚才被这个为了亲情甚至可以放弃工作的梦境主人深深感动,我打算帮他,防止他的资料被盗。
我在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用力向上扔去,被他瞬间击为碎块,但就只是他这一个动作,我已经知道它的大致方位,并且开始飞快的向他的方向爬行。
近了,更近了。
也许,他以为我会躲在原地不动,或者退出第三层梦境,毕竟他那把枪的射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只是可惜,我选择了风险最大的那条路,离他更近了,我开始尽量憋住我的呼吸,降低我的呼吸频率,现在我要静静听取他发出的细微声音,以便精准的确定他的位置。
已经能听到他急促的喘息声了,我头微微向抬去,已经能看见他的头顶了,毫不犹豫的,我立刻向他打出一枪,但是因为我刚才的动作比较剧烈,他也发现了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一丝惊慌,但他也向我打出了一发子弹,正好打在我的左手,直接打飞了我的手指,不过万幸的是我击中了他的头,他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就倒了下去,永远的。
我仰天倒在地上,大口喘气,身体突然感觉十分疲惫,现在真的很想睡一觉……
但是我现在也明白,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我必须赶紧植入潜意识,于是我把那边一对不知名的男人,移到了沙漠和极寒的边界处,把那个巨大的保险箱拉到了沙漠的正中央。
结束了,这场奇妙而又疯狂冒险终于结束了。
我退到了第二层梦境,这里已经开始发生坍塌的现象了,脚下和头上到处都是虚空碎片。
我退到了第一层梦境,就想再继续退出的时候,手中那个器械突然发生了剧烈的反应,那个奇怪的障碍居然出来了!
这时我才想起来之前那个黝黑男对我说的话:“要在第一层梦境之前,把器械中的一切放出来,不然只会害人害己。”
哪个梦境的主人居然在现在这个时候出现,那个障碍刚好看见了他,一下冲向他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不放,把他的脸憋的通红,我很想去解救他,但是我现在不得不走了,第一层梦境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了。
眼前是奢华的水晶吊灯,我扭头看了看我的左边和右边的高瘦男和黝黑男,他们永远醒不过来了。
我向外走去,发现那个白衣服的人居然倒在了地上,脖颈上留下了一个通红的指印。
这是?脑海中闪过一个惊恐的想法,是因为在第一层梦境中因为那个障碍掐死了他,对他的恐惧太大了,所以暴力和杀人也被植入了他的潜意识,而且这个潜意识在他心中占比应该还不是一般的大,如果再次回到第三层的话,应该可以看到在滚烫的沙漠中,那个杀人犯占据了中心地位,而那个大保险箱和他的父亲都被赶到了极寒深渊。
果然,现在会场中已经传来了惊恐声和骚动,我恐惧的摇头,估计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人间地狱,我害怕极了,不负责任的一个人夺门而出,远离了这个由我一手造下的地狱……
对不起!

4.9 9 投票数
文章评分
6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门禁
成员
3 月 前

虽然确实没有多少克系元素,但抛开这个还是写的挺好的
居然没有轮回和战斗场景

座山客
3 月 前

可以可以

猫与咖啡
3 月 前

克系元素在哪?幻梦境吗?(不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