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舌尖上的星之彩

作者:Lunatic 更新: Oct 1, 2021  

星之彩

在吃的法则里,风味重于一切。奈亚子从来没有把自己束缚在一张乏味的食品清单上。祂怀着对食物的理解,在不断的尝试中寻求着转化的灵感。
位于太阳系的蓝色行星,被它的部分居民们称为地球,这是一个多种族的聚居地,各种文化的掺杂形成了特有的氛围和格局。古老者,星之眷族,食尸鬼等生物共聚一堂,偶尔一些外来者也会降临此地。这些居民都是上好的食材。但奈亚子最喜欢的却是刚成年的星之彩。在地球上最常见的土地上,生物们单靠自身生命的流逝,就能构建起一座孵化星之彩的巢穴。
在几亿年前已出现的肥沃土壤上,孕育了无数的生命,几百年后依然不失活力。这些土地上诞生的生命是星之彩得以成年的必须品。奈亚子相信,生命能滋养星之彩的灵性和觉悟,这一点就仿佛祂对人类的塑造,两者间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共通。
安德森和路易是这次奈亚子的诱导对象,他们将围绕着星之彩的展开调查。他们都是密大的学生。安德森想成为画家,而路易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去挪威钓鱼,虽然他的技术很差,总是钓不到。然而在这对搭档眼里,每一次异常现象都很珍贵。它们能够帮助自己了解世界的真相,虽然很可能让他们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
九月下旬,土地仍是绿色,而奈亚子最期盼的事发生了:一只星之彩的幼体降落在地球上!安德森和路易抓紧时间,赶在传奇调查员被惊动之前进行调查。虽然传奇调查员是奈亚子最喜欢的生命来源,但这次奈亚子并不希望他们掺和一脚。无知人类的生命是培育星之彩的重要内容。
异变是几天前开始的。地球上的普通人离不开食物和水,他们靠蔬菜水果,更低等动物的肉类和水来维系他们的生命,虽然这种维系无异于杯水车薪,他们的生命注定消散。
于人而言,时间 一直流逝,从不停止。在几千分钟后的土地上,星之彩幼体从梦境中苏醒了,躲在了水塘之中。它很饿,想要进食。于是它吸取了附近一只老鼠的生命。老鼠的肉体被星之彩幼体吸干生命后呈现风干的状态,有点像奈亚子分身之一所在国度的著名物象———木乃伊,
这种远隔万里的相类状态,虽然和奈亚子没什么关系,但明显取悦了祂。这件事的来源或许要追溯到祂兄弟那里。人类不会想到,这种祈求永生不死的方法通过扭曲的方式被流传下来,它仍然生机勃勃,时至今日一直为奈亚子所喜爱。
在星之彩的生命提供者上,奈亚子物色好的两位调查员———安德森和路易是唯一能够反抗的提供者。然而对于星之彩来说,这并非完美。它向来只称赞缺乏智慧的生物。它们是最好的猎物,而它只想吸收足够的生命能量,然后成年,离开这卧虎藏龙的地球。然而奈亚子的安排它无力反抗。调查员能安于各种惊悚场景不陷入疯狂,而乐于做反派的奈亚子也懂得“顺其自然”。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学生学习于阿卡姆小镇,独特的地理环境促成了人们特殊的气质。这里盛产调查员。奈亚子仅作为一个分身是不会在这大学里公然抓人的。(有祂兄弟后裔的前车之鉴)祂很难判断调查员的行为,搞不好祂的这个分身就和这片土地说再见了。但是在其它的地点里,比如远离阿卡姆小镇的普通土地上,祂可以说是一切的主宰。祂能引导调查员们走上正轨。祂希望这里发生的一切,在星之彩的迷幻色彩下调查员的反抗,成为它的餐前甜点。
聪明的奈亚子对戏弄这些新手调查员得心应手,乐此不疲。事实上,这种娱乐在更为久远的年代里,就已经是祂的拿手好戏了。 但这一次,祂只需要旁观。
恐惧是生物最古老的感觉之一。巨大的恐惧感,是安德森和路易面对未知之物时的最初感受。在清晨,灰暗的天空开始下起小雨。这对星之彩来说,是个好征兆,它可以更好地生长。星之彩喜欢这种阴天,它讨厌强光。
如今,安德森和路易已初步见现到星之彩柔软但锋利的爪牙,心惊胆战之余享受着窥到宇宙真相的快感。土地里,露天的空场生长着几百只大的惊人的南瓜,味道诡异令人作呕。早已衰老的狗突然身手矫健,成天颠病地嚎叫。猪死了,它的身体崩坏了,身体各个部位散落一地,血液粘稠,呈现病态的暗紫红色,难以清洗。在这些令人惊恐的预兆里,安德森和路易的精神世界,恐惧与希望此消彼长,互相制约。他们渴望逃离,但星之彩在精神层面控制了他们。“恐惧”,在人类的感官中独树一帜,数千年间,它成就了人类生存的基础。
在星之彩的领土上,恐惧的意味更加强烈。再过几天,附近土地上一切动植物的生命被吸干之后,就是调查员正式上场的时候了,但是准备的工作却要从现在开始。这是星之彩的大事情,奈亚子只会在一边欣赏。星之彩不会直接吃人,它会选择其中一个,然后以人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吸取生命。被选中的人身体有淡淡的萤光。星之彩会标记所有,却只吸收一人的生命。这样的单一也是一种奢侈。
于是,无言而漫长的恐惧开始了。 安德森被吓坏了,成天口中念着什么;而路易还幸运地保有少量理智,仍在不断试图离开。但是他的尝试失败了。先是安德森,然后是他,陷入了永恒的安眠。
好在星之彩及时成年了。
于是奈亚子一口吃掉了这只成年星之彩。灼热的气息弥漫在喉咙之中。其实味道一般,但是,制造食物的过程完全抵消了这一切。明知反抗无劳的情况下,仍然抱有希望,这就是人类最有意思的地方。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