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作者:Klous 更新: Jul 31, 2021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从6世纪中叶开始至8世纪消失,在欧亚夺走上亿条生命,西班牙流感1918年1月爆发,一直持续到1919年12月5000万至1亿人死亡,我看见过疯狂的病毒,他们不是病毒,他们比病毒更可怕,他们是另外一种我们不懂的东西。

瘟疫

1931年暑假我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医学系毕业了,大萧条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更别说我们这样的小城市,我没法找到一个体面的工作,只能在一个药店做着配药的工作,工作轻倒也独得清净,“听说南极科考队回来了,你要去港口看吗?”说话的是彼得,他是个55岁留着短发思维敏捷的药剂师去过欧洲战场抗击德国人总是向往着南极的白色雪原,听他绘声绘色的说着那里的一切玩一度以为他真去过,自从上次南极科考队出事之后他每天都在担心第二次科考会不会出事,“如果你不会扣我的工资我还是愿意一起去的。”我回应他,“我一定会扣的,你还愿意去吗”他一脸认真地说,我尴尬的笑笑试图不让气氛如此奇怪,“好吧,我是开玩笑的”彼得哈哈大笑,气氛又变得快活惬意。

几天后科考队坐着无桅帆船回来了,我和彼得和在港口的每一个人都兴高采烈的欢呼打着口哨,我看见他们还有一两个担架被抬了下来,更多的是数个巨大铁盒被起重机吊下,科考队对外宣称一切正常甚至还发现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很快我就知道他们把混乱和邪恶从白色冰原带了回来,很不久之后密大里有很多学生和老师病倒了,他们会陷入一段段狂乱的历史回忆,有人梦见了中生代的海底世界,有人梦到了一个个桶状生物的生活,还有的人宣称自己变成了柏油构成的巨大变形虫表面还有着无数对发光的眼睛,很快不仅是学生周边的居民区也开始报告相同的病例,夜晚的阿卡姆总是会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与孩童的啼哭成人的咒骂混作一团。

我从来没做过他们所说的梦所以也没法叙述是怎么回事,彼得也没有,但是从无线广播里可以发现这正在变成一个普遍现象,城里的无知底层人民指责是科考队带回了什么恶魔的造物导致了这一切,一开始只是五六个人站在校门口举着自己制作的粗糙招牌和标语大声喊着口号,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起来抗议,我在经过母校门口时试图为自己的学校找回清白但是回应我的只是拳头和木棒,这时一场诡异的瘟疫在城市里慢慢扩散开来,早先做噩梦的人开始患上某种奇特的皮肤病,他们的皮肤表面总是会分泌大量油脂多得严重的甚至像是某些软体动物保护自己的粘液,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谣言或者是有人感染了印斯茅斯人那样的奇特皮肤病所以并没有引起重视,而对我和彼得来说则是来药店买各种草药和软膏的人直线上升,很多药品都断货了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在夜晚给波士顿药局打电话请他们连夜送来。

当第一个患者倒下时,整个城市开始不可避免地滑向深渊,患病之人不会很快死去他们会用着不知名的语言没日没夜地说着没人明白的事情,随后他们的体表开始渗透出许多液体传闻说他们的皮肤会在夜晚闪烁点点荧光,不多时医院同样的病患越来越多已经趋于饱和的地步,医生在城市里来回穿梭收治城市每个角落的患者,所有医学背景的人都被有偿召集去了医院,我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体面工作终于找到了,但是当我看见医院情况时我退缩了,过道和房间都塞满了人,我不得不跨过五六个放在地上的轻症患者才能来到护士站报备情况,彼得和我再一个医院他还是做着自己的老本行一个熟练可靠的药剂师,他每天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上帝保佑”,医院外总是有一大群的示威者,他们已经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门口扩散到了每个你可以想到的政府机关,警署,市政厅无一幸免,随着城里的暴乱人群越来越多,感染人数也直线上升,附近的陆军基地派遣了一个营的陆军来维持秩序,医院则调集了许多老练的工人用丰厚的报酬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建造了一个可以容纳数百人的隔离病院,医院调取了一些医生去了隔离病院,我就在这时和彼得断了联系,从建成之日起军队的运输队一刻不停地来往于城市医院和隔离病院,城市管理人员依然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很快的第一轮病患的死亡潮开始了,在床上挣扎的患者一个接一个的没了声息,他们被埋在了我们一公里外军队挖开的大坑里,兵老爷们每天拿着枪走来走去却从来没有人能真正的帮上忙,军队带来青霉素已经快见底了,我们的城市储备也在成箱地被消耗,除了我们本来的健康者没有一个病患从我们的医院走着出去。

突然,那一天尸体发生了可怕的变化,许许多多刚刚被埋入土里的尸体开始像发芽的植物纷纷破土而出,但是他们并没有像哥特小说一样变成吸血鬼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而是扭曲自己的身体互相抱在一起,复生的尸体越来越多,他们抱在一起的体积也越来越大,很多军人小队被派去勘察情况,运来的武器种类从一开始的来福枪变成了机关枪,炸弹,我还悄悄瞥见有几门小炮被带来了。很快尸体们在气温作用下开始腐坏溶解,尸水成为粘合剂将他们成片成片地固定住,随后他们的身体开始变成了半透明物质,听说在外面站岗的兵哥说他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尸体里面的内脏,比我们平时挂着的人体解剖图都清楚,又过了几天,我们除了越来越忙以外什么也没有变化,倒是暴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们从医院旁边的高地都能看见城市夜晚被火光映得通红,顺风时我们都能听见城市里的喊叫和燃烧,在一天下午士兵突然冲入了医院,为首的拿着手枪朝天开了一枪,我们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两个年轻护士手上的玻璃输液瓶掉在地上玻璃渣和药水混成了一滩,我们看向了士兵们,为首的大盖帽高声说:“你们的任务完成了,美利坚政府感谢各位给予的帮助,下面我们将接管一切。”不由分说的,士兵们在医院的两侧列队我注意到他们并没有什么防护措施,连纱布口罩都没有,当我们要收拾好药瓶和器具时,士兵不耐烦地催促起来,甚至几个人高马大的士兵直接扫落了我们的的东西然后骂着脏话把我们赶了出去。我们离开医院登上已经等候多时的军用卡车上,我坐在中间的位置可以隔着帆布与金属架的缝隙看见外面的动静,我的同事们一个接一个地登车,随后里面枪声连成一片,吓得所有人加快了动作远离这是非之地。

当我再回到城市时,整个城市早已经破败不堪到处是慌张的百姓,钉死的窗户,店铺的门和玻璃被砸坏,白色油漆的标语写满了街头巷尾,我们在转过大路口时遇到一群示威者他们朝我们扔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石块最多还有酒瓶。车队没到医院就把我们匆匆放下了,当医师们手无寸铁面对可怕的暴乱分子时车队消失在了街尾,索性人群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他们和我们相遇只是因为他们要去打劫在街尾的百货商店。
我举目无亲只能穿过三个主干道找到我本来在的药店,现在那里只有一片废墟药品与日用品被洗劫一空,更别提本来放在抽屉里的零钱,还好他们客气的给我留下了凳子,我拉过凳子坐下,静静地思索下一步计划时,一串脚步声打断了思路,我抬头一看发现是彼得来了,我点头示意而他也报以一个笑容“上帝保佑”我们抱在一起为这一刻的相聚欢呼。我们聊了聊最近的情况,城市暴乱一直在升级,前天夜里城市爆发了一次相当规模的枪战,但是他也不知道具体多少人因为他也从医院离开了,他目睹太多的死亡了这让他想起在大洋彼岸参加战争的日子,他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便退出了,但是在医院彼得听说了很多传闻有人说是撒旦复活寻找的祭品,有人说是某种新型的病毒,最多的是科考队带回了生物感染了民众。

即使暴乱愈演愈烈我们的生活也要继续,我们每天都会去领取我们的赈灾粮然后小心地保存起来以防匪徒的抢劫,事情变糟的速度总是很快,彼得在一天夜里心脏病突发去世了,每天只有我一个人面对可怕的夜晚,一天当我一个人在排队领粮时,很多人一边喊着快跑一边冲散了我们的队伍,士兵的车队一辆辆急驰而过,我顾不上领取粮食,冲上高塔看见远处尸体的聚合物开始了运动,他们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一团蠕动的不定型物体,上万只放出绿光的人眼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肢体不断形成又不断被吸收会本体,它在向城内移动,我站在城市高塔上可以明显看见军队拿着步枪炸药试图杀死它但是怪物挥动着由尸体组成的触手捣烂了所有试图阻止它的物体,人、车、各种各样的你能想得到的东西都被它巨大的形体吞噬了,金属物品被压碎推到一边,试图阻挡怪物的勇敢者则被融合成了新的肢体,它很快就突破了军队的防线伴随着尖叫与破坏向城市的边界线靠近,我在高塔上甚至可以闻到随风而来的可怖腥臭,同时我的耳朵似乎可以捕捉到空气中某些类似海鸥啼鸣的声音。

不多时城市被暴民与怪物拽下了深渊,我伴随着撤退的军队与剩下的市民来到难民营,整个营地早已经人满为患了,所有人都住在简易的安置房里不管领取食物还是水都需要排长长的队伍,总是有精力旺盛的人群喜欢挑起事端而这些人很快都被抓去了前线,很快军队开始征召有经验的退役士兵与猎人,一两天后开始募集志愿者,我志愿加入了轰炸机小队成为投弹手,操作很简单就是把炸药点燃后丢到目标头上,轰炸机小队从基地机场起飞轰炸这只可憎的怪物,马达从乒乓作响变成了单调的嗡嗡随后在明显的连续的颤抖中离开了地面飞向了空中,不得不说飞机这个载具速度真的很快,不一会我看见巨大的蠕动着的肉团在一路狂奔,它毫不费力地冲碎建筑践踏生灵,我从双翼机上能清楚地看见每一条手臂每一张面孔每一只脚,所有的类人肢体都被神经肌腱串联到了一起,一颗头颅可能有两张面孔,手臂上会像树枝一样长出多余的躯干,好几条腿合并成了一条恶心流脓的大腿,即使是不起眼的血管都能被用作连接的方式,它变得更大了体表被撑得几乎透明,百万张口中有的在痛苦尖叫有的在喊着含混的话语有的在发出Tekeli-li! Tekeli-li!的声音,声音汇集成狂潮拍打着我的耳膜,我拿出放在座位底下的一捆炸药点燃引线接着让它跟着重力在怪物身上炸开了一团漂亮的烟花,肢体们抛散出身体,他们的位置紧接着由其他的部分填满,我又扔下了第二捆,第三捆炸弹爆炸了但是完全没用,怪物用开始身上的肢体组合出长长的触手扫落空中的飞机,我们左边的飞机在空中被击中炸成了烟花,队伍最后的飞机被拉向了地面碎成了一地残渣,我看见一根巨大的肢体裹挟着腥风向我冲来时我知道一切都晚了。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