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作者:Klous 更新: Sep 1, 2021  

“啪”一声巨响,打断我上班的步伐,一摊暗红色的血液慢慢扩散,一个人跳楼了,他就死在我的面前,尖叫声,呼救声,警笛声先后从四面八方响起,片刻后,我才意识到有几滴鲜血就飞溅到我的脸上,强烈的不适感让我有些反胃,等我难受得屈起身体的时候我看见地上有个瓶子,一个普通的玻璃瓶,像过去的汽水瓶。

我把它捡起来,余光小心地环顾四周,路人都忙成一片无暇顾及我的情况,我把瓶子顺手藏进衣服口袋里,匆匆离开了。

下午总是令人发晕的,我昏昏欲睡“看看我”从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像是泡在水中的声音,我环顾四周除了在忙碌的同事们好像没人和我说话,自己耸耸肩掩饰尴尬,无聊无趣双管齐下我睡着了,梦中的我在一艘巨大的三桅杆木质帆船,四周是漆黑而澎湃的大海正在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怒火,头顶是雷电与暴雨在彰显天空的威严,(四周大海在翻腾,头顶雷电在咆哮,还有暴雨在鞭打)我感觉自己浑身湿透了,脚步几度打滑,雨水打湿的头发倒挂下来干扰双眼的视线,在一道道的落雷的明暗间我隐约看见前面有几个人影,我大喊着想要和他们搭话,但是面前人都未有动作好像这惊雷暴雨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儿戏罢了,心中的焦虑催促我快走几步可是湿滑的甲板却执意不许我如此轻松地如愿,脚步凌乱,重心不稳。

漂

我狠狠地倒在湿冷的硬木板上,船体破浪声,一大片的海水,船体整个向前不自然的倾斜,这是又一个大浪来了,我跟着惯性也向前滑去,直到撞到某个硬物,伴随着身体一侧的剧烈疼痛我停下了不断向前的趋势,挣扎着起身,这时我看见翻腾的海面兀地隆起,爆出一阵不亚于山峰般高度的巨浪,浪中有一大片的黑暗阴影,那,那是一只巨手。

手上片片鳞甲分明,在一阵阵的惊雷中离我越来越近。

“啊”我猛地从座位上站起,一身冷汗,旁边的人惊诧地看着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边道歉一边坐下“看看我”那个声音包含些许怒气,我意识到会不会是刚刚捡到的那个奇怪的玻璃瓶。

我慌忙把瓶子从口袋里抽出来,丢到一边“唉”一声遥远的叹息无端飘进我的耳朵“嘿,这是什么”旁边一个不太熟悉的人拿起瓶子,无名火猛地点燃五脏六腑,莫名的怒火驱使我一拳打倒那个胆敢拿起瓶子之人,就像蕴含无尽力量的巨浪击碎一叶扁舟,我用最快的速度拿起瓶子,收入怀中,推开人群跑开了,我按下电梯想要离开这群在觊觎我瓶子的人“对了”一个悠扬窃喜的声音溜进我的耳朵,电梯红色的数字一点一点向我的楼层计数着“太慢了太慢了”我太着急了已经等不及了,我看见旁边是楼梯,用肩膀撞开锁住的避火门,未等我喘口气“天台”一丝低语指挥我开始向屋顶冲锋。

鞋底已经脱落,脚底鲜血直流,而我已经站着顶楼的门前,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在最后的一道阻碍,高楼顶层的风非常凛冽就像梦中狂躁的海风“嘿嘿”我背后冷不丁传出一个沙哑难听的笑声,回头看去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见声源,当一个影子在楼道层层叠叠的管道中移动时我才看见那是一个流浪汉,身上穿着灰色破烂的长袍子向下淌着水,头发打结还有很多肉眼可见的脏污,他一个眼睛混浊发白另外一个眼睛里散发着层层皱纹都藏不住的狡黠,他看着我伸了个懒腰挪了挪自己藏在管道阴影中的身体“跳出去”声音开始急切地催促,不容多想我开始努力走过各种空调机箱和管道组成的障碍,终于我来到天台边缘,闭上双眼,伸出一只脚越出边沿。

我猛地醒来已经置身于大船之上,雷暴与巨浪依旧而这次由我掌舵,我把住正在失控的船舵,整艘船就像注入灵魂虽然依旧被巨浪左右但目标坚定笔直向前,向着一个目的地而去。

我抹去一把脸上的雨水,仿佛看见远处海中还有一个黑影,是的,在汹涌的大海上多了一个舰影,那条船舰体及其修长,风帆破烂,两侧各三排密密麻麻的黑色方格暗示了这是一艘战舰,它在每次雷电明暗间离我越来越近,影子越来越大,直到我看见那艘船巨大的撞角的森森寒光,紧随其后轰然作响船体一阵剧烈抖动,木头特有的断裂声响成接连不断,但是在逆风和海浪不断地拍打下我们两艘船就这样死死地卡在一起不得动弹,我想在厚重的雨幕中看见是谁驾驶着这艘怪异的帆船,从上面快速掠过一个影子,很大,有几分人的样子。

那个影子倏地爬下巨大的撞角,跳在我的甲板上,眨眼间已及面前,这是那个在屋顶的流浪汉,他用那只好的眼睛满怀恶意地瞪着我,张开一嘴烂牙裹挟这腥臭味“你也敢来这里打猎巨人”“巨人?”我还没反应过来“呜”一个仿佛无数辆蒸汽列车开动的声音从旁边的海面响起,一个巨大的有着一张鱼脸的庞然大物正慢慢从漩涡的中心慢慢升起,它应该是看见我们这两艘死死嵌合在一起的木船,翻身向我们这里游来“来吧,来吧”与老乞丐一样长相的怪异船长高叫着,声音洪亮和雷电嘶吼一般无二,他扭头就要爬回自己的战舰,我突然觉得心中满是勇气,我一把拉住船长破旧的衣服“不”他不可置信地大吼,然而滑落已经不可避免,充满怒气的一脚将我也踢倒在地。

一双枯瘦有力如钩爪一样的手死死地扼我的脖子,本应害怕的内心却充盈着勇气,一拳把就把试图夺取我性命之人击倒,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凶徒,他也在挣扎着试图爬起,我急忙顺着撞角试图爬上那条战舰,这并不顺利,常年暴露水中滋生霉菌与雨水打湿让我爬上撞角就像驶离漩涡的木筏一样困难,但是希望与勇气引领我不断向上爬,当我看见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船长也在向上爬时,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旁边洪钟一样的咆哮炸响,一阵野蛮的推力从后方传来,我手上不稳整个人向上飞起,然后落到战舰的甲板上,可那个船长就不那么幸运了,在不甘的吼叫在落入惊涛骇浪之中再无踪影。

幸运眷顾了我,在刚刚的变故之中这条战舰不再被卡住了,我把住船舵在海浪中灵巧地转向然后直冲那个巨人而去。

吼声,雷声,水声,断裂声,血肉撕裂声,声声入耳。

再回光明时我出现一个完全不同的屋顶上,我在屋顶上漂流了我这样想着“继续”一个声音没来由地向我传输这个想法,和海浪与雷暴的搏斗是如此的激动人心以至于我迫不及待想要继续,于是我义无反顾地向着天台边缘走了出去,胸口抱着那个玻璃瓶,心中是无畏与勇气,这一次我一定可以猎杀海中的巨人。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