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甜点

作者:Sincere. 更新: Oct 1, 2021  

草莓奶油蛋糕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游乐园,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招牌上写着万圣节主题活动。
“要去鬼屋吗?”
“不去。”
“好,那就不去。”
安诺牵着凯尔普的手绕过鬼屋和从上到下充满尖叫的过山车,走进一旁的午夜集市。
他们都很爱逛这样形形色色的小店铺,里面总是可以买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像是养在瓶子里的袖珍独角兽,或者会让人的肚子发出不同颜色的光的糖球之类的。
凯尔普拎着一只在街口买到的小南瓜篮子,一路走过来,已经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糖果。安诺伸手从里面拿走一支棒棒糖,眼神瞟向集市街尽头角落的一家蛋糕店。
这家店不像别的店铺一样热闹,也许是因为开在街角,店门口也没像其他店面一样精心装饰过吧。安诺推开木质大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随着大门合上,屋外的一切嘈杂仿佛被隔绝开来,店里没有人出来迎接,门口铃铛静止以后,连空气都显得分外安静。
店里虽然冷清,装潢却十分考究。比起外面的张灯结彩屋内灯光稍显暗淡,墙壁用粉蓝、粉红、淡绿和拿坡里黄等柔和俏皮的颜色粉刷,墙上还挂着一些或方或圆的画框,里面是栩栩如生的景物和人像。苍翠欲滴的藤蔓植物与蔷薇从天花板上蜿蜒而下,有些缠绕着顶柱,更多的则是随意垂下,在灯光中轻轻晃动,像是在与客人招手问好。
一张圆桌和两张椅子摆在吧台外。安诺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下等待店员,凯尔普则来到吧台旁的展示柜前打量起里边陈列的小蛋糕。
“嗨——呀,欢迎光临,两位客人。”
从吧台后猛然冒出一个脑袋,头上还顶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只玻璃杯,把凯尔普吓了一跳。
看来并不是没有店员,只是他身材太小,被过高的吧台挡住了。一头浅金色短发肤色略深的店员取下头上的托盘,从吧台里滑了出来,把两杯热巧克力递到凯尔普和安诺手里。
“我是这里的店长,两位请随意点餐哦,也可以到后面的用餐区和花园参观。地板有点滑,还请注意脚下不要奔跑吵闹,碰坏店里的东西的话,我会生气哦。”
原来不是店员,是店长。店长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却挂着亲切的笑容流利地招呼着客人,天真可爱与老气横秋同时出现在他脸上,看起来十分奇妙。
“啊,哦,好的。”凯尔普闻言缩回了想触摸展示柜的手,以免在干净的玻璃上留下指纹。
店长似乎看出了他的窘迫,笑盈盈地指了指旁边的手写板,安诺循着望去,发现上面用稚嫩的字体写着一些蛋糕的名字。
“店长推荐”“绝赞”“客人评价”这样的字体分散在手写板的各处,除了稚嫩的字体和花花绿绿的简笔画,也有一些笔迹各异的留言,看起来是以往的客人留下的点评。
“还有菜单,两位也可以看看。”
“好。”
安诺双手接过店长递来的菜单,凯尔普研究了一会儿手写板,没有看菜单便来了一句“请给我草莓奶油蛋糕!”
安诺正想建议凯尔普再多看看别这么急着决定,店长却笑眯眯地打了个响指。
“收到~那么客人请到用餐区稍等,我给您端上来哦。”
安诺叹口气,把菜单合上打算到用餐区再仔细阅读。
用餐区也没有一个人,原本用来容纳大量顾客的巨大餐厅此刻显得有点荒凉。没有给两人太多反应的时间,几乎是刚落座,店长便端来了草莓奶油蛋糕。
“那么,请慢用,不可以浪费粮食,要好好吃完哦。”
店长微微鞠躬行礼,离开了。
“哇这个,吃了会死吧。”
凯尔普用金色小叉子戳着蛋糕,鲜红的草莓酱铺满了整个顶层,上头摆着一圈草莓,中间还有两颗血淋淋的眼球点缀。而所谓的奶油则是被做成了半白骨的死人手指形状,被层层叠叠的蛋糕压着,只从边缘挤出来了少许。安诺看着做工精细却又恐怖的蛋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是那草莓香气扑鼻,看上去是极好的品种。
“……呃,这……?”安诺低头再度把菜单打开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又仔细地端详着已经被凯尔普戳出几排小洞的蛋糕,仿佛丧失了语言,性格温和的他习惯礼节性地夸赞他人的作品,但眼前的蛋糕实在让他有点夸不出口。
“至少,做得是真的……很像真品……这样说好像也不对,啊……”
好半天,安诺憋出了这么一句。
“但是看起来真的很刺激,太刺激了!如果不吃会怎么样啊?”
“店长会生气吧,他说了。”
“……可是……”
“我说,凯尔普,就算你吃不下,也别再戳它了,它看起来快要烂掉了。”
安诺不得不出声提醒弟弟,面前的蛋糕已经被叉子捣鼓得更加恐怖了。
往好的方面想,也许这只是店长为了迎合万圣节活动做出来的样式呢,反正草莓和奶油闻起来都很香。凯尔普最后吞咽了一口唾沫,鼓起勇气把看起来很微妙的眼球拨到一边,叉起一小块没那么吓人的蛋糕放进嘴里。
“………………”
凯尔普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
一直默默观察着他生怕他大呼小叫地吐出来的安诺心一下子揪紧了。
“好吃哎!”
藏在酥松柔软的蛋糕坯里的草莓果肉在口中迸裂,绽放出甜美的汁水,混合着打发得恰到好处的上好奶油,凯尔普甩开腮帮子用力咀嚼着,像是只饿狠了的仓鼠。
蛋糕在肉眼可见地减少着,安诺摇了摇头,环顾起四周,随后愣住了。
角落里以奇怪的姿势坐着一个人。他很难说是正常地坐着,脑袋埋得很低,即便是以坐姿习惯不好来解释也说不通。安诺看看仍在大快朵颐的凯尔普,轻声离开座位朝角落里的人走去。
“抱歉……嗯?”
不管怎么说,他的脑袋也离盘子太近了,安诺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随着他的手落下,那个人失去了平衡,翻转过来。
“……………………啊?”安诺傻眼了,急忙转向吃得不亦乐乎的凯尔普,“等等,凯尔普,停下……!”
角落里的食客终于被迫从盘子里露出了脸,那是一张极为凄惨可怖的脸庞,被奶油和残渣弄得一塌糊涂的嘴角残留着混杂着血沫的唾液,顺着桌沿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更多的细节安诺来不及去看了,转头喝止凯尔普,然而已经太迟了。
被美味摄去心神的凯尔普眼睛越睁越大,直至眼角撕裂,眼球失去支撑从眼眶中跌落,掉在盘子里。但这也阻止不了他越来越快的咀嚼和越来越狂野的挥舞叉子的动作,噗嗤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轻响,凯尔普叉起了自己的眼珠,没有丝毫停顿地送入口中。他依然能感觉到痛苦,因为他的脸颊由于剧痛而扭曲得不像人样,但他依旧疯狂地咀嚼着,汁水四溅。
“停下,停下!”
安诺猛扑上前,摇晃着凯尔普的肩膀,却无力阻止,反而被凯尔普口中激射而出的鲜血溅了满脸,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别的东西。安诺抹了一把糊满眼皮的血肉,发现那是半截被生生咬下嚼碎的舌头。
砰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瓷器碎裂的声音,凯尔普直直地栽倒在桌边,额头撞碎了瓷盘,把还没吃完的蛋糕砸成一团浆糊。现在,他变得像角落里那位陌生的食客一样了。
极端的恐惧使安诺完全傻在当场,一时想不到该做什么,应该先试探凯尔普的鼻息,还是应该大声呼救,或者,或者去找那名可疑的店长?一片混乱的大脑飞速转动着,安诺死死抠着花纹精致的桌面,指尖的疼痛使他稍微冷静了下来。
“不可以哦,还没有吃完哦。”
店长不知何时出现在安诺身边,动作称不上温和地扳动已经气绝的凯尔普,把他摆放成端坐的姿势。安诺还未从震惊和恐惧中缓过神来,店长已经撬开凯尔普紧咬的牙关,从里面抠出血肉模糊的一团,丝毫没有在意干净平整的白手套被这些脏污彻底染红。他用小孩子玩橡皮泥一般天真轻巧的动作捏了捏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一分为二,填入凯尔普空洞洞的眼眶中,又掐着凯尔普的下颌迫使它抬起,将残余的半杯滚烫的热巧克力一口气灌了进去。
“等等,这……”
“嗯~好了,这样才对。”
店长拍了拍鲜血淋漓还糊着奶油的双手,笑着打断了安诺。凯尔普眼眶中的碎肉缓缓蠕动着,伸出血红色的细丝缠绕在眼角,似乎正在进行着残忍粗暴的手术。当看到凯尔普宛如提线木偶一般坐直身体,重新开口说话时,安诺几乎要疯了。
“哎,真的很好吃哎,安诺你也来试试吗?店长店长,请再给我一份栗子苹果挞!”
“没有问题~请稍等哦。”
不知道为什么,安诺总觉得面目全非的凯尔普正在离自己远去,逐渐变成这间可怕的店铺的一份子,他面容模糊,像是每吃一口,就融入屋子里的昏暗一分。
接下来是栗子苹果挞。
紧随其后的是抹茶慕斯。
中间端上了香草红茶稍作休憩。
覆盆子派、巧克力熔岩火山、冰冻樱桃蓝莓卷……
一样又一样做工精致却带着奇诡香味的点心被摆上桌,颜色各异的瓷盘高高地摞起来,面容俊秀的凯尔普依然不知疲倦地进食着,用着那只金光闪闪的小叉子,肿胀的手指笨拙地在食物间挥舞着,将一切可叉起来的东西塞进嘴里。
“好吃的,好吃的,安诺,你来尝一口啊。”
偶尔,他会咧开嘴,露出支离破碎的牙齿招呼傻愣在一边的安诺。
我应该马上逃出去,去报警,去向专业人员求助,我……
安诺拼命驱动着僵硬颤抖的双腿,向门外迈出一步。
“不可以在店里奔跑吵闹,还有你的巧克力,还没喝完哦。”
“等,我不……”
话还没有说完,安诺发觉自己似乎失去了力气,控制不住地往地面瘫软倒去,一阵足以让人呕吐的眩晕感袭来,他意识朦胧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倒在陈列柜前,又像是被丝线牵引着高高提起。
苍翠欲滴的藤蔓植物与蔷薇从天花板上蜿蜒而下,有些缠绕着顶柱,更多的则是随意垂下,在灯光中轻轻晃动,像是在与客人招手问好。
店长带着亲切的笑容放下正擦拭画框的手,用戴着洁白手套的手指整了整端正的领结,从过高的吧台里滑了出来。
“嗨——呀,小姐是一个人吗,欢迎光临哦。”

作者头像

5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绘鲤
1 月 前

好耶,琴泽桑yyd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