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作者:Klous 更新: Sep 16, 2021  

古老的神祇在巨大得了无边际的青铜长桌上轻轻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在他的脚下万物匍匐着,祷告着,祈求着,大神从沸腾的黄铜大锅里盛出一勺液体,倒入一个又一个的金属模具里,大神抓起了一些动物将他们在手心中捏碎,将汩汩流淌的碎末均匀轻巧地流入每一个模具,随后又从不知名绸缎编织的袋子里捻出一些白色粉末轻轻的撒入每个模具,大神打开了一个雕刻着层层圆环的黄铜盒子用一个夹子从中拣出一条粉红色外皮内里闪烁着奇异光辉硕大冗长的巨虫,把它放在模具上,伴随着嘶嘶的声音它的身体被每一个模具的边缘分割最终变成一些细碎的小段落入了模具,大神从自己的手臂上扯下一些毛发放入手心吹散入每个模具,大神在最后用一把两面开刃,刀身中有一条修长空隙,刀柄上刻着一串又一串繁复冗长字句的匕首划开了自己如大地般龟裂的黄褐色皮肤,在每一个模具里滴入一滴属于自己的血液。
大神满意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高兴地鼓掌,大声地歌唱,兴奋地舞动,大地在神的动作下震动颤抖,万物生灵发出一阵阵整齐的嚎叫。
模具很快就有了反应,蠕虫的身体变成一团在变化的肉块,它不再有光芒,淤积在一起化作大脑,造物便有了思维,白色粉末凝炼成柱状体,互相链接架构,造物便有了支撑,万物的肉体自行粘合,相互吸引,造物便有了内在,神明的血液沸腾了,在阵阵白烟中浓缩成了一滴,造物便有了生命,滚烫的液体渐渐冷却,依着模子的样子覆盖了所有,造物便有了外表。


蛇在是蛇之前,他们拥有四肢,他们拥有智慧,他们拥有文明。
蛇本孱弱,历经经年,获似人之形,仍无力御敌,拜信旧日之神,即飞黄腾达,征四方陆地,伐万千生灵,建神庙无数,以立神像,所祭骨骸覆千里,此去岁月,后亲证猿人质变及人初诞。
蛇身有各色不同斑块花纹似人刺青,蛇脸双目于两侧引人嫌恶而戴青铜类人面具,蛇足修长有力日行千里人们以其为圣,蛇族善制百药然人不可故不远万里以求其药。
蛇心日渐痴贪,败坏肆虐,神庙日渐破败,旧日之神已无可恩惠,故此,蛇入千尺之地,行万里,访百岳,探洋河,祭众神,求得合莫詹余之神,以求赏赐。
旧日之神震怒,降诅咒,遂蛇返其旧时之貌,无足无肢,贪婪愚笨,其城归大地,其庙归大地,其族归大地,人乘其疲弱,群起攻之,不多时,蛇建大业皆轰然倒塌,其术为人所用,人以此为根以建自族,自此,世间已无物可证蛇族旧时辉煌。


我们在平原上殖民,我们群山中殖民,如果可以我们愿意征服最深的海沟,我们也愿意吞并群星,但是我们依然需要沟通,在我们年幼群居时我们并不需要,在我们尚且年轻面对灾难时我们并不需要,我们曾经如此团结以至于只是眼神和动作就能解释彼此事宜。
外乡者自另一纬度归来,强悍如斯却无法击败正值壮年的我们,他们试图用洪水灾难击垮我们但都被我们征服,外乡者并没有摧毁我们的肉体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人数众多,外乡者并没有摧毁我们的文明因为知道我们星火燎原,他们选择摧毁了我们的精神。
怀疑就像尤克特拉希尔深入大地的根须一样在心中生根,眼神与动作无法满足需求,语言成为了交流方式,于是一个又一个语种开始出现,不同的语调产生不同的效果,外乡者带领着自己的信仰者填补我们不安的内心,他们自称为神明而其信仰者成为天使,利用信仰使我们陷入永无止境的混乱,以至于在他们本身或隐匿于时空或回归来处但我们仍未统一。


细小的触肢,柔和地把我卷住托起,我慢慢地慢慢地离开地面,升高至他,她,它的面前,“来”他们的声音柔和又慈祥,我被怀抱其中,感受如春风般温暖,心里满是感激,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看”一束光芒照入灰质与髓质构造控制器官,“是的,我看见了”泪腺不受控制地分泌透明含盐溶液,弥散于眼球与眼睑之间,更多的则流出了泪囊,划过了我的脸颊,超越有机生命,超越浩瀚历史,一段段影像直接出现在视觉中枢神经,我看见了当人类还没有肉体时,当人类第一次长出脊椎时,当人类以最初形态抵达陆地时,当人类尚无罪孽时,我又看见最后一个两足人类陨落在历史长河时,又看见光束从宇宙的边界再次抵达变形的地球时,又看见甲虫类生物迎来进化的黎明。
我满怀感激,这便是世间一切之所在,世间一切之真相,但是我也不明白历史背后的黑色暗影是什么,“我要超越彼岸”我像个贪婪向孕育者索要乳汁的幼小生命,“不”他,她,它轻柔地回绝了我,就像安抚欲求更多的人类幼崽,“我坚持如此”贪婪使我无所畏惧,“好”声音轻轻地答应要求。
潮水般的感官再次涌来,“哦”我心中喜悦,我看见了空气并不纯净,你们以为动物在街头躲避着什么?你们以为孩子为何而啼哭?你们以为身体的不自然是为什么?我们是我们,而我们又不是我们,我们在试图伪装成大多数的样子,我们在试图忘却是什么在捕食我们,我们试图用各种电子扰乱彼界的信息,群星背后黑暗投影于实体世界,彼岸的捕食者编造谎言与幻象令我们自投罗网,我们长眠虚假而不自知,“够了”威胁使贪婪望而却步,“不”他们依然轻轻地回绝了我,他们依然充满温柔与宠溺。
我脆弱的心智却已是不堪重负,欢愉变质为无限的空洞,一点点蚕食着我的理智与身体,我感受不到四肢因为在黑暗中我不再需要他们,血液从我的体内蒸发出皮肤因为在虚无中我不要润滑剂,感官全面失效因为我知道要侍奉主神便是听从他的低语。
我拿起乐器,加入了庞大的乐队,每一个人都载歌载舞,每一个人都纵情声色,摩肩接踵只是片面的概括,济济一堂不能描写其千分之一。
我超越了凡尘,我超越了世俗,我超越了彼岸,我超越了一切。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跨步者
25 天 前

好看,非常好看

YOG-SOTHOTH
管理员
1 月 前

最后一段,超级棒!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